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债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西迈的爹是下午赶到学院的,这地方憨大,高墙内到处都是高楼,院内道路纵横交错,绿树成行。西迈爹一下就傻了眼,打听了许多人,都说不出他儿子在哪座楼,问他儿子是哪个系哪个班的,他也说不出,瞎转悠了好半天,最后想起身上

西迈的爹是下午赶到学院的,这地方憨大,高墙内到处都是高楼,院内道路纵横交错,绿树成行。西迈爹一下就傻了眼,打听了许多人,都说不出他儿子在哪座楼,问他儿子是哪个系哪个班的,他也说不出,瞎转悠了好半天,最后想起身上带着儿子的信壳儿,就赶忙找出来问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西迈上课的地点。

西迈想不到爹会赶到学校,望着满头大汗的爹就埋怨说您要来就该先写封信来嘛,我也好去接您呀。

西迈爹说傻儿子这就不懂了,你去接我还不耽误上课读书吗?

西迈望着一脸认真的爹就笑了。将爹引到自己的寝室安顿下来。西迈同寝室的同学们听说西迈爹来了,很高兴,就合伙凑钱,在馆子里为西迈爹接风。

买单时,一个领头的同学掏钱,西迈爹就说这哪成呢?咋会让你们摸荷包呢?你们都是读书的学生,妈呀老汉儿哪有那么多钱拿给你们?这钱,大叔我出!

同学们就说这不成,我们这里有规矩的,不管哪个同学的亲人来了,同寝室的同学都要为他接风的。

西迈也说爹你就算了吧,您等会儿再出钱吧,饭钱他们出,等会儿我们去卡拉0K厅唱歌,您就开这个钱好了。

西迈爹听大家这么一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就随同学们去了一家卡拉0K厅。

西迈爹是第一次进卡拉0K厅,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陌生,灯光很暗,茶桌儿很小、摆了茶就没什么空处了,生怕碰翻茶杯,还有不敢插叶子烟,地下铺了红地毯,怕烟灰抖到地上给人家整脏了,室内有机子吹冷风,外边热得让人流汗,里边凉飕飕的,硬是很科学,更科学的是那么几台机子,格老子不知怎么操作,像电影有人娃儿和山山水水什么的,音乐一响,同学们对着话筒摇头扭腰一吼,憨好听的就把歌儿吼出来了!

西迈爹觉着吼得最好听的就数儿子,唱的什么弯弯的月亮,嗓门儿挺清亮的,还吼了什么像香港人唱的歌,听不清爽那词儿,但声音憨好听的。

西迈爹觉着儿子是出息了,考进大学脱了农家脑壳,连歌也唱得这么好,真是祖上积了德哟!西迈爹就由着儿子和同学们直吼得个脸红筋胀四季花儿红。

就这么着在0K厅里耍了两三个钟头,见同学们都说吼够了,西迈爹就摸出两张10元钞,对着冲茶的姑娘就喊:“喂!收茶钱!”

那姑娘就应声往台子里一晃,一会儿就来告诉他:“先生,你们这单346元。”

西迈爹立时脑壳就木了:“你说啥子来?300多块?有这么贵的茶吗?!”

西迈脸一红一下拉住爹:“爹,你别出洋相了,除了茶还要出歌钱的。”西迈爹一愣:“什么歌钱?你们出了这么大的力气给他们唱,还倒过来开钱?!日球怪了!那些唱戏的,不都唱了收看戏的钱么?!”

西迈和同学们就给西迈爹反复解释,最后西迈爹好像弄了个大半灵醒,把荷包里的钱全部摸出来,一点,还差十五块。西迈连忙摸出自个身上带的钱凑上交了。

西迈爹不知是怎么走回儿子寝室的,这一夜,他一直大睁着眼没能睡着。

第四天上,西迈爹离开学院走了,走时没告诉儿子。西迈下课回到寝室,发现爹的行李没有了,他叹了口气,愣在那里。他发了一会儿呆,一下躺在床上,觉着枕头下不对劲儿,忙挪开枕头,发现下面放着厚厚一迭钞票,钞票里还夹着一张单子。

一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献血单!

(摄国文婧摘自《微型小说选刊》1996年20期)

(作者:曹德权 字数:142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