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送来一道永恒的虹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是班上最不起眼的学生:平平的成绩,平平的长相,毫无特色地湮没在众多的同学中。我不爱外出,除了上学便大多呆在家里,在房间里看书,爸爸留下了一书架的书,看累了我就趴在窗台上想很多很多事情,往往想

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是班上最不起眼的学生:平平的成绩,平平的长相,毫无特色地湮没在众多的同学中。

我不爱外出,除了上学便大多呆在家里,在房间里看书,爸爸留下了一书架的书,看累了我就趴在窗台上想很多很多事情,往往想得出了神。

爸爸在我懂事没多久的时候就去了香港,一年半后他回国和妈妈心平气和地分了手,此后便毫无牵绊地移民到了澳大利亚,我每年的生日都会收到他一封例行公事的短信,附带一笔数目可观的美金,而我也例行公事地扫上一眼,然后把这些东西锁进抽屉。

妈妈不恨爸爸,我也不恨。然而在成长的日子里却一次次地想起妈妈凄然的笑容,还有那句话——“世上没有永恒的东西”!太多太多的东西是骗人的了。我对自己说。无论怎样坚固怎样牢靠怎样被修饰得冠冕堂皇的事物,随着时间的风化,随着昔日的一去不返,现实轻轻一碰,就粉碎了。

初中毕业,我以平平的成绩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新的班级里,我依然保持着自己默默无闻的形象。我想就这样平平淡淡地活下去,友情又能代表什么?出类拔萃又能代表什么?

我只相信自己。

然而有一件事使我产生了变化。少女的敏感使我觉得总有一双眼睛在注意着自己。那是坐在后面的一个男生,长得不帅但个子很高,不活跃也不沉默寡言,人倒很朴实。

我没有对这双眼睛的注视产生反应。直至有一天放学时突然下起了大雨,毫无准备的同学或在教室里大声谈笑,或焦灼不安地等着家里送雨具来。我一个人站在走廊上,数屋檐滴落的水珠。

这时我看见那个男生向这边走来,手里拿着一把伞,模样似乎有些踌躇。

我心里怦然一动。他是……打算把伞给我?

我就这么呆呆地站着,看着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喀,嗒,屋檐上的水珠滚下来一滴,又是一滴。

“小樱!”我一愣,听见冒雨赶来的妈妈的呼喊,刹那间心里竟有些失望。转身跑去,我又转过身来,向同样愣在那里的他做了个“谢谢”的口形。

这件事并没有在我们之间产生什么微妙的变化,日子依然平静地流逝着。一年过去了,又是一年。高二第一个学期开完散学典礼的那一天,他走过来约收拾书包的我后天一起出去玩,我答应了,爽快得连自己都吃惊。

这次看似平常的相约居然令我兴奋不已,那天早晨我穿了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想了想又带上家里的照相机。

天公又一次不作美地下起倾盆大雨,到达目的地骑单车的两个人已是浑身精湿,却是一样的兴高采烈。

“还记得上次那场雨吗,也是这么大,我本来还想送伞给你的。”

“我不是说过谢谢了吗?”

“说了吗?我没听见。再说一次!”

“谢——谢!”

我头一次发现,自己的笑声原来也很清脆。

雨停了,草叶上的露珠闪着金光。

“看,彩虹!”

我们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蓝天中嵌着的那道五色桥。

男孩突然开口说:“下个学期,我可能要转学去北方……”

我惊异地望着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回到这里来了……”他低下头,踢开一块小石子。“老实说,我一直觉得你和别人不同,虽然你很少说话……”

“虽然我对你了解不多,可我总觉得每个人都应该生活在蔚蓝的世界里……所以,我希望你快快乐乐,日子过得就像这彩虹一样,多彩而美好!”

又是好几年过去了,一个秋天的下午,我抱着个大纸箱半跪在房间里收拾着搬家要带走的东西。此时的我已经从一所师范院校毕业,在本市的一所中学任教,孩子们都喜欢我这个活泼而又开朗的老师,在我身上几乎找不出昔日那个孤僻女孩儿的半点影子。

抽屉底下压着一个已经有些泛黄的相册,我一打开它,就看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男孩的笑脸。也许时间真的可以洗刷掉很多东西,我已经想不起男孩的名字了。

但是我却记得那道彩虹。真奇怪,在那个雨过天晴的早晨里转瞬即逝的彩虹是那样清清楚楚地现在眼睛,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在一本初中语文月刊上,我看过这样一段:

“虹对桥说:‘我的大姐,你的生命比我长久。’

‘你那么美’,桥微笑着回答:‘你在人们的心中必然是永恒。’”

普普通通的一则寓言,却令我泪流满面。

你那么美,你在人们的心目中必然是永恒的。谢谢男孩,他把一道永恒的虹种在了我的心里。

(摘自《青春潮》1996年第12期)

(作者:铜 星 字数:190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