原木在移动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2001年1月15日,我送女儿去加拿大留学,来到加拿大阿尔伯达省首府埃德蒙顿市附近的一个小城——阿尔伯特。这大概是一个几万人口的小城吧。到达后的第3天,房东对我说,附近比萨店的老板想请我吃饭。“他请我吃饭干什么?我又不

2001年1月15日,我送女儿去加拿大留学,来到加拿大阿尔伯达省首府埃德蒙顿市附近的一个小城——阿尔伯特。这大概是一个几万人口的小城吧。

到达后的第3天,房东对我说,附近比萨店的老板想请我吃饭。

“他请我吃饭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他。”我感到很奇怪。

房东说,她的女儿杰恩在比萨店打工,杰恩说到家里来了两位中国北京的客人:父亲送女儿来留学,父亲是中国军队院校的一位教官。

房东说:“这里是个小地方。可能是因为好奇吧,老板很想见见您,您就去见见吧。”

“那好吧。”我答应了。

初识约翰

两天后的中午,房东陪着我和女儿应邀赴宴。

老板在店门口站着,腰板挺直。老板有70多岁了,面色红润,看来身体还不错。他满脸笑容,非常谦恭的样子。

我们打着招呼。握手的时候,我感觉他的手指有些凉,想他在门口也等候一些时候了。

一人一盘比萨饼,有一个大沙拉,人人都规规矩矩地坐着,客客气气地吃着说着。老板还是满脸笑容,还是非常谦恭的样子。

他说,他叫约翰,原来是美国人,早年当过兵,参加过朝鲜战争,后来就回国了,再后来就娶了一个加拿大姑娘,再再后来就在这个小城市里开了一家比萨店,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我与老板寒暄着,说着一些客套话。最后,我送给他一盒中国茶叶作为答谢。他捧在手里一再表示非常非常高兴,非常非常喜欢,非常非常感谢。

一顿饭就这样吃完了。

回家的路上,房东告诉我,几十年了,约翰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过。你给他带来了什么好运了吗?

女儿告诉我,吃饭的时候,老板一直盯着我看,一直盯着我笑,一直陪着我说,一直端端正正地坐着,就没顾上吃多少东西。

女儿说,她也一直赔着笑。一顿饭吃下来,现在脸上的肌肉都酸了。老这么笑,会不会提前长皱纹呢?女儿还问。

“人家开餐馆的就这样,这叫微笑服务。懂吗?”我说。

女儿的一切都安顿好了。我要回北京了。临走前的几天,我接到了约翰的电话。他说,还希望能有机会见到我,希望能在我方便的时间邀请我去酒吧喝酒。

盛情之下,我只好答应了,就当是练一把英语得了,只是觉得这个老板也太盛情了。我一个过路客值得如此这般热情吗?

“原木在移动”

那天,我早早地就去了。老远看见,那个满脸笑容的约翰在店门口的灯光下等我。

我们一起进了比萨店隔壁的一家酒吧。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冷了,酒吧里人不太多。

下面是我们在酒吧里聊天的回忆记录。

约翰:“我终于又见到您了,太高兴了。50年了,我一直在等这一天。”

我挺惊讶:“我们以前没有见过面啊。”

约翰:“我们见过,在朝鲜,50年前。”

我:“哦。”

约翰:“50年了,我一直想再见到你们。我非常敬佩你们。”

我:“不,那不是我。”

约翰:“不,那是你们。”

“那是1950年12月,很快就要过新年了。当时,我是一名士兵。我们已经打到离鸭绿江只有几十公里远的地方。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

“一天晚上,我们的连队住在一个叫××××的小山村里(他说了一个很奇怪的地名,我没记住)。寒冷冻得我怎么也睡不着。我刚刚躺下一会儿,屋外就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

“我从窗口向外看去,前方有你们的士兵在冲锋,一群一群的。天上有照明弹。他们像原木在移动。他们的裤腿冻得像原木一样;前方有你们的士兵在冲锋。天上有照明弹。他们像原木在移动。他们的裤腿冻得像原木一样……”约翰不断地在重复着。

“小山村的前面有条小河,十多米宽,河水不深。河上的冰已经被我们的炮火炸碎了,河水冒着水汽在流淌。你们的士兵在水过河,上岸后,两条裤腿很快就冻住了。他们的火力很弱,没有炮火掩护,好像枪被冻住了。

“我们的火力很猛。我们有坦克、火炮。我们用卡宾枪、机枪和火炮向他们射击。他们像原木一样倒下。他们不断地又有人冲过河,像潮水般不断涌过河冲上岸,扑向我们……

“天上有照明弹。他们像原木在移动,他们像原木一样倒下。他们又有人冲上来,他们的裤腿冻得像原木一样。他们在我们的强大火力打击下冲锋。天上有照明弹……我不记得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多长时间。我被这种场景惊呆了。”

