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教我学赚钱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做一个把知识转换成产业的教授老板1993年夏天,我走进了心驰神往的麻省理工学院。90年代初的MIT,三分之一的教授拥有自己创办的公司。我深深地为之震惊了,MIT让我看到了知识和商品的完美结合。我的导师劳斯先生就是一位两

做一个把知识转换成产业的教授老板

1993年夏天,我走进了心驰神往的麻省理工学院。90年代初的MIT,三分之一的教授拥有自己创办的公司。我深深地为之震惊了,MIT让我看到了知识和商品的完美结合。

我的导师劳斯先生就是一位两栖“知本家”:他既是大名鼎鼎的科学家,又是身家数亿美元的企业家。劳斯先生给我上的第一课,就是知识经济的启蒙课。

“你足想当古典科学家,还是做现代科学家?”劳斯先生开门见山地问。

我第一次听到这么新鲜的名词,不明其意。

“是这样的,古典科学家就是那种埋头在实验室里做学问的纯粹科学家,现代科学家嘛,喏,就足像我这样,把知识转换成产业的教授老板。”

看我有些发愣,劳斯先生说,“挺新鲜是不是?这可是我的发明!说罢哈哈大笑。

受到劳斯先生的启蒙,我便用心观察,在MIT,所有人的追求已不是知识本身,而是把科学和技术商品化,最终实现它的经济价值。几天后,我答复劳斯先生:“教授先生,我愿意像您一样,做一名现代科学家。”

劳斯先生对我的表态很满意,双手一拍,“好!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必须从现在开始:一边学习、一边打工,先到我的公司来吧。”说到这里,他用手势特别强调了一下,“不过,这是暂时的。注意,打工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积累经验!”

打工经历帮我叩开麦肯锡的大门

从此,我既是劳斯先生的学生,又是他的雇员,我跟他在研究室里钻研一个个新的课题,然后把所得的知识拿到他的公司加以检验。我忽然想起了毛泽东他老人家说过的名言:教育必须同生产实践相结合。3年过去了,我顺利通过了MIT的硕士论文答辩。同时,我已是劳斯公司的一名高级工程师。如果继续在劳斯公司干下去的话,我的前途一定不会差,但我不安于现状,也是为了应付今后更激烈的竞争,我考取:了哈佛的MBA。

在哈佛深造,我更加注重知识的实际应用,也就是工作能力的培养。于是,我选择了全球最著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作为我的“实习基地”;

我拨通了麦肯锡人事部的电话,自报家门后,表明了我的应聘意图。对方很客气地问,“请问先生来美国以后,除了在MIT和HU读书,还做过什么事?”

当得知我还在劳斯公司做过工程项目的主管时,对方很感兴趣,同意我去面试。

第二天一早,我把“行头”收拾一新,直奔麦肯锡。走进麦肯锡的人事部,主管经理跟我谈了不到三分钟的话,就微微含笑、点点头。我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成了麦肯锡的一名雇员,没有丝毫的惊心动魄,真是有点儿不过瘾。

事后我才知道,麦肯锡的人事经理之所以那么爽快地收下我,足劳斯公司的那段经历帮了我的大忙。

经历也是一种“知本”

麦肯锡果然名不虚传,出自于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的博士,在这里比比皆是,许多人具有双重世界名牌大学的学历。他们对自己的工作都很有兴趣,深信通过自己的努力,能为客户带来最可能大的收益。我在麦肯锡学到了很多知识,也增长了不少的见识。比如,他们从不对外透露客户的名单,为自己,也是为了客户的利益。因为那都是一些全球赫赫有名的跨国公司,是公司取之不尽的财源》每年,这些公司都向麦肯锡交纳至少8位数以上的咨询顾问费,心甘情愿地交,从不需催讨。仅此一点,足见麦肯锡的不同凡响。

麦肯锡是一家非常全球化的企业,希望自己的员工能有全球观念,能用统筹的、全方位的视野看问题。加入这样的公司,不仅可以拓宽我在企业管理方面的视野,而且在实践的过程中,我能得到更直接更有价值的指导和培训,获得更多的经验。

工作上的高起点,制度上的高标准,迫使我像宗教徒一样,虔诚地学习麦肯锡一切先进的东西。我终于拍拖了我的第一个客户,这是德国人在美国开办的一家机械制造公司,连续3年严重亏损,正处于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

受命于危难之际,我特别尽心尽力,这是我来麦肯锡的第一仗,只能赢,不能输。一开始,我颇费一番口舌才说服德国公司,支付麦肯锡高昂的咨询费是有价值的,与将来的收益相比,咨询费低得简直微不足道。

按照麦肯锡的工作程序,首先是诊断,其次才能开出建议性的方案。在取得对方的信任以后,我为德国公司预测未来市场的发展方向,审慎地分析了产品的结构和销售渠道,以及产品未来的潜在需求。我与德国公司的代表进行面对面的接触,建立了良好的彼此信任的关系。在此基础上,我帮助他们制订了公司未来发展的战略。经过小规模的试验后,再进行大规模的全面实施。我提出的咨询方案见效了,德国公司转危为安,终于走出了困境,在美国市场上一帆风顺。这个结果既在我的意料之中——我为此付出了百倍的努力,也在我的意料之外——一个正确的咨询报告竟然能拯救一个濒于倒闭的企业。

通过这个项目的实践,我第一次找到了自信——一种自尊自强独立于美国社会的自信。

为别人打工,为自己积累经验

在麦肯锡做满3年,我也拿到了哈佛MBA的学位证书。

麦肯锡有一个不成文的原则,员工在为客户做顾问的时候,身份只能足顾问;如果想介入企业的实际操作,那就必须先离开麦肯锡。简单地说,在麦肯锡,员工只能做场外指导,而禁止上场比赛。这就意味着,麦肯锡的员工想取得更大的发展,惟一的出路是“跳槽”。

事实上,有资料显示,麦肯锡的“跳槽者”可谓前赴后继,其中,有不少人后来都成了“正果”。从这个角度看,麦肯锡真是一个出色的国际企业管理人才的培养基地。在美国优秀企业家的行列中,IBM的现任最高执行官郭士纳,原来就是麦肯锡的一名雇员。

现在,留美的中国学生流传着一句名言:为别人打工,为自己积累经验。

是的,打工是一种积累,经历也是一种财富。我在麦肯锡打工3年,就为自己积累了一定的“知本”。

今年春天,我以走出哈佛为标志,完成了在美国的全部学业。我面临着人生的又一次重大选择。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继续在麦肯锡做下去,而且不用3年,我就会成为麦肯锡的一名资深员工。但是,我不想在一棵树上吊死。这时,我的MIT导师劳斯先生给我打来电话,直截了当地说,“我想聘请您做劳斯公司的总经理助理。”他许诺我年薪30万美元。

我婉言谢绝了劳斯先生的美意,我想趁年轻多积累一种新的经验。凭着我在麦肯锡的工作经历,多家著名公司有意聘我。

最后,我接受了美林银行的聘用,起始年薪10万美元。这个报酬比劳斯先生给我的少得多,但我相信,美林会给我更有价值的“回报”,那就是,名企的打工经历,是非常难得的“知本”。
(作者:阿波罗 字数:282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