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的错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那时候,我正在一所末流中专无可奈何地打发着我学生时代的最后时光。恬坐在我前面。恬的美丽和清纯常常是这个千余人的校园里男孩们最热烈的话题。而我,是这帮男孩中最平淡无奇的一个。我只能像许多的单相思者那样,以一种

时候,我正在一所末流中专无可奈何地打发着我学生时代的最后时光。

恬坐在我前面。恬的美丽和清纯常常是这个千余人的校园里男孩们最热烈的话题。

而我,是这帮男孩中最平淡无奇的一个。我只能像许多的单相思者那样,以一种特有的敏感和激情不停地为她写诗。一学期下来,已写满厚厚的一大本。我自然不敢拿给恬看,甚至连跟她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我所能做的,便是日日课上课下望着她楚楚动人的背影发症发痴。

第二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我为她写的一组诗出乎意料地获得了一家青年杂志的大奖。我自然激动万分。在同学们的一片欢呼声中,150元奖金翩然而至。

晚自习时从影剧院买来50张电影票,我一张张地送到同学们的座位上。我颇费了番心思地把恬的座位安排在我前面。我没有勇气让她坐在我旁边,然而,我也没有勇气不默默为她行注目礼。

将电影票放在她桌上的时候,我感觉手有些发颤,脸也发热,心跳得厉害。而恬连头也没抬一下,专注地看她那本枯燥的《工业统计》,似乎压根儿不知道怎么回事。下课铃一响,同学们兴高采烈地往电影院里赶,而恬夹起那本书若无其事地走了。粉红色的电影票随着她的衣袖漾起,轻盈落在地上。

我的心猛地一凉,像一下子沉到了冰谷底。一种说不清的滋味浸湿了我整个的身心,一种被轻视被侮辱感深深唤醒了我男子汉的自尊。

那晚,我烧毁了所有写给恬的诗,甚至那张获奖证书。在我看来它带给我的不再是荣耀而是耻辱。我暗暗发誓,要以自己的勤奋和聪慧来证明我是一个值得她爱的好男孩。

然而,尽管我将1.5的眼睛熬成了300度,以满腹的才情熬成了学校师生皆刮目相看的人物,恬却依旧仿佛不知道她后面坐着的那个名叫阿源的男孩。她依然静静地迎送着每一个美丽的清晨和黄昏,以灿烂的笑容编织着她一个人的世界。

我感到一种失败。一种痛彻心肺的失败。我也曾一次次地劝慰自己不能为一个女孩而活着,也曾一次次发誓,忘掉她,去追求更崇高的东西。然而,每当她的倩影不经意地落入我的视野,我便不再是我自己。我也因此而调了座位,但最终仍以看不清黑板为由返回“原籍”。

转眼到了第四学期。这是我们学生时代最后的一百多天。班上的每个人都变得宽容友爱起来。班上的几对在学校三令五申的禁令中执著生存的鸳鸯更是形影不离。恬也似乎大方多了,免费赐予班上那帮追求者许多甜甜的笑,有几次还牺牲周末,陪他们逛逛,吃吃夜宵,看看电影……然而她依然是骄傲的公主,没有谁真正进入过她的世界。

我和她依旧没有交往,然而,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怎样地爱着她。

莺飞草长,紫燕翻飞的季节。学生时代的最后一次运动会在学校新修的田径场拉开帷幕。一向柔弱恬静的恬居然报跑3000米,一下子成了学校爆炸性新闻。

比赛开始前,恬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如瀑的长发剪成了齐耳短发,更衬出那张脸的清秀与生动。墨绿色的运动衣紧裹着她健美的身段,更溢出一股青春气息。一瞬间,我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她灿灿一笑,像面对一位熟识的朋友,说:“你文笔好,给我写篇广播稿,加加油,怎么样?”

至今,我仍描绘不出自己当时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也许今生今世不会再有第二次。我只觉得心里猛然间盛满了无限的暖意,眼角甚至有一点发涩。

还有最后四百米。恬仍在第五的位置,距第一名有将近五十米的距离。班上所有的人都快喊哑了嗓子,我的心仿佛被吊在半空中,紧张得无从下落。这时候,广播里响起了播音员甜美的声音:“计统一班的美丽天使,愿你的胜利成为大家一生中难忘的回忆……”整整播了三遍!

恬竟奇迹般地冲了上来。超过第四,第三,第二,在最后不到十米远的时候,恬终于咬牙第一个冲到终点。

班上所有的男孩几乎发了疯。许多女孩拥着一身汗水的恬哭成一团。一向老成持重的班长冒着可能受处分的危险放了一挂5000响的鞭炮。我倚着绿色栏杆,望着碧澄如洗的天,好半天不知道干什么好。

此后,一切又都像没发生过。我们不再有任何交往。日子飞逝而去,忙复习忙考试……班上的气氛时而热烈时而沉寂,欢快中透出淡淡的悲伤。

最后的分别无可抗拒地到来了。我默默地站在校园那个恬无法注意到的地方,目送她身着清澈的校服,穿一双洁白的舞蹈便鞋,提一只鼓囊囊的大包,笑盈盈地蹬上那辆开往她家乡的客车。车扬起一天的灰尘,缓缓驶出绿色校园……我终于艰难而坚定地举起我的手,挥了挥……

不久,我回到家乡的小城,在一家小小的厂子里做了一名普通职工。在艰苦而单调的日子里,我过得充实而孤寂。我依然写我的诗我的散文,做我的文学梦。内心深处,我仍是忘不了恬。在许多的梦里,她晶莹的笑脸总是挥之不去。

二十二岁生日前夕,我出乎意料地收到一纸贺电。没有地址也没有落款。只写着:12月20日楚天电台吉祥鸟会带去我最衷心的祝福。

会是谁呢?在激动不安的猜测和等待中,12月20日12点30分,“朋友,你好,”主持人刘虹甜润的声音终于响起。第一首,不是,第二首,仍不是……

整点新闻过后,刘虹的声音忽然充满忧伤。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心一阵狂跳。她说:“今天一个远在深圳的女孩向洪湖的男孩在这里要了一首《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她说了,阿源,作为一个有才气的男孩子,你并不聪明,你太缺乏男子汉的勇气和自信心了。如果当初,甚至是离校的那一霎那,你亲口对我说些什么,也许,今天我就会陪在你身边为你亲自燃起22支生日蜡烛了。你终究是没能理解一个也如此深爱你的女孩……”

“这一切都过去了。如今的我已不是从前那个甜甜的女孩了。不久,我将结束我两年艰辛的打工生活,成为一个优秀大男孩的新娘。对你,我唯有祝福,但愿今生今世,你过得比我好……”

音乐骤然响起,我的心像猛然让人用刀扎了一下,一阵痉悸。泪水,晶莹的泪水,一颗颗滚落在我冰凉的手指上,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那一首《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在我十平方米的小屋里弥漫着,弥漫着,为我这段铭心的恋情打上一个永远无法完美的完整的句号。我将咀嚼着它,走过我漫长的人生之旅。

(子秋摘自《倾诉沧桑》)

(作者:郭 鲲 字数:260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