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吃的苹果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弗莱明的基因农场新出品了一种苹果,他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午餐会来庆祝,半个镇子的人都来了。人们看着一个个形状、大小、颜色完全一样,和口红一样鲜艳,和梦露的身材一样性感的苹果,赞叹不绝。只有老福克斯一言不发地吃着苹

弗莱明的基因农场新出品了一种苹果,他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午餐会来庆祝,半个镇子的人都来了。人们看着一个个形状、大小、颜色完全一样,和口红一样鲜艳,和梦露的身材一样性感的苹果,赞叹不绝。

只有老福克斯一言不发地吃着苹果,在人们欢快地跳舞、喝酒的时候,这位镇上最出色的老果农对弗莱明说:恕我直言,你的苹果长得很性感,但吃起来可没什么味道,你看,皮太厚,口感太软,没有什么人肯花钱买这种货色的。

弗莱明微笑着回敬道:我敢跟您才丁个赌,在一年之内,我的苹果能摆上全州的餐桌。

福克斯撇着嘴离开了午餐会。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自己被苹果包围了,电视里、报纸上、超级市场的货柜里,全都塞满了这种性感的苹果。有一个电视广告最让他喷饭:一群女拉拉队员在扭屁股,屁股淡出,一排苹果淡入,然后有个男人用诚实的声音说这些是“最好吃的苹果”。者福克斯想,让他们闹去吧,谁会吃这些难吃的塑料呢?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弗莱明的性感苹果销路好极了,老福克斯出门做客,发现每一家的餐桌上都摆着这种苹果;人们探望朋友也不再送鲜花,而开始流行送性感苹果;圣诞节的时候,大家甚至把苹果挂在圣诞树上当装饰品。老福克斯小心翼翼地不去碰弗莱明的苹果,但是有一天,他的老伴却把满满一篮提回家来了。

“天哪,我不知。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把这难吃的骚贷带进家门广老福克斯发火了。

“喂,老头,尝一个吧,”老伴说,“现在大家都吃这种苹果,好像没有什么人说它难吃呀。”

“哼,我种了六十年苹果,知道什么是好的。快把弗莱明的漂亮妞拿走吧,给我换个结结实实的小姑娘回来!”

“可是,外面现在只有这种苹果在卖呀。你不知道吗?现在全镇、全州的果园都只种这种苹果了。”

“什么?那脆生生的巴顿将军呢?那水汪汪的弗吉尼亚美人呢?那比巧克力还甜的朱丽叶三世呢?天哪,这些好孩子,难道我们要把它们抛弃?”

“谁让它们长得不好看呢?”老伴嘟囔着。

老福克斯发誓说,他一定要种出真正好吃的苹果。

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有人发现性感苹果并不好吃。但是他们已经忘了以前的苹果是什么味道了,既然每个人都知道这是“最好吃的苹果”,他们就想:可能苹果这东西不对我的口味吧。越来越多的人不吃苹果了,但是他们总能收到别人送的苹果。既然大家都这么喜欢苹果,看来苹果还是个好东西,他们也就照例送苹果给别人,从来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这时,弗莱明也不失时机把性感苹果的广告词改了,广告词有两个版本,一个是“送给他一个小美人”,另一个是“送给她一个大帅哥”。

这一年,老福克斯的巴顿将军、弗吉尼亚美人和朱丽叶三世终于结果了。他把它们送给朋友们吃。经过他的耐心解释、亲身示范甚至赌咒发誓,满腹狐疑的朋友们终于相信了这是苹果,并且最终爱上了这种好吃的东西。

老福克斯走遍了每一个果园,把自己的种子送给他们,但是每一个果园主都告诉他:他们只种弗莱明的性感苹果,因为人们只买这一种苹果。

老福克斯只好守着自己的一小片地,每年种出的苹果还不够自己的朋友们吃,

性感苹果的广告仍然无所不在,它的销量仍然好得出奇。人们把它当作送人的礼物、玻璃柜里的饰物、孩子的玩具、宠物的饭后水果、学校的手工课原料、抗议活动的投掷物,等等等等,人们几乎都离不开它了。还有一些美术家用它发明了“果雕”,一些前卫音乐家甚至把它制成了打击乐器。但是,几乎没有人想起来去吃它们了。

又过了很多年,人们已经彻底忘记了苹果的味道和用途,但是他们仍然在买弗莱明的苹果,并且把它送给朋友。

百科全书里的“植物”及,“食品”目录中已经找不到苹果,它被归于“工业”卷之“轻工产品”一集中。弗莱明家族仍然控制着全国的苹果工业,性感苹果的广告词已经变成了:我的情人,时刻相伴。

小福克斯家的几棵老苹果树仍然能结出苹果,在一次轻工业博览会上,他把他的巴顿将军、弗吉尼亚美人和朱丽叶三世带去,并和朋友们当众把它们吃了下去。

第二天,《艺术家》报报道说,一群行为艺术者昨天表演了令人激动的吞食苹果,表达了人与工业的某种神秘关系。 ‘

而《新经济》杂志则尖刻地评论说,几个乡下青年带来了一些设计丑陋的小玩意儿,他们竟天真地把它叫做“苹果”,向弗莱明的工业帝国发起了可笑的冲击。虽然他们勇敢地把它吞了下去,但观众们显然把这看做一场马戏表演。

(曹社强摘自2002年3月25日《厦门日报》)
(作者:刘禹州 字数:194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