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宸自述:来自沙漠的风也醉人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穆罕默德出现在我18岁的梦中2001年7月21日,我企盼已久的一天终于到来了。去卡塔尔不能直达,在马来西亚吉隆坡转机,又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停了一小时,先到达阿联酋首都迪拜,最后飞机终于降落在卡塔尔首都多哈机场。这个行程

穆罕默德出现在我18岁的梦中

2001年7月21日,我企盼已久的一天终于到来了。

卡塔尔不能直达,在马来西亚吉隆坡转机,又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停了一小时,先到达阿联酋首都迪拜,最后飞机终于降落在卡塔尔首都多哈机场。这个行程真长真曲折,让我回想起我与穆罕默德漫长的异国婚恋。

那时我才18岁。

1994年6月,我们在距吉隆坡1小时航程的沙壤(ShahAlam)参加亚洲青年锦标赛期间,他向我自我介绍道:“我的名字叫穆罕默德·阿尔一墨迪亚奇,来自卡塔尔。”阳光闪过他的牙齿,使他的牙齿竟然白得耀眼。

有一天,我早早结束了“战斗”,静静坐在户外藤椅上,享受着一时的轻松。那是斜晖脉脉的傍晚,游泳池里水波柔柔地荡漾,远处一个影子坐在池边。不知为什么,我离得很远,却一下辨认出那就是穆罕默德——他那天输了棋,名次跌出三甲,情绪相当低落。他忧郁的神情,好像触及到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终于我还是鼓起勇气,走过去冲他笑了笑。

第二天穆罕默德主动来问,你的笑容是不是代表“不要难过,还有明天”的意思。我非常惊讶,自己只是淡淡一笑,他居然百分之百领会。不知不觉间,与穆罕默德有了更多接触,他非要学习中文的“我爱你”,拗不过,我只好充一回老师。没想到对于这句话他简直是天才,学了两遍就字正腔圆。我不禁为自己的循循善诱倾倒,高兴地夸奖:"Yes,Yes,我爱你”……话一脱口,才意识到可能上当了,手和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他的嘴角却挂上了意味深长的一笑。

离别的日子来临。刚走到电梯口,穆罕默德却出现在电梯里,他走到我面前,一句话不说。电梯又一次到来,突然,他伸手拉住我的手指……天啊,这电光石火的一瞬如此突然,本能的惊慌让我下意识地迅速抽回手,,立即踏进电梯里面,逃也似的说了声“再见”!

大多数棋手都走了,原本热闹的住处冷清下来。第二天,经过底楼的大黑板时,我们的翻译都颖突然前仰后合地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这个男孩真逗!真逗!”都颖指指大黑板说。我一看,那黑板上赫然画了一颗被箭穿过的红心,旁边填着醒目的一行字:Coodbye China!(再见了,中国!)红心的底下有一只高脚玻璃杯,接着从红心上流下来的滴滴鲜血,而落款是Qatar(卡塔尔)。

我满脸的羞涩又满心的喜悦。

那天夜里,我第一次梦见一个男孩:穆罕默德笑容浅浅,一颗流星落在了他的眼里,照得四周一片灿烂。我明白,那一刻在电梯口随时间停住的,还有我的一颗心。

娶一个女人的承诺

出行李磨蹭了近50分钟,我与接机的老公隔着玻璃窗遥望,彼此都有点矜持。见到我他没有久旱逢甘露般欣喜,却是一副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紧张兮兮的样子,好像我们不是新婚的小情人,更像是被人介绍第一次相见的陌男羞女。

我此时才注意到他的装束。老公身着过膝的白色长袍,长长的白色头巾从后脑勺披下来,垂至后心,头巾上箍了个粗黑线绕着的圈,在脑后拖着一条好似麻花辫的黑绳,绳子的最尾端垂下若干须须。他脚穿一双黑色牛皮拖鞋,好像是我送的那双。这种装饰使他像个“沙漠王子”。想起他说的“就娶一个女人”的话,我就站在路旁捂着嘴巴格格地笑。

亚锦赛之后我和穆罕默德开始通信。穆罕默德的第一封信,认真地介绍自己是“三穆”:“来自穆斯林国家,生在穆斯林家庭,是个穆斯林。我爸爸只娶了我妈妈一个女人。”我看了偷偷笑。

我开始了解他,走进他的世界。他比我大两岁,生日却小我一天,所以同样是双鱼星座。他起先在大学里念工程机械专业,而后转到了航空专业,打算当飞行员。

至于下棋,他挺有天分,14岁就代表国家男队参加奥林匹克团体赛。在卡塔尔和整个阿拉伯世界,他是最有前途的棋手,有望成为阿拉伯历史上第一位男子特级大师。

他不时打电话来。第一次接到电话,我几乎什么都听不懂,还需要都颖翻译,于是我们的每一句话都会变成两句。通话时间长了一倍,他就会多付一倍的钱,

1994年6月,我戴上了亚锦赛的桂冠,同时也获得参加世界青年锦标赛的资格。我到巴西参加世青赛,穆罕默德却出人意料地现身,原本他说他无法来参赛的。那次在饭店里遇到他,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告诉我,为了筹钱,他卖了手表,就为了想在20岁的时候参加最后一次世界青年锦标赛,也想来看看我。被他卖掉的那块“欧米茄”,是他第一次得到阿拉伯冠军的礼物,其意义比价值更宝贵。我想,如果不是电话费的缘故,他也绝不至于卖掉手表,不禁心中百感交集。

