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铃声里的财富与人生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打电话的礼貌是获得交往尊重和商业与合作伙伴的第一步。英语中无论是商业和工作电话,还是私人电话都是彬彬有礼,首先便把人际交往和合作的摩擦减少到了最低限度。比如,一句“Hello,thisisSmithorSMcompany,couldIspeak t

电话的礼貌是获得交往尊重和商业与合作伙伴的第一步。英语中无论是商业和工作电话,还是私人电话都是彬彬有礼,首先便把人际交往和合作的摩擦减少到了最低限度。比如,一句“Hello,thisis Smith or SMcompany,could Ispeak to Mr.Robert,please?”就让接电话者非常乐意听电话,或者即使对方要找的不是自己,也乐意帮助对方找人和留下信息。可是也有相反的情况。

一位推销员打电话推销,对方一接电话,他就问“你是谁啊?”客气一点的回答他,“你找谁?”不客气的要么反问一句“你是谁啊”,要么就啪地挂上电话。经过几次教训推销员就学乖了,先报自家姓名,再提找谁。推销也就方便多了。

一位撰稿者总想找报刊老总和负责人推销自己的作品。电话打过去,“我找你们总编或副总编!”接电话者客气点的问他有什么事,不客气的就说总编不在,更不客气的啪地就挂上电话。几次过后,他也悟出了点什么。打电话时就自报家门,然后说有一篇关于什么主题的稿想请教一下责任编辑.自然他就获得了责任编辑的电话和姓名。再经过与责任编辑的一番客套和交流,希望编辑指导和帮助。最后撰稿者便源源不断地上稿。

打电话和接电话虽然事小,但事情和财富却能失之于电话或收之于电话,下面就是各式各样的电话故事。

一个电话失掉一笔大生意

一个广为流传的电话故事是:瑞典—家五星级饭店的一位值班经理,一天早晨上班时还未吃早饭,便外出买一份早点。就在她外出的15分钟内,一个国际长途打来要与她的饭店谈一项国际会议预订住房。客户在10分钟内间隔3分钟打了两次电话,都没有人接,客户便认定这家国际著名的五星级饭店其实名不副实,于是把一笔百万美元的会议住宿合同让给了五星级饭店对面的一家四星级饭店,而后者正是前者的竞争对手,原因是客户一打电话给后者,铃响两遍便接通了。

世界上的事情真是无独有偶。与上述瑞典五星级饭店相似的是发生在京城一家著名F公司的事。F公司的市场部副经理通过朋友关系认识了东南某省的一个政府机关,后者想买进一批价格较便宜但质量可靠的组装电脑(即攒机),全面装备该政府机关和下属的几家单位,加上电脑和网络配套设备,总价值约250万元。初步意向达成后,F公司市场部副经理留给了对方两个电话号码,等待政府机构的最后决定,然后签订正式合同。 过了两天,政府机关负责采购这批IT设备的副处长何亮打电话到F公司。第一个电话没人接,他又接着打第二个电话。第二个电话倒是有人接,但何亮副处长问某经理在不在时,电话里突然传来一声咆哮:没事你瞎拨什么电话呀?真他妈捣乱!何亮一听,顿时气得手直打哆嗦,脸色由发红到发紫,马上挂下话筒。他心里翻江倒海般地思忖,有这样素质员工的公司,未必是做生意的最佳选择。于是两天后东南某省政府机关的这笔生意就与F公司同处京城一个街区的X公司做成了。而X公司恰好与F公司是商场竞争的老对手。

F公司的市场部副经理知道后,心里好不生气,不仅找到朋友责备,而且直接向东南某省政府机构“兴师问罪”:初步意向都有了,为什么转眼却与F公司的老对手“秋波暗送”,做成了生意,太有点不顾商业道德了。但是F公司知道事情真相后才觉得,责任在自身。接电话的那名员工那天很忙,而且因私事心情不好,听不清南方口音,就误认对方打来的电话打错了,还火气冲天地吼了对方两句,“烦着呢,别理我!”一个小电话失去了一笔大生意。

那名员工自然因此而丢了在F公司的饭碗,不过F公司从此有了一个死规定,无论谁接电话都必须平和、耐心,不得有丝毫的粗暴和不耐烦,即使对方无礼和死缠硬磨。按理这本该是生意场上的常识,但F公司不得不从头做起,对员工的培训也不得不像培训小学生一样做起。

电话响几次去接才好?

