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的“母语争霸战”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2002年我们全家移民加拿大,孰料住下没几天,我们就被当地的两位热心老人“缠”上了:他们费尽周折,讨我们欢心,为的却只是让我的儿子学习他们的母语……法国老太太晚上敲门2002年冬,我们全家移民到加拿大的多伦多,在市中心

2002年我们全家移民加拿大,孰料住下没几天,我们就被当地的两位热心老人“缠”上了:他们费尽周折,讨我们欢心,为的却只是让我的儿子学习他们的母语……

法国老太太晚上敲门

2002年冬,我们全家移民到加拿大的多伦多,在市中心的一幢公寓楼内找到了一套两间半的房子,安顿下来。

定居下来的当天晚上,我们刚吃完晚饭,就听见笃笃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一个身体肥胖、头发灰白的外国老太太,大约五十多岁。她自我介绍说她叫莱辛,是个法国移民,就住在我家楼下。莱辛太太蓝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很有亲和力;她还十分殷勤地递给我一张小纸条,说:“这是我家的电话号码,你们初来乍到,肯定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我愿意为你们提供一切帮助。”然后,她特别亲热地摸了摸我儿子侃侃的头。

她的热情让我和丈夫以及10岁的儿子侃侃都十分感动。

第二天晚饭后,莱辛太太又准时敲开了我家的门。这次她手里还捧了一束鲜花。一见到我,她就小心地问道:“我可以看看你们可爱的儿子吗?”她看我儿子干什么?我心里疑惑着,嘴上连忙说:“可以可以,请到客厅坐坐吧。”

莱辛太太落座后,首先把鲜花送给了我。随后她像变魔术似的从背包里掏出了两本书,一本是英文的《多伦多办事指南》,说是送给我的丈夫,另一本是法语版的《小王子》,说要送给侃侃。

站在一旁的侃侃礼貌地推辞道:“莱辛太太,我不会法语,看不懂。谢谢!”莱辛太太顿时一脸失落,但她还是极力劝说:“宝贝,这是一本很伟大的书,你一定要看。看不懂不要紧,我可以从现在开始教你学法语。保证以后你不仅能看懂这本书,还能看懂巴尔扎克的伟大作品。”

这时候我和丈夫才明白,莱辛太太的真实目的是想教侃侃学法语,我觉得这是件好事,于是我就对莱辛太太说:“不知道您的辅导费用是多少?要知道我们刚到加拿大,并不富裕……”

莱辛太太立即和蔼地说:“NO,NO,我的辅导是不用收费的。”原来退休以后,莱辛太太就成了一个语言学校的志愿者,免费帮助新来的移民学习法语。

我们立即对莱辛太太肃然起敬,并且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在我们没有为侃侃联系好学校以前,每天晚上是侃侃雷打不动的法语学习时间。

从此,我们和莱辛太太约定,每天晚饭之后,莱辛太太都准时来我家辅导侃侃学习法语。她辅导得绘声绘色,不久侃侃就可以用法语问一些简单的问题了。比如,今天我们吃什么?明天会不会下雪?等等。我和丈夫都很感谢莱辛太太的无私帮助。

半路杀出个日本老人

两个月后,侃侃已经在加拿大上学了。那天中午,突然有人按响了我家的门铃,开门发现门口正站着一位鹤发童颜的亚洲老翁。他在开口之前,先礼貌地对我鞠了个躬,我一下便猜到他是日本人。果然,老者自称名叫藤原昭男,住在我们对面的楼里。为了证实自己的身份,他还请出了那位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警察。那是我们社区的名叫鲍勃的黑人巡警。

看来这个藤原先生是有备而来啊!我小心礼貌地问藤原先生找我有什么事。他笑眯眯地说:“哦,听说你家搬来不久,你的儿子在附近上小学,我愿意每天帮助你接送孩子上下学。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莫非藤原先生是想做钟点工?藤原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慢条斯理地向我解释说,他义务接送孩子,不收费用,而且他保证孩子准时、安全地到达学校和家里。他还告诉我他是我儿子那个学校的特约校外老师,专门负责这个社区的孩子接送工作,他的声誉很好。看我还是一脸怀疑,他执拗地说:“如果你不信,可以打电话到学校问问。”在他的反复恳求下,我只好拨打了学校的电话,学校果然证明藤原先生说的一切属实。

看来我又碰到了一位好心的老人。看着藤原的白发,估计他怎么也有六十开外了,真是不忍心拒绝他。晚上我和丈夫商量这事,丈夫也说靠他一个人赚钱养活不了一家三口,我必须出去工作,以后还真是需要一个人帮我们接送孩子。就这样,我们把接送侃侃的任务交给了藤原先生。