最后一天捧了奖杯,我和穆罕默德就没有了拘束,可以畅快地一起散步了。巴西四季常绿,我们就坐在沙滩上听海唱歌,看浪潮奔过来又退回去。他拾了一根长树杈,在沙滩上耐心地写阿拉伯字母,写一个读一遍,我也就跟读一遍。我们又在沙滩上作画,也许是为了“报复”我那几日比赛疏远他,他故意气我,一本正经地说,将来他娶两个老婆,而且很公平地对待;你一栋房子,她也一栋房子,你一条项链,她也一条项链:你一辆车,她也一辆车……绝对的公平!他还在沙滩上画上两栋房子。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我却分明看见了他眼底狡黠的笑意。他是阿拉伯人没错,但他受的是西方教育,早接受了一夫一妻的思想。我才不生气呢,生气就上当了。

他说,喜欢看我下棋,因为我总是在战斗,总不放过任何的机会。而且,自从我12岁在罗马尼亚夺冠,他就注意我了。那年他14岁。

来自双方家庭的压力

来卡塔尔,我就想看看穆罕默德生长于斯的土地,看看他的家。当然,他的家人也想看看来自中国的儿媳。我能够走人他们的世界吗?

来到穆罕默德的家,已经是晚上11点。那是一幢不显眼的房子,掩映在两棵茂盛的大树之间。推开雪白的镶玻璃的木门,激出一阵清脆的风铃声,一家人正在等候。这时我也觉得有点疲惫,他的父亲很快就发现这一点,赶紧嘱咐人去煮了碗面条。我注意到,他们的动作多少有一点慌乱,很想仔细多看我一眼,却又怕唐突了我。



穆罕默德的家人为我们布置的房间是阿拉伯式样的,拱形的窗配上雕刻的花纹窗格,泛出古老的神秘气息。床头柜和梳妆台上都布置了一些男孩女孩拥吻的摆设,在全被装饰成粉红色的床上,两个心形的靠垫让整个屋子备加温馨。

吃饭是件很有趣的事,主菜一般都是烤羊、烤鸡、烤鱼,配蔬菜沙拉和米饭,明显地综合了阿拉伯周边国家的风格。他们都是以手取饭,喝汤时才用调羹。我起先也不习惯他们的吃法,后来被慢慢同化了,发现饭前洗手、饭后洗手漱口的习惯,反而比平常更干净卫生。

我父母怕我不习惯异国风俗。当他们知道我遇上穆罕默德后很不高兴,根本不希望我今后的老公是个外国人,何况穆罕默德还是阿拉伯人,对此我无力解释。在我父母亲的眼里他们的女儿是最棒的,棋下得好、人长得美、个子不高不矮,只有最出类拔萃的男子才配得上。在他们的观念里,女儿应该专心下棋,将来念书……等到功成名就的时候,再邂逅—位天之骄子,那才是理想中的爱情和婚姻。可是,他们忽略了爱情的偶然性,爱情并不是可以安排的。爱的力量最伟大,我相信足以克服一切肤色、信仰、语言的差异。

家里的亲戚也都很快地知道了这件事,反对的队伍也越来越壮观。穆罕默德也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他的家人也都反对,认为我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还有很多其他的理由。无论如何,当我爱上穆罕默德后,家里增添的只是更多的烦恼。

一次打电话时我对穆罕默德说:“为什么我们的爱这么痛苦?”穆罕默德说:“或许是我们的爱太美丽了吧,所以只有痛苦够了才能得到。”

我的母亲是聪明的。她希望我换个环境,去站在新的角度审视自己的爱情。她想到了让我去念书。

1995年5月,母亲去拜访当时的温州教委副主任董辉,再一次询问,像我这样的运动员是否还有机会上大学。刚好就在同时,清华大学胡显章副校长作为在浙江省区招生的负责人,来到温州教委商议招生事宜,胡显章副校长说,清华大学逐渐也开始培养一些有特长的学生,诸宸是世界青年冠军,条件在国家教委规定的范围之内,上清华大学深造是有可能的。

事情很快有了眉目,我将在新学期成为清华大学中文系的本科生。母亲以为,也许在大学里,我就会忘记穆罕默德。而她的这一招也确实打动了我。上大学一直是藏在我心底的美梦,母亲即便是再不理解我,但她毕竟也是最了解我的人。1999年,我在清华转系学经济管理。但穆罕默德在我心里已抹不掉了。莫斯科的奥林匹克赛,成了我与穆罕默德再续前缘的地方。

