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说真话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昨天晚上,我太太拿电话帐单给我看:“瞧瞧,儿子在我们去欧洲的时候,打了多少长途电话,”她指着其中一项,“单单这一天,这一通,就打了1小时40分钟。”“什么?这还得了,”我立刻准备上楼去说他。可是,才站起来,又坐下了,我想自己

昨天晚上,我太太拿电话帐单给我看:

“瞧瞧,儿子在我们去欧洲的时候,打了多少长途电话,”她指着其中一项,“单单这一天,这一通,就打了1小时40分钟。”

“什么?这还得了,”我立刻准备上楼去说他。可是,才站起来,又坐下了,我想自己在气头上,还是不说的好。而且儿子这么大了,我要说,也得有点技巧。

昨天晚上,我想了想,把话忍到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对儿子笑着说:“你马上回学校了,查一查资料,找一家长途费率最低的电话公司。”然后,又来个急转弯,“咳,其实你上博士班,恐怕也没有时间打,我是多操心了。”

“是啊,是啊,”他不好意思地说,“你是不是看到了我上个月的电话帐单?那阵子因为要回台湾,一大堆事急着联络,所以确实打多了。”

吃完饭,我很得意,觉得自己把要说的“省钱、少打电话、别误了功课”这些话,全换个方法说了,却没一点不愉快。

很多人说我讲话有技巧,其实我以前常说错话。

有一次,我拿起个题目请教研究所的教授,故做谦虚地说:“我真差劲,这种东西都不知道,您能不能告诉我?”

老教授看看题目,一下子脸红了,很不高兴地说:“我也很差劲,我也不知道。”

我发现自己的谦虚,成了对教授的讽刺。

说话真是大学问。美国的小学,甚至会教家长怎样对孩子说话。

小学三年级,学校告诉家长:

孩子的美术作品不够好,你不能说‘你画坏了’,而要说:‘你们想,是不是还能改进些?’而当孩子的功课做错了的时候,你最好别说‘你错了’。要很委婉地讲:‘你检查一下,有没有照老师指导的方法去做?’”

“永远不能伤害孩子的自尊,”学校的老师说,“如果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你都能用很正面思考的方式对待他,他将来也会以正面的方式对待别人。相反的,如果他从小接触的就是恶意的、否定的言词,他将来也会以‘负面思考’看这个世界。”

“用正面思考面对世界”,这是多好的一句话啊。我发现生长在不同环境的人,遇到同一件事的时候,确实可能说出完全相反的话。

当我刮胡子刮伤的时候,正面思考的人会问:

“是不是太赶了?刮胡子刮破了。”

负面思考的人会很戏谑地说:

“哈哈,小心一点,是不是被女人咬的?”

我真是非常不解,为什么我的美国朋友总用前面的方式问话,而我的同胞,却那么“异口同声”地采取负面的思考。

难道正如学校老师说的,我们从小听惯了负面的言语?

我相信西方社会在说话时的讲究,也是慢慢发展起来的。

很明显,早期西方许多文学家、政治家,被人传诵的幽默故事,从今天的观点,就有失厚道。

譬如当一个胖女人赞美萧伯纳,问他怎样保持身材的时候。萧伯纳说:“有个好办法,但是只怕你不会做,因为对你而言,‘劳动’这个词,实在太陌生了。”

又譬如当邱吉尔有一次喝醉酒,走在街上,被一个老女人骂的时候,邱吉尔说:“明天早上,我就不再是这个醉相;可是明天早上,你还是这么老丑。”

他们这些话,怎么称得上幽默?根本是一种恶毒的伤害。

倒是我最近在《读者文摘》上看到一个笑话,说得真好,大意是:

一个丈夫找东西找不到,叫太太帮忙找,太太一眼就发现了,于是指着丈夫的眼睛说:“上帝给你这么好的东西,你不用。”

丈夫笑笑,指着太太说:“上帝给我这么好的太太,我正在用。”

请问,那太太当时再忙,听到这句话,不是也会开心吗?

说话的技巧其实不难,最重要的是:要真诚地关怀。双眼看着对方,急话缓说、坏话好说、狠话柔说、大话小说、气头上不说。

你尤其要记得——

可以说人的不是,不可伤人的自尊。

可以公开地赞美,不要私下里责备。

(汪慧周红芳摘自《海外星云》1998年第8期)

(作者:刘 墉 字数:170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