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那家伙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在伍德西尔律师事务所的午餐桌上,你有时可以听到檀香山市里发生的最新最重要的新闻。麦克奥利佛逊先生是本市现任市长弗兰克·法齐的法律顾问。尽管他在许多问题上观点与市长大人不尽相同,但这并不妨碍慧眼识珠的市长雇

在伍德西尔律师事务所的午餐桌上,你有时可以听到檀香山市里发生的最新最重要的新闻。麦克奥利佛逊先生是本市现任市长弗兰克·法齐的法律顾问。尽管他在许多问题上观点与市长大人不尽相同,但这并不妨碍慧眼识珠的市长雇佣这家本市最大的律师事务所最有影响的律师,把他奉为座上宾。

我猜这也是麦克奥利佛逊先生的观点成了伍德西尔律师事务所的社论的原因。政治与法律是一对互相恩仇永结的孪生兄弟。

“这回,夏威夷闻名遐迩的‘阿罗哈’精神(“阿罗哈精神”指夏威夷古老的热情友好传统。——译者注)可受到重创了!”麦克奥利佛逊对同事们说:“知道吗?有人要告法齐市长。一个来自加利福尼亚的游客带着大把钞票准备把夏威夷绿化一番呢!可这一切却被法齐市长给搅了!”

他在清晨十万火急地被召到弗兰克·法齐市长的“咖啡早餐会”听候垂训。原来法齐又有麻烦了。

丹尼斯·兹拉克依特先生是加利福尼亚州圣塔阿纳市人,经营一家成功的投资公司,赚钱不少。那天晚上,他乘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头等舱去檀香山度假,不想他的座位就在要去的那个热带乐园现任父母官身后。

飞机刚一腾空,法齐先生便把座椅猛地向后放平,使兹拉克依特先生着实吃了一惊。他立刻对坐在自己前面的那家伙说:“哎,伙计,悠着点儿!你爷爷胆子小,别吓着老爷爷!”

法齐是白人,对这些话不应有误解。但法齐不予理睬。他的座椅保持平放状态,即使是在晚餐时也没有放直,使块头很大的波兰人后裔兹拉克依特腿脚难伸。

兹拉克依特并不知此君是一条地头蛇,但他知道对牛弹琴无济于事,还是忍耐为德,便不再吱声。

可借好景不长。

法齐先生起身去卫生间。这时飞机上将放映电影,空中小姐便把市长放倒的座椅放直。

此时兹拉克依特先生放下小桌,花10美元要了一杯“德拉姆波依”法国浓烈蜜瓜酒,准备轻松地消磨这个空中之夜。

舱内灯光褪去,电影开映。

法齐这时从卫生间回到座位上。他“砰”地一声放倒座椅,将“德拉姆波依”酒撞倒,蜜汁泼了兹拉克依特一头一身。

好脾气的兹拉克依特把头凑到法齐耳边说:“你觉得还不错吧,伙计?”

法齐躺在那里,哼了一声:“的确不坏啊。”

“嘿!嘿!嘿!”兹拉克依特说。“我真为你高兴,可你尿了我一头一身呢!”

法齐可没有表示道歉的意思。“那又怎么样?”他说。

这下子可点燃了兹拉克依特早就埋于心中的火药。他到卫生间去收拾整理自己,发现他制做考究的新西装被弄得一塌糊涂,心火不由上升。他走到法齐面前,对他说:“听着,你这家伙!你再摔打那座位,我可就要摔打摔打你的屁股了!”

接下来,全飞机上的乘客都听到头等舱里有两个疯子在互相恶骂。

市长大喊大叫,说兹拉克依特在威胁他。兹拉克依特回敬道:“你这凯鲁阿烤猪也值得威胁吗?”

“我要逮捕你!”法齐狂呼。“走着瞧吧!到檀香山再跟你算帐!”他说:“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你要去的地方的市长!”

兹拉克依特可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他不为所动。“要是你不住嘴,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法齐立即去前舱找机上安全人员。兹拉克依特在后面追着喊:“狗杂种,干嘛不给教皇打电话让他给你下‘普世降福通喻’呢?”

飞机在檀香山降落后,兹拉克依特夫妇二人在取行李的地方看见的不是皮箱,而是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警察告诉他,本市市长指示他们将他逮捕归案,因为他曾经在飞机上恐吓威胁市长。

兹拉克依特自己曾是个律师。作为投资公司和大型建筑工程承包商,他跟各种各样心黑手辣的市长打交道不止一年了。面对着逮捕的威胁,他报以一阵经久不息的西部牛仔式大笑。他对那两个警察说,如果这是一桩恐怖分子谋杀市长事件,那么这桩公案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航空器上,当时飞机正在太平洋上空飞行,所以檀香山市警察局没有司法管辖权,这案子应由联邦治安机构管辖。

法齐正笑眯眯地吸着一只烟斗。听到这里,他当下就叫警察打电话给联邦调查局。

兹拉克依特先生这回可动真格了。他高声怒骂道:“政客我见的多了,从来没见过你这号狗杂种!告诉你罢,你趁早好来好散,别等我上法院告你……你想把我吞了吗?小心崩断你的狗牙!”

兹拉克依特说,他们这才弄明白法齐这一切都是蓄谋已久的。这个迫害狂就是想把他们赚到檀香山,等到了他的地盘上,再把他抓起来,让他尝尝在铁窗里遥望椰子棕榈树的滋味,毁了他的假期,这才解气。

在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地步之前,兹拉克依特先生的贤太太把他拉开,她自己亲自上前与法齐市长理论:“您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羞耻,市长阁下!我们从美国大陆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体验您这样的招待吗?我们是来把我们辛辛苦苦挣的钱留在夏威夷,留在您的财政收入里。我们这就坐下班飞机回美国大陆,这难道就是‘阿罗哈’精神吗?”这个至贤至惠的女人不失风度地质问市长。

“兹拉克依特先生和太太没有被捕,也没有乘下一个航班回加利福尼亚。但他们接受了警察的刑事调查,并填写了调查记录。这一切都是在联邦调查局特工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麦克奥利佛逊介绍说。

连麦克奥利佛逊这个枢密顾问都认为法齐市长做得有点儿过份了。加利福尼亚和美国其他地区的报纸会拿这件事大编花边新闻。本来加利福尼亚就在和夏威夷争夺游客,圣迭戈市正在和檀香山市争夺本届“美洲杯”帆船赛的主办权,现在可好了,这笔几十亿美元的收入看起来要泡汤了。檀香山的报纸都在头版头条刊登了市长威胁要逮捕这位游客的消息。

当时在机场,兹拉克依特就对闻讯而来的记者表示,他要立即乘下班飞机去洛杉矶,他要去联邦法院状告法齐。围观的大陆游客都愤愤不平,表示对他的支持。有人说:“伙计,告那狗杂种!”

麦克奥利佛逊这两天可忙坏了。他的任务大概是去劝说兹拉克依特先生放弃起诉法齐市长对他的身体和精神损害。

这个故事的结果是:兹拉克依特夫妇下榻于一座五星级酒店,房间里放满热带鲜花、水果篮、奶酪和香槟酒。除了飞机上那段插曲,他们在檀香山过得还算不坏。特别是他们还被什么人免费送到茅伊岛去打高尔夫球度周末。看来麦克奥利佛逊为此没少费心。

(李幼平摘自法律出版社《告那家伙》一书)

(作者:唐交东 字数:267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