加拿大的老人竟是这样热心公益事业,那几天我一直很感慨。

转眼圣诞节到了。圣诞前夜,我们一家三口商量着要给两位老人买个什么样的圣诞礼物,尤其是被两位老人宠爱的侃侃,说了很多奇思妙想。没想到,我们正商量得热火朝天,藤原昭男却抢先上门了。他给侃侃背来了一株一米多高的圣诞树,上面还挂满了男孩子喜欢的小手枪、拼图等等。我们全家又激动又惭愧,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就在这时,门铃被敲响了。是莱辛太太!她一进门就呼唤着:“侃侃,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侃侃惊喜地拆开莱辛太太递过来的礼盒,里面是一顶绒线编织的帽子。莱辛太太自豪地说:“是我亲手编织的。”我完全可以想像莱辛太太用她那苍老的双手辛勤编织的情景,我走上前紧紧拥抱她,连说谢谢。

就在这时,莱辛太太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藤原先生,惊呼道:“藤原先生,你怎么在这里?”原来他们早就互相认识了。只见藤原站起身,礼貌地躬了躬身子,有些火药味地反问:“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我连忙对莱辛太太解释说藤原是我家的好朋友,每天帮助我接送侃侃。又对藤原先生说莱辛太太是我家的好邻居,每天晚上教侃侃学法语。

听到这里,莱辛太太和藤原先生几乎同时气呼呼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争论起来。莱辛太太责问说:“侃侃是我先发现的,你为什么要把他抢走?”藤原也不示弱:“侃侃又不是你的,他是大家的……”吵着吵着,他们把过去的恩恩怨怨全都翻了出来。

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边傻傻地旁听,听了半天,才搞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原来,莱辛太太和藤原先生都是语言学校的志愿者,一个教法语,一个教日语,他们都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学习他们的母语。但是由于近年来加拿大的孩子兴趣越来越新潮,愿意学习外语的越来越少,寻找到一个愿意学习外语的孩子简直就和发现新大陆一样珍贵。几年来,这两位热爱自己母语的老人常常为争夺同一个孩子发生摩擦,没想到在侃侃的问题上他们又短兵相接了。

至此我才明白,藤原先生为我们接送孩子,是为了跟我们全家培养感情,以便有一天侃侃愿意跟着他学习日语——他的母语。

明白这些以后,我真是又感动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劝解他们。莱辛太太这时先下手为强地说:“反正,我的法语辅导时间是不能更改和减少的。”藤原先生也毫不相让地回击:“我们应该听侃侃的。侃侃是一个人,不是物品,我们应该尊重他的意见。”

这时的侃侃,已经在上学途中跟藤原先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为难地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吧。”

这一对冤家老人成了母语争霸战的敌手。

我要向洋孩子教中文

那天后,两位老人开始各显神通,极力拉拢我们全家。

莱辛太太教得比过去更卖力了。她不仅改善了教学方法,而且每天还准备了小礼物,只要侃侃学习稍有长进,她就按进步大小,给予侃侃不同的物质奖励。同时,她还熟悉了侃侃学校的功课,开始在教授法语的同时,辅导侃侃别的课程。

而藤原先生呢,除了更加殷勤地接送侃侃,还开始“侵略”性地在路上展开了简单的日语教学。有一天,藤原先生甚至还提出帮我从超市带菜回来。看着他花白的头发,我怎么也不忍心,婉言谢绝了。

眼看着两位老人极力讨好我们,我们全家人心里都很不安,连着召开了几次紧急家庭会议,商量怎么对两位老人的热心做一个妥善的交代。侃侃一脸无辜地说:“你们在国内的时候不是对我承诺过吗,要给我一个快乐轻松的童年。现在却让我学习两门外语,我的负担太重了!”

“可是如果我们把两位老人都推辞掉,岂不伤了他们的一片好心。”我很为难。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的老公给我出了一个聪明的主意。他说侃侃可以同时学习法语和日语,莱辛太太和藤原先生只是说教侃侃学习语言,并没有强制他学多少,学到什么程度。侃侃可以两样都学,一周两次法语、两次日语,学多少是多少。

第二天,我把这一决定告诉了两位老人,两位老人都同意了。不过,莱辛太太不无担忧地说:“据可靠情报,附近有一位西班牙语言志愿者也看中了你们家的侃侃。你可千万不要再学他们的语言啊!”我向她保证说不会,因为我希望侃侃有更多的玩耍的时间。莱辛太太这才算放心了。

这场风波后,我不解地问老公,为什么这些老人对做志愿者这么认真,是他们素质高,还是晚年生活空虚?老公笑着说:“是他们太想念祖国。他们热爱自己的祖国,为祖国的语言感到骄傲,希望更多的人学习他们的母语,他们都是爱国者。”

听了这话,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想到在国内的时候,我们要求儿子天天在家里说英语,不许说汉语,我的心里就万分难受。我对老公说:“我也要加入志愿者的队伍,也加入这场争霸战,要让那些高鼻梁的人知道中国的语言是多么的博大精深。”

2003年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也开始像猎犬一样寻找我的教学对象了。当我看到那些金发碧眼的孩子在路上笑着跑着,想到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许不久以后就会跟我学习中文,我的眼眶就禁不住湿润了。身在别国时,我这才知道我对祖国的爱,竟是这样深。

(作者:藤 儿 字数:384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