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老了,你还爱我吗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前些日子,广州歌手金学锋给我传来一首他作的曲子,要我帮他填词,歌名他已经想好了,就叫“如果我老了,你还爱我吗?”听到这个歌名,我心里有个地方抽动了一下,泛起股说不清的滋味。我问金学锋为什么会想到写这首歌,他说他很

前些日子,广州歌手金学锋给我传来一首他作的曲子,要我帮他填词,歌名他已经想好了,就叫“如果我老了,你还爱我吗?”听到这个歌名,我心里有个地方抽动了一下,泛起股说不清的滋味。我问金学锋为什么会想到写这首歌,他说他很希望能唱出一种普遍的心态,尤其是女人对于爱情随韶华渐逝的无奈与忧虑。

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来写这首歌,因为我无法将自己置身于外,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时常困扰着我。最后我写下了这样的句子:

爱情有多少春天

一辈子还是一年

誓言何时变成谎言

在你的眼里我已经找不到最初那团火焰

岁月会带走一切

一天一点的改变

曾经缠绵曾经痴恋

你是否已疲倦当你面对我

不再美丽的脸

如果我老了,你还会爱我吗

年轻时你说过的话你忘了吗

如果我老了,你还会爱我吗

谁的爱是永远盛开不凋谢的花

如今,歌已经“出街”了,木已成舟,而我却在纷乱的思绪中遗憾,这些句子对那么深挚复杂的情感来说,真的是太表面太简单了。在“如果我老了,你还会爱我吗?”这一看似平常无谓的追问之中,又包含了多少对于春去秋来、花谢花开、缘起缘灭的忧思感慨呢?

我曾经抱怨自己未能生逢乱世,没有任何战争、离乱、贫困的艰辛来考验爱情的忠贞;也曾如痴如醉地读着张爱玲的《倾城之恋》,羡慕那一段因为一个城市的陷落而成全的恋情;更为许多历经千难万险、爱心动天的情感故事感动流泪,相信这样的情感是可以一生一世、至死不渝的。但是后来,我越来越多地听到人们无奈伤感地唱着《无言的结局》;越来越多地看到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同心结爱者们最终形同陌路;而女伴们在一起小聚时开始越来越多地抱怨:“‘他不像以前那样爱我了。”“他现在怎么变成这样?”“真的好怀念我们刚刚相爱的时候。”……我不知道是我太浪漫,还是这个社会太现实了。但至少我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平凡的日子像一副显微镜,爱情的任何一点瑕疵都无处遁形、在劫难逃,这样的考验比千难万险更令人手足无措,步步惊心。

我很敬佩父母那一辈人,他们大多是相濡以沫白头偕老的。作为他们的儿女,我们应该感到万分庆幸。我的母亲也会向几个女儿抱怨说父亲除了读书看报,啥也不会,让她为这个家操心操了一辈子。我打趣地问母亲怎么没想到重找一个,母亲冲我一瞪眼说:看你说的什么话,你爸也就这些缺点,能让的就让呗,要不怎么过日子。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才真正懂得母亲这句话的深刻含义。爱情的天敌,是时间,是岁月,爱情要战胜时间和岁月,靠的是温情而不是激情,要的是宽容而不是占有,需的是忍让而不是要求。否则,岁月无敌,怎么来得及等到老?留住青春和美貌又有何用?而在我们今天这样一个一切都显得匆匆忙忙的现代社会,爱情似乎日新月异起来。我的一位做DJ的朋友曾鼓动我写一首现代爱情歌,就叫“爱情快餐”。他说:“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爱情就像一份快餐吗?快速解决问题,这一顿吃饱再说。”我不能否认他的观点,因为确实有不少人是这样待薄感情的。但如若不是存心要自欺欺人的话,我为他们感到不幸,为他们不甘心。毕竟,“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实际上已经是退而求其次,因为不能够天长地久,所以只好珍惜曾经拥有。这不是潇洒,是无奈的忍痛释怀。相信没有哪一对真心相爱的人,是不期望爱就爱到底的。那么,当岁月流逝、时过境迁,生活慢慢将我们的爱情一点一点改变的时候,我们不要轻言分手。也许改变的只是爱的形式,而爱的初衷并没有改变。比如行动代替了语言,完全真实自然的放松代替了要在对方面前维持最佳状态的坚持,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代替了风花雪月的浪漫……这时候,爱情会在彼此的宽容中扩大,一部分凝聚成亲情,那是血肉相连、息息相关的更亲密而不可分割的感情,是爱情的另一个境界。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人不少,但真正能享受并维护这个境界的人也不算多。所以《圣经》里给爱的定义是——恒久忍耐。如果你爱一个人,那么就永远忍耐他的一切,反过来,如果你恒久忍耐一个人,那么你一定是非常非常地爱他。这样的理解或许有些绝对,但我真的认为在诸多爱的定义之中,这是最为贴切的。

现代人完全没有资格轻视传统的爱情,就像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生活的人越来越向往原始森林一样,现代科技越发达的社会越渴望温情。所以我依然幻想当我老了、容颜破损不堪时,仍然听见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一直爱我到死。

有一首许多女孩子、女人都很喜欢的歌,叫《最浪漫的故事》——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集点点滴滴的欢笑

等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你依然把我当成你手心里的宝

第一次听的时候,我觉得很幼稚,很想笑。第二次听的时候,我很安静。第三次听的时候,我的泪水流了下来。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想到过、听到过比这更浪漫的事。

不知许多、许多年以后,是否还会有人记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最古老最浪漫的誓言。

(杨继民、史学军摘自1998年2月24日《北京青年报》)

(作者:苏 拉 字数:223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