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见笑,我是做IT的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的朋友李小姐千里迢迢从大西北跑到北京来投身IT事业,有幸在一家大的网站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大概是这家网站的专职“IT评论家”吧。当下第一件事情是印名片。由于这家网站这种评论家仅此一位,全无先例,李小姐只好用笔写好

我的朋友李小姐千里迢迢从大西北跑到北京来投身IT事业,有幸在一家大的网站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大概是这家网站的专职“IT评论家”吧。当下第一件事情是印名片。由于这家网站这种评论家仅此一位,全无先例,李小姐只好用笔写好名片样板,找前台小姐去印。名片出来了,我凑过去瞅了一眼以示祝贺,却发现名片上是一个我从来没听说的职位:“工厂评论家”!

也不知是怪李小姐字迹潦草,还是怪做名片的有眼不识泰山,反正“IT”变成了“工厂”。呵呵,这名片印得也太幽默了。

更早一些时候的例子,是去年我在一家报社工作时发现的。那里还比较落后,全然不顾网络时代的需求,依旧要求记者交手写稿件。老编辑看了我写的东西,给我提了一个尖锐而且一时没想明白的问题:“小信呀,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讲工厂经济?工厂经济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是不是市场经济呀?”

这得怪我字迹潦草,害得老编辑把“IT经济”看成了“工厂经济”。不过,现在想来,我实在是佩服这位老编辑的远见卓识,无意中一语道破天机。

曾几何时,IT是多么金贵的一个名词呀以中关村出来,一拍胸脯说:“我是做IT的。”保准招来一串羡慕的目光。那时候IT可天生是和白领联系的呀,高薪、计算机、白领丽人、与外文杂交的中国话真是令不少人神往,这还没提IT又加上互联网这把“盐”之后的美味呢。据当时(也不太早,就一年以前吧)一家通俗杂志对老百姓说:“现在在大城市里除了有一个白领阶层以外,还出现了金领阶层,其中做互联网的年轻人们占了一大部分……”这下可好,吸引得全国各地的有志青年都跑到大城市去投奔互联网,当然也有一批有志中年不甘落后。“十万大军进IT”,那是何等气势?

那个时候,谁要敢把IT看成工厂,谁要敢把咱们写成“十万大军进工厂”,哼哼,试试。他要上网的话,准有无数黑客把他黑死;要上街的话,准有咱电子商务送货的把他撞死;他要参加咱们的聚会,准有无数C“X”O用名片把他砸死。

不过,这是“当年我们家也阔过”的旧事了,不提也罢。

拿着“工厂评论家”的名片,走在大街上,琢磨着这“IT”与“工厂”俩词儿,心里觉得是越想越像了。其实这是好事。工厂规模大、人多,咱做IT的现在也有这个趋势了。走上大街,过来一个卖盗版光盘的,你要多看人两眼他就冲你喊:“看啥看?俺也是搞IT的。”接着,你会看见电子商务公司的送货员蹬着小车疾驰而过:“闪了,闪了,别撞了……”他们不也是比较基层的IT工作者?!

IT的口号也越来越透着工厂味了,最近流行的是“鼠标加水泥”,还有“物流”、“配送”什么的,这叫技术上的相似;还有作风上的相似,前几天国内一家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的发布会,给的材料上就有这么几个字“多、快、好、省”,当年这四个字给了咱工人弟兄多大的干劲呀!还有工作方式的相似,如今做互联网,实在是易学易懂,摘摘、抄抄、买买、送送,简单的事情交给咱们“工厂编辑”、“工厂—配送员”来做,复杂的事情交给咱们的C“X”O们去总结、汇报,就像以前咱工厂的头头向上级做汇报。

还有想像力上的相似,网站们给的前景真是美好:中国网民五年内亚洲第一,十年内赶日超美!诸多IT评论家(注意:这里可不是什么工厂评论家了)经常是想起网络中国的壮丽山河,夜不能寐,着衣疾书,隔日发表,隔月出书。诸多CEO经常是想起自己IDEA(策划)的壮丽前景,夜不能寐,着衣疾书,隔日融资,隔月开张。这种想像力,这种创意,和当年咱们工厂“大干快上”、“千囱矗立”、“全民炼钢”、“超英赶美”的精神真是太相似了……当然这已经不是现在的主旋律了。

我一直不忍心劝前面提到的“工厂评论家”回去建设大西北去,但是咱IT的景况和现在工厂的景况实在是太像了:都不景气。

倒闭、裁员、转型、降薪、辞职、合并。最后咱们做IT的青年们见了面都在问:“听说你们要倒闭了?”

大家都灰头土脸地坚持着。所以,现在再拿出名片不免自我解嘲地加上一句:“您别见笑,我是做IT的。”

(赵欣摘自2001年4月3日《生活时报》)
(作者:信远泽 字数:172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