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光的青年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光的恋人叫盈,盈是个比较大众化的女孩子。只要不是刻意去记她,是很容易忘记她的。她不具备明显的特点,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特点来,那就是盈比较喜欢戴各种金饰品。这些金饰品差不多都是光送给她的。她的耳垂上,颈上、腕上,

光的恋人叫盈,盈是个比较大众化的女孩子。只要不是刻意去记她,是很容易忘记她的。她不具备明显的特点,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特点来,那就是盈比较喜欢戴各种金饰品。

这些金饰品差不多都是光送给她的。她的耳垂上,颈上、腕上,指上戴的都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盈就显得有些光芒四射,挽着光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就能吸引一些路人的目光。这些目光比较复杂,通常会有两种,一种是羡慕,觉得这真是个幸福的女孩子。一种是蔑视,认为这个女孩子“金翅金鳞”得俗气了。

但盈不理会这些,她依然戴着,而且还时常更换,像是故意戴给别人看的。

光和盈的恋爱史已经不短了,起初他们还很热衷的谈论有关结婚的事,谈论婚礼的各种细节,谈论得彼此都很愉快。结婚毕竟是对恋爱的一个总结,就像下棋,下得时间再漫长,也要下出一个结局来的。过程固然漂亮,但是没有结果的过程总是让人感到遗憾。

可是后来他们就不谈论关于结婚的事了,好像他俩就是专门谈恋爱来的,结婚是别人的事一样。他们身边的朋友们结婚了,并且有了孩子,他俩还在那里不紧不慢地谈恋爱。

这时的恋爱已经具备一些家庭的意思了。例如他们在一起吃午饭。盈负责做,盈很会做饭,做得饭很合光的口味。一两碟小菜都很对光的胃口。光对吃饭是有些计较的,他吃惯了两个女人做的饭,一个是他母亲做的,另一个就是盈做的。

到了公休日,光和盈就把它安排得很有些内容。时间如果还充裕的话,他俩就到更远的地方去旅游。光内心里有一个愿望,他要让盈看遍国内的名山大川和大城市。光有一个经济后盾,光的父亲退休后建了一家私营公司,一些费用就替光出了。如果可能的话,光准备带着盈出国去转转。

光的父母看着光和盈出出进进的,心情很复杂。但他们从来不把这种复杂的心情表现出来。他们眼看着儿子把恋爱越谈越长,并且不知道这样的爱情要谈到何时,心情就有些酸楚,两口子闲下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你长叹一声,我再长叹一声。他们不想动摇儿子的思想,他们觉得盈是个又可爱又懂事又善良的女孩子,他们甚至很感激盈使光变得这样安静和普通以及正常。光的父母认为光这样做是对的,光为他的爱情付出得很多。

因为盈得了一种无法根治的病,这种病既不能结婚也不能生育。这种病发展到严重时就会失明,然后就会威胁到生命。

失明的阴影已经好几次来敲打盈了,她已经失明过3次,后来又都被治疗复明,但盈的视力已经开始明显下降,她已经预感到在某一天里会再也看不到光明了,然后再在某一天里会再也感受不到这个世界了,感受不到光和他们长长的爱情。她许多次地设想过自己的未来,她已经不再惧怕死亡,她觉得那是一种解脱。她感到唯一对不起的是光。

盈对光说,你再找一个女朋友吧?光不说话,好像没听见。盈又说,我替你找一个女朋友吧?光看了盈一眼,还是不说话。盈再一次说,你的父母只有你一个儿子,你需要结婚,需要给他们生一个孙子。他们虽然从来不提这件事,可是我知道,他们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问题太重要了。

光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说,好了,不要再讨论了,没完没了的。盈轻轻地吹开了弥漫着的烟雾说,可是我心里觉得很对不起他们。光反驳了一句说,你那是多心了。他们过得好好的,整天忙得头晕,根本没时间想这个事,就是真有个孩子在跟前,那不是更让他们忙活?好了,不说了,你上次说的那个戒指在什么地方卖?走,我们去买回来。

盈不说话了。盈领着光一起来到那家珠宝店,让其中的一枚戒指戴在了盈的手指上。盈的手指已经戴了4枚戒指了,这一枚是第五枚。盈抚摸着戴在小指上的戒指说,真好看。是不是?光轻轻一笑说,是好看。盈在众人的注视下显得很满足,她那双本来就很出色的小手被5只戒指装饰得显得很富丽。盈听到离自己不远的一个女孩子对她的男朋友小声说,你瞧人家多大方,手指上都戴满了,哪像你,买根项链就像挖你的心头肉似的。那个男孩也不示弱地说,你还买不买?有本事你去傍大款嘛。那个女孩子也火了,扔下一句,傍就傍!说完就从盈和光的身边“蹬蹬蹬”地走了。

盈看了光一眼小声说,咱们走吧。

走在路上,盈很长时间没说话,许久她对光说,等到那一天,我就把我浑身上下的金货打成一只最大的戒指戴在你的手上,让这些曾经陪过我的东西去陪着你,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光一笑爽爽快快地说,咱俩还不知道谁活过谁呢?盈不同意地说,当然是你活过我了,你看你这么健康,浑身上下一点毛病也没有。光说,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哪天我出个车祸什么的,不就真拜拜了。盈一脸的惊诧,猛地去捶光的脊背说,你胡说些什么?光还是一笑说,是你先胡说的。盈连忙说,那我就不说了。你也不许说。光更加地笑说,早知如此,看你再敢不敢了?你胡说我比你还胡说。看谁能胡说过谁?要不然咱俩来个胡说大奖赛。盈使劲地“剜”了光一眼质问他,你还没有完了?光就大笑起来。光在盈面前一直显得又开朗又粗心。

然而光的父母知道,光回到家就一个人闷在自己的屋子里抽烟,抽得很狠。光的朋友对光说,够意思了,盈也很领情了,你不能把自己给耽误了。光说,这不是领情的事,只要盈还在,谁也比不上她的。朋友说,那可不一定。光坚持地说,这是肯定的,没有人会比上她。也许会比她漂亮,或者比她健康。但是没有人比她好。朋友说,健康就比什么都重要。光还是摇摇头说,光健康有什么用?你老婆倒挺健康,整天身强力壮地跟你打仗,你不是也受不了吗?不是让她气出胃病来了吗?朋友知道劝不过他,摇着头走了。

光的母亲过生日的那一天,光和父亲母亲搞了一个很隆重的宴会。宴会结束后,光陪父亲母亲回到家里。光喝了一些酒很兴奋,光的父亲也喝了一些酒,也很兴奋。光给父母亲沏上了两杯茶,恭恭敬敬地端到他们面前,然后膝盖一软,跪到了两位老人面前说:

“你们养育了我20多年了,小时候我让你们生气,长大了我让你们担心。现在我和盈弄到这个地步,婚也结不了,离也离不开。你们虽然不说,但我心里明白得很。今天是妈的生日,我没有什么可以孝敬你们的,就让我给你们磕个头吧。”

说完,光便俯下身子冲着父母磕了3个头。当光抬起头来的时候,父亲、母亲以及光自己,6行热泪潸然而下……

(宋雪峰摘自1996年9月21日《青岛日报》)

(作者:郑建华 字数:263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