在美国好莱坞或演艺圈供职的人,尤其是那些大腕演员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接电话秘诀:电话响第一次绝对不能去接,至少要响两次或两次以上才能去接,尽管你估计或你盼的正是这个电话,因为多半是请你担纲演出的电话。如果铃响一次就按,要么显得你太沉不住气,也太没谱,要么是你正闲着没事干.而没事干也正说明了你不是当红明星,即使有导演想请你演戏,也不会给你好角色,即使让你演角色,也不会给你高报酬。

不知这样的说法是否属实,而且接电话要响几次之后才接,确实没有一个定论,但铃响几次去接电话却真的与能否做成事情有关。

广告公司文案李娟与某高校讲师王连生正在热恋中,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实质性阶段.但因为几件小事起了矛盾,双方爆发了一场大争吵,然后是长期的冷战,谁也不再理谁。李娟当然不会低下自己公主般骄傲的头,主动给王连生打电话。王连生不愿主动找李娟的原因则是怕找她后对方不理睬,闹个没趣。双方都觉得自己的条件很好,也都有共同的心理,觉得又不是找不着对象,因此冷战就持续下去了。

王连生的朋友为他出了一个主意,如是男人,你应当主动。选择一个你们过去默契的联络时间,打个电话试试。听一听几遍铃响后她接电话就知道她心中还有没有你,这场危机还能不能挽回。晚上11时,在他们熟悉的时间,王连生拨了一个电话。第一声铃响后,对方迅速抓起了电话。王连生一声“喂,是我!”李娟竟抽泣起来,“我以为你再也不打电话了!”结果是,双方和好如初,并在两个月后进入洞房。新婚之夜王连生说:“如果那天铃响三遍以后你才接或者没人接,我们就没戏了。但是第一次铃声就听到了你的声音,而且……我心里便有底了,原来你心里不仅有我,而且……”李娟撇撇嘴说,“看把你美的,我也想过任你响多少遍铃也不接;或者三遍以后我才接电话,那就是我把你排除在外了。只不过嘛,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完双方紧紧拥在一起。

铃响一次与四次的结果

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一个电话打到利伯曼的家,邀请他当副总统候选人。利伯曼听到第一遍铃声就拿起了话筒,果然是他期待的电话。他激动得连声说,我早就期待这一天。而且在戈尔尚未在民主党内宣布时,利伯曼就提前宣布了他将作为副总统候选人参加美国总统大选。不知是利伯曼盼望心切接电话太急了,还是戈尔与他本身运气就不佳,反正他们两人是以微弱票数败在小布什和切尼手下。但是下面的事情就真的与电话相关了。

铃……电话铃声刚响,陈演员就拿起了听筒。“喂,哪位?噢,是张导演啊,我正在等电话,怎么要让我出演……好好好,太棒了,我这就过去。”陈演员两天后与张导演及剧组签约,成为《我心依旧》剧组的一名配角。

铃……铃……铃……铃……“喂,噢,是张导演啊,对不起,我刚回来,拍几个镜头忙到今天早上三点。什么,要让我演角色,恐怕忙不过来。等一个月后再定行不行,我这边的活还完不了。什么,可以两边兼着。这样行吗?没问题?那,那,只有试试,不过我还得考虑考虑,还要跟这个剧组导演讲一下。”这是杨演员与张导演的电话。一周后杨演员与张导演签约,演二号主角。

《我心依旧》剧组拍摄要完成时,陈演员与杨演员可以深谈一些问题了。话题自然转到了报酬上。陈演员一集戏报酬5000元,而杨演员一出戏;15000元。陈演员心里实在有些不平了,尽管是个配角,但与演第二角色的杨演员报酬差距这么大,也太不公平了。还是杨演员传授给陈演员经验,以后接电话可不能铃响一次就接,而且更不能一听说导演邀请演出就迫不及待。这跟谈生意一样,如果你急于出货(出卖自己的演艺),对方就会狠命压价,-尽管你的货的确货真质好。

同样,北京一家心理咨询站对接电话的承诺是,铃响三次保准有一个温柔的应答,如果没有应答,将追究员工责任。这家咨询站之所以做出这个规定是因为里面有个小插曲。在此之前,有一些客户打电话咨询,铃响三次以上也总没人接电话。于是顾客愈来愈少。咨询站负责人亲自做心理调查,而且把这当做一个心理项目来研究。对相当数量的顾客调查后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在市场经营中,最好是电话铃响两次就有人应答,最迟不能超过三次。否则就会在顾客心中留下这个公司经营不善、散漫,懒惰的印象。

(万裕摘自《中国大学生》2001年第6期)
(作者:张田勘 字数:344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