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光如梦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小时候,我们这群野孩子一放学回家,扔了书包,就挎上小竹篮,手把小铲子去河边田埂打猪草。江洲上的春秋两季,到处都是野菜:马兰头、荠菜、蒌蒿,以及一些叫不上名儿的植物。我生性愚钝,手眼皆慢,别的孩子的野菜已打上一满篮,

小时候,我们这群野孩子一放学回家,扔了书包,就挎上小竹篮,手把小铲子去河边田埂打猪草。江洲上的春秋两季,到处都是野菜:马兰头、荠菜、蒌蒿,以及一些叫不上名儿的植物。

我生性愚钝,手眼皆慢,别的孩子的野菜已打上一满篮,我的却只刚垫了个篮底儿,所以少不了被人家耻笑。就连我大姐也嫌我,常将中指弯曲,以指关节狠狠敲我的头。

明秀是个扎着两条小辫儿的黄毛丫头,跟大姐同班。她妈死得早,年年清明,她都跟在她爸爸后头去上坟,孤凄凄的很可怜。可孩子们不喜欢她,常骂她生得丑,有时还打她。每每此时,她就红着眼圈说:“我告诉我爸爸,让他打你们。”孩子们就笑道:“干么不喊你阿妈呢?”终于,她大哭着跑了……

所以,她打猪草只能一人了,于是很自然地,我和她常在一起。

她干活手极快,大姐也不抵她;可她从不笑我的“现世”,还常帮助我。其间我说我班上的事,她说她班上的事,彼此都很快活;有时她还教我唱黄梅调子,很好听,后来我才晓得她教我唱的正巧名叫《打猪草》。

大姐不让我和她在一起,说她偷过班上女同学扎发辫的红绸子,可我不相信,并从这大开始我不全听大姐的话了。

有一回,她铲到一枝很常见的小黄花,不忍丢掉,竟通红着脸插在鬓上——

“好看吗?”她问我。

我觉得她待我好,就说:“‘好看。”

“跟……跟你大姐比呢?”

我骇得不敢说了。大姐可是学校里的名人啊:人长得好,又聪敏,老师同学都喜欢她;逢上元旦、国庆,还在台子上唱唱跳跳地,总会引出一片热烈的掌声。而她,明秀,只是一个夹在人缝里的灰姑娘罢了。再说,我大姐又那么凶……

明秀大概看出了我的为难,就说:“你告诉我,我不告诉人的。”她边说边从小花衫的口袋里抠出了几粒已变软的盐炒豆。嚼着盐炒豆,我说:“你好看。”

可当我嚼着豆仰头看她时,她瘦削的面颊上竟有两条如蜗牛爬过的痕迹……

其实这些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我已参加了工作,而明秀和大姐一样早已嫁人了。她爸爸死的时候,我碰到了她,还老远的,她就大声地招呼我——她明显胖了许多,膝间有个小孩,头发也是黄黄的。

我们彼此寒暄着。忽然,她问起了我一个月拿多少钱、找没找对象之类的话,说完,竟瞟着我笑。我很尴尬,她竟然能挂着丧父的泪向我投以庸俗而又真诚的笑。

我有时想,她现在还唱不唱黄梅调了呢?

(张禺摘自《东方文化周刊》1997年第51期)

(作者:赵昌西 字数:108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