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陌生人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那天,马琳干完活,回到家时,突然发现邮箱里有一封信。亲爱的妈妈:我知道依不要我已经很久了。但你仍然是我的妈妈。我有幸在一张小报上看到你的照片,然后顺着这条线紫找到了你的地址。我们能见个面吗?白磊和我已经调到了这

那天,马琳干完活,回到家时,突然发现邮箱里有一封信。

亲爱的妈妈

我知道依不要我已经很久了。但你仍然是我的妈妈。我有幸在一张小报上看到你的照片,然后顺着这条线紫找到了你的地址。我们能见个面吗?白磊和我已经调到了这里工作,我们在市中心租了房子。白磊是我的丈夫。要是我不受欢近的话,我矿以立即席开。但无论如何,诗给我打电话

马琳手中的信掉在地上,眼泪顿时涌了出来。21年前的灰暗的记忆刹那间涌进了她的脑海,那是一段多么痛苦的往事啊!

21年前,女儿莉莉出生了,因为身体及经济方面的原因,马琳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带大她。当有人要收养莉莉,她就忍痛让人把孩子带走了。马琳没有犹豫就将所有的权利都拱手送人,她在律师的见证下抖抖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此刻,马琳在房间里焦躁地来回走着,泪水蜇痛了她隐藏21年的伤口。这么些年来,她把说不出的苦楚掩盖在平静的表面下。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知哭过了多少回。

10年前,她结婚了,但不久又离了婚。好在繁忙的工作支撑她,直到今天。现在莉莉找来了,马琳却没有勇气面对她。她明白,莉莉是想治愈她的伤口。马琳愧对女儿的好心,她要离开一段时间,让感情冷一冷。于是,马琳订了一张去悉尼的机票,把房子收拾一番,将养了多年的猫忍痛送人。她不停地忙乎,把目标转移到一些特殊的事情上去。

她把莉莉写给她的信放在从不离身的手提包里。里面还有一只身份手镯,这是莉莉出生时,医院给她的出生证明。一封信,一只手镯,这是马琳仅有的两件属于女儿的东西。她甚至没有一张莉莉的照片。

“离开吧,这样最好。”马琳这样对自己说。她搭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当她推着行李,走向检票口时,还在不停地嘀咕着:“离开吧,这样最好。”检票口的小伙子念了马琳的名字,又对了对她的机票,迟疑了一下。

就在等待的时候,一丝寒冷从、马琳的脚底直达胸口。她继续低着头,重复那句话:“离开吧,这样最好。”“你没事吧?”检票的小伙子终于面带微笑地问道。

“唔,是的,好的,我想我会好的。”马琳神经质地说着,精神就要崩溃了。“哦,你不愿再想一会儿吗?”小伙子带着恳求的语气说。

马琳挣扎着,从她的手袋里掏出一张手纸,点了点头。

“哦,对了。”小伙子说,“我正好有几分钟休息时间。我们能不能到楼上的咖啡室里去坐—会儿?”

在马琳回答前,小伙子已经跟值班的上司说好了,带着马琳朝楼上走去。坐下来后,小伙子关切地问,“你打算到悉尼去干什么?”

马琳深深地叹了口气,仿佛看到了毫无希望的将来。因此,她说,“唉,其实也没什么。”

“没有工作?丈夫呢?”小伙子又轻轻地问。

“没有丈夫。”马琳淡淡地说,“我生命中的这一章已经结束子。现在我正在逃离。”马琳说着,扭头瞧见邻座的一位母亲被四个淘气的孩子围住,她的心猛地一沉。孩子们吵吵嚷嚷,将他们的玩具弄得满地都是。

“逃离什么?”小伙子饶有兴趣地问。马琳看着他。这小伙子有一张国字脸,长得很帅。

“他可能会问我任何问题。”马琳想,“我也愿意告诉他;”毕竟他是一个陌生人,不会对我构成伤害。何况半个小时后,我就要离开了。

“我正在逃离自己的孩子。”马琳说着,又瞧了瞧邻座的小孩子,他们围坐在妈妈身边;为一盒蜡笔发生争执。“莉莉就没有这样的童年。”马琳想。

“难道你的孩子不需要你吗?”

“我最好离开。”马琳答非所问;像一粒子弹穿进了她的脑袋,她痛得有些麻木了。

“可是,所有的孩子都需要他们的父母,难道不是吗?”

“我不在其列。离开吧,这样最好。”马琳说着,忍不住将莉莉的故事全部讲了出来。最后,她还掏出了莉莉写给她的信。

“你的女儿一定渴望见到你。”小伙子叹了口气,说,“哪怕只是满足她的好奇心。你不一定非得离开她。离开她,难道你就能安心度过你的余年?”

“不。可是,她不会明白我为什么放弃她。她将不会原谅我。告诉她发生的一切只能伤害她和我自己。”

“难道你这样做了就没有伤害什么吗?”一滴浑浊的眼泪滑进了马琳的茶杯。

“在你离开前,为什么不给她打个电话呢?”小伙子又说,“否则的话,要是她搬了家,你将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失去这样一次与女儿团聚的机会。”小伙子说着,一眼瞥见了马琳手提袋里那伸出半截的移动电话。他果断地指了指马琳的手提袋,劝说道,“打一个吧,你不会失去什么。”马琳用手擦去眼泪,看了一眼小伙子手指上戴的结婚戒指,心想:有人真幸运,能拥有这样的男人做丈夫。

“好吧。”马琳终于被说动了。她拿出手提电话和莉莉的信,将信中留下的电话号码输了进去。电话立即接通了。“你好,我是莉莉。”

“哦……嗯……哎,莉莉,我是妈……妈。我是马琳。”马琳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啊?妈妈?真是你吗?”莉莉在电话里喊,“你在哪里?”

“在机场。”

“哦……你要离开吗?”

“唔……是……我是说,我不知道。我……”因为手心出汗,马琳换了另一只手拿电话,“我正在咖啡室里与检票口的一个小伙子在一起。”话一出口,马琳立即后悔了:多么愚蠢的话啊!

“他叫什么名字?”莉莉赶紧问道。

“他的名字?这与咱们有什么关系呢?”

“问他一下吧。”莉莉哀求着。

“她想知道你的名字。”马琳望着小伙子,小声说。

“我跟她说。”小伙子从马琳手里接过电话,说,“嘿,亲爱的,是我呢。嗯,她看起来挺不错。”小伙子冲马琳咧嘴一笑。

马琳一时如坠云雾。但她突然从小伙子左胸佩戴的身份标志上看清了他的名字:白磊。

“事实上,女儿就是你作为母亲所应有的全部。”白磊拥抱着泪流满面的马琳,深情地叫了一声:“妈!”

(王谦、仇力摘自《女友》2002年第5期)
(作者:聂 茂 字数:254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avatar 天天天蓝 0

      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