穆罕默德在夺得两次奥赛男子第一块金牌之后,被评为20世纪阿拉伯最佳棋手,在卡塔尔颇有英名。有人甚至提议为他建一尊雕像,或者劝他和王室联姻,其英雄人物的地位可想而知。在他们的风俗里,陌生男女尚且不能答话,他敢于和一个中国女子恋爱,付出的勇气和代价比我更多。即使面对家庭的不同意,他的态度也极其坚决:“除了‘诸诸’,我谁也不会娶。”

我很希望和穆罕默德长相厮守,以夫妻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可是,我周围的人会接受吗?父母最最疼爱我,尚且与我龃龉,其他人将说什么呢?婚姻毕竟是世俗的东西,得不到祝福,就会变成负担。况且我是国内有一定知名度的运动员,跨国的婚姻更容易引起新闻舆论的关注,对此我不得不谨慎从事。连与穆罕默德恋爱的事,也是尽量低调,国家集训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个“高级机密”。

我担心,把这样的秘密闷在心里,迟早会变成一个罐头,

成功结婚让我解下了包袱

我们到农场去玩。天渐渐黑下来,吉普车里响起阿拉伯舞曲,优柔欢快。我拿胳臂擦擦闷热的脸,眺望无垠的农田,屋前月亮宛如一片薄薄的不透明的玻璃。我的心随着舞曲悠悠荡漾……

在这儿很多天了。穆罕默德的话不算多,有时会深情地看着我问:“喜欢吗?”其余的时候他是缄默的,看着我玩,期待着我一次次的笑。我知道他在等待,等待我自动走进他的世界,去理解他的宗教和生活环境。他明白,牵我的手带着我到处走,未必就能让我感同身受,我需要的是时间。于是他静静地旁观着,等候着我内心的认同。我想起了我们的最终结合过程——

爱情、下棋、读书,都处在飘忽不定的状况当中。路漫漫天涯何处是尽头?我想要有个着落。穆罕默德说,既然你在承受痛苦,不如两个人一起来分担,嫁给我吧……

我不再迟疑,即便我们之间有再多的差异,即便我们的明天或许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也不能再等待了,再等我就要崩溃了。

2000年春天,我战战兢兢地到杭州找到浙江省体工大队的大队长崔胜芝,告诉他我想要结婚,并保证不会影响成绩。大队长真的很仁慈,他仿佛从我的眼睛中读懂了我的伤感,欣然同意了我的请求。棋队的领队薛辉也同意了,在我的未婚证明上签了字。我是多么地感激啊!我不是那种善于解说自己心灵的人,而他们也没有多问,没有担心我的男友是外国人,我或许会因此离开。我很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

我和穆罕默德在结婚协议书上各摁上一个指印,这一刻,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爱人!更令人感激的是浙江省体工大队的领导经过商议后送了我们一份最好的新婚礼物——房子。

成功结婚让我解下了包袱,我沉重的心灵轻松了一大块。

事已至此,我的父母便不再坚持反对。母亲永远舍不得自己心爱的女儿,可也希望女儿能够幸福。看见我和穆罕默德两人恩爱的眼神交流,父母也觉得心底软软的。我相信,其他人也会被感动的。

而这次到卡塔尔,我只是痛痛快快地玩,开开心心地笑。以后,我是真的可以轻装上路了。

想想今天,我和穆罕默德终于走到一起了。我很欣慰,这世界上也许很多东西我拥有不了,比如亿万财富,有些东西已经拥有,比如属于自己的知识,也许很多东西我能拥有,却注定要失去,比如世界冠军,而穆罕默德的爱,我能永远拥有,这就够了。什么是富裕,我的答案是内心的充实。钱再多又怎样?莫非戴满身的大钻石在大街上走?可……然后呢?

我和穆罕默德之间的差异很大,文化风俗、宗教思想、饮食习惯都相去甚远,其程度几乎不亚于中国到卡塔尔的地理距离。然而试想,黑和白反差多大?在棋盘上却能产生美妙的创作,所以“差距”不是问题。何况“差距”也有妙处,我的英语口语不算纯熟,因而即使有争执也吵不出什么内容。

我们更有许多的共通点,比如珍视爱情,热爱棋艺,具有棋手的特殊思维方式,喜欢幽默,喜欢旅游。用它们来架设桥梁,我们希望把两个人的世界连成一体。

直到今天,我依然可以闻到波斯湾海风稍带咸热的味道,还有吉普车上羊毛坐垫浓浓的气息。站在沙丘的峰顶上,前方是翠绿的海,后面是起伏无边的沙漠,落日孤圆,风时而在耳边抓痒。我们快乐地奔跑,从十多米高的沙峰上垂直向下跑,一脚一脚陷在沙里,笑脸被阳光衬得金灿灿的。海是美丽的,沙漠是美丽的,加上我们的笑,世界就足够完美了!

(作者:诸 宸 字数:540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