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与身高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身高就是造物主为我们每一个人设计好的,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不由得想起我与儿子关于身高的一场辩论。儿子今年十九岁,对身高非常关注与敏感,认为身高是人的一个重要价值参数。他羡慕我一米八○的个子,不满自己的中等身材。

身高就是造物主为我们每一个人设计好的,不管你喜欢不喜欢。

不由得想起我与儿子关于身高的一场辩论。

儿子今年十九岁,对身高非常关注与敏感,认为身高是人的一个重要价值参数。他羡慕我一米八○的个子,不满自己的中等身材。这实在令我费解。高欤矮欤,由它而去好了,有什么好计较的?他不。由于他身高迟迟没有达到一米七○,于是喋喋究问我还能不能长高。起初我以实话出之,对他说,你的骨胳架子就不是高个子,长到一米七0也就到头了。他不悦。后来他再问,我改变策略以套话敷衍对他说,别急,还能长呢。他大悦,立刻在门框上标上了记号,一米七○处刻上了一红线。每天一次认真测量。他的几个要好的同学多是高个子,有的在一米八○以上,看得出来,在高个子面前,他自惭形秽,承受着巨大压力与痛苦。为模仿巨星乔丹的扣篮动作,他不惜在篮筐下面的场地上垫半米高的砖块,冒着被摔的危险,从砖块上起跳向篮筐猛扣下去。我问他,你将来是否准备从事职业篮球运动?他做了否定的回答。我说,除了打球,个子有何大用?他反唇相讥,您不懂。显然他陷入了崇尚身高的俗务之中,已经很难自拔。

于是,我给他讲了我的一段与个子有关系的经历:

二十一岁那年,我去东北插队。场上的黄豆要入囤了。队长指着我们十八名北京知青说,你们是接受再教育来了,不能光当少爷小姐,怎么样,出一两个人扛麻袋吧。关键时刻可不要装熊啊。我们十八人无一人吭气,都知道那是二百四十斤的敞口麻袋,需两个大汉帮助才能上肩,还要上三十度的踏板。那踏板只有二十公分宽,颤颤悠悠的。“就是你!”队长走到我身边说,你的个头最高,你来吧。我真恨不得把腿截去一段,没有退路了,只得硬着头皮扛起了麻袋。扛第七袋的时候,我坚持不住了,从高高的踏板上狠狠地摔到了地上,血吐满地,被送到了县医院,落下了终身的病根儿。最让人恼火的是,扛麻袋并没有给我带来“大力士”的荣誉,带来的只是“逞能”的恶谥。失去劳动能力的我,几乎变为了废物。

我病退回京,与十多名青年一起分到工厂当工人。到此,故事还没有完。

那时,正值人权备遭践踏的千年动乱,根本没有毛遂自荐的机会,只能坐等命运的安排。什么都能隐瞒,惟个头这个最醒目的特征是无法遮掩的,厂长一下子就看中了我高大的身材,就像伯乐发现了一匹健壮的马,按照“大马载重物”的原则,分给我一份最累最苦的差事。在那个年代,有工作就是最大的福气了,哪里有挑肥拣瘦的余地。不能怨天尤人,谁让我天生一米八○的个头,我只得以外强中干的病弱之躯,承载与之极不相称的负荷。有一次,上司竟让我与另,壮汉扛一根几百斤重的圆木。我自知不能胜任,然而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不得已去扛了。只走了十几步,我就感觉头重脚轻,两眼发黑,噗通一下子晕倒在地。醒来时,围满了人,两个好心人搀扶我去医院,才把我抢救了过来。其实,医生不可能真正治好我的病,因为祸出于身高,谁也无法让我缩短十公分。如若不是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我是绝对活不到今天的。

我对儿子说,你现在朝思暮想的,正是我当年巴不得摆脱的。儿子说,您是想说明个子高并不一定好。可是您的故事已经过时了,现在哪里还有给高个子多派活的事情?我说,我并不是用过去的事情比附现实,而是想向你说明,由于我个人的特殊经历,不愿意看到你那么执著地追求我所厌恶的东西。以高为美的审美趣向不过是一种时尚,长久不了的,正如以瘦为美的价值趣向不能长久一样。现在不少人过度减肥,把苗条看得很重。其实,肥环瘦燕,各有其韵,商周时代以肥为美,到秦汉崇尚苗条,至唐朝再次崇尚肥胖,现在又以瘦为美。说不定哪一天又一次把审美准则颠倒过来。与其追求昙花一现的时尚,还不如追求永恒的东西。那些让人受益于一时的东西繁华靡丽,过眼皆空,并不会给我们带来等身的价值。只有永恒的东西才会与我们的生命同在。

儿子问,什么是永恒的东西?我说,大浪淘沙,终见峥嵘,那些磨而不磷、涅而不缁、大潮席卷时不露棱角大潮过后熠熠发光的就是永恒的东西。

儿子语塞…… (吴欣摘自《中华散文》2001年第2期)
(作者:王文元 字数:170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