约翰的眼神发直,手在颤抖,两眼直直地盯着我,一个劲地在重复这几句话。

约翰说不下去了。他低下头,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须臾他喝了一大口酒,说:“那天晚上,我被这个原木在移动的场面惊呆了,被那些不怕死亡的灵魂震撼了。

“我当时就知道,这是一场没有胜利希望的战争。我们打不赢了。”

约翰说,后来,他们被包围了。再后来,他们就逃出去了,只逃出来十几个人,逃到了几十公里之外的冰雪世界中去了。

约翰说,就在那晚,他冻掉了7个脚指头。

“勇敢的灵魂”

我仔细地听着。每一个单词,我都听懂了;每一个单词,我都记住了:“天上有照明弹。他们像原木在移动。他们像原木一样倒下。他们又有人冲上来了。他们的裤腿冻得像原木一样。他们在强大的火力打击下冲锋……”

约翰问我:“他们为什么会毫不畏惧地去选择死亡?他们都很年轻。50年了,我一直不明白。”

我:“约翰先生,您可能很难理解,这支军队生来如此。他们从诞生的那天起就孕育了这种精神,否则,这支军队早就死了,真的,早就死了。

“您可能不知道,约翰先生,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的儿子与普通士兵一样,就是您说的那些移动的‘原木’,最后都埋在了朝鲜的冰雪中,真的。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屈服过。就凭这个精神,他们最后总是赢得了战争。

“约翰先生,这是一种您很难理解的民族精神,也是您很难理解的另一种军队精神。”

约翰:“麦克阿瑟将军当时说,中国军队是很容易打败的。他们没有空军,没有海军,他们……他们凭什么呢?中国军队并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啊。”

我:“您说得对。中国军队的确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但是,这支军队保证是世界上最难战胜的一支军队。”

约翰完全找不到北了,云里雾里一般。

“您可能永远理解不了,他们的确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但是,他们不怕牺牲,不怕严寒。他们像原木一样在移动,像原木一样倒下,又像老虎一样冲上来了……”

约翰:“50年了,我一直忘不了那个原木在移动的夜晚,一直忘不了那些不畏死亡的灵魂。我一直被这个不解的东方军队的灵魂所困扰。我一直想再见到你们。我一直想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灵魂。”

我没有说话。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说明:什么叫中国军队的灵魂?那是一个怎样的灵魂?

“向前,向前,向前!”

那夜,约翰和我都喝高了,但我根本没醉,我根本就醉不了。

约翰突然问我:“你们军队有军歌吗?”

“当然。”

“您能唱给我听听吗?”

“这很重要吗?”

“这是那支军队灵魂的声音。”

“OK。”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忘情地唱了起来: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是工农的子弟,我们是人民的武装,从无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直到把反动派消灭干净,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听!风在呼啸军号响,听!革命歌声多么嘹亮!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战场,同志们整齐步伐奔赴祖国的边疆,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向着最后的胜利,向着全国的解放!”

约翰默默地听着,两眼盯着我,脸上没有微笑,很肃穆的样子。

歌毕,约翰说:“我听懂了。”

我诧异地问:“你听懂什么了?”

“毛——泽——东。”他缓缓地说。

我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您能送我一本关于他的书吗?”约翰很谨慎地问我。

“没——问——题。”我满口答应。

我站起身来告辞了。我当时感觉特好,一点也没醉。

约翰紧紧地拽住我的手,说您醉了,一定要开车送我回家。

“不用!”我拒绝了。

“您会冻死的。”约翰喊道。

“我——冻不死!”说完,我推门而出。

那夜,我一个人在黑茫茫的雪夜中走着。我听得见冰雪严寒发出的“喀嚓”、“喀嚓”的声音。我看得见“天上有照明弹,他们像原木在移动。他们像原木一样倒下,他们又有人冲上来了。他们的裤腿冻得像原木一样。他们在强大的火力打击下冲锋……”我知道,那就是我们的脉,那就是我们的灵魂。

我回到了北京。我在玉泉路的书摊上找到一本《毛泽东选集》的英文版,用特快专递给约翰寄去了。

大约3个月以后,约翰给我发来E-mail说,这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灵魂,读完了,但还是不懂。

我给约翰回了信:“尊敬的约翰先生:我非常感谢您给了我那个永生难忘的晚上。其实,中国军队真的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就是那种不怕鬼的精神是独一无二的。

“‘天上有照明弹。他们像原木在移动……’那就是我们中国军队的精神,那就是我们中国军队的灵魂。您都亲眼看见了,真的。我非常感谢您。”

有灵魂的军队才有生命力,并不是所有的军队都有灵魂。

生命力的信号,中国人称之为脉。灵魂是一个西方概念。外国人不懂我们的脉也就罢了,因为西方没这个概念。

这回,我摸到了自己的脉。这回,我知道自己的脉在哪里了。真的。

(作者:李钢林 字数:434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