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是一种财富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在澳洲学习期间,校方经常安排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国家级的工业巨子、银行家进行讲座交流,有一些肺腑之言常常在我的脑海中回荡,有的甚至影响了我的工作方式与思维方式,合并在一起就使我的观察问题与处理问题的综合能力有

在澳洲学习期间,校方经常安排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国家级的工业巨子、银行家进行讲座交流,有一些肺腑之言常常在我的脑海中回荡,有的甚至影响了我的工作方式与思维方式,合并在一起就使我的观察问题与处理问题的综合能力有很大的提高。

一个周末,校方请来了一位老人名叫杰米,他衣着很朴素,始终都带着一种耐人寻味的微笑。杰米告诉我们:“三十年前,我是一个破产的电动机厂经理,太太领着儿子在法院通知我上法庭听候破产判决的那天与我离婚了……”

杰米讲了一个他个人情感失败的故事:“但是我并没有被这种失败的打击击倒,我破产之后没了房子,没了汽车,没了女人、孩子,没有了维持我正常生存的一切,为此我非常痛苦。因为昨天银行还向我微笑,今天就从我手上冷冰冰地拿走了房子;昨天还向我微笑的员工,今天就都拿了破产保证金走了。昨天还是我的汽车,今天就上了拍卖会。”杰米尽管还保持着微笑,但口语间已流露出了极度伤感和无奈、眼睛里滚动着泪珠。也许这是气质,是修养,也许这就是深沉:“昨天还和我一块同床共枕的女人,今天就带着儿子、女儿睡进了别人的怀里,今天我就要光棍一人去重新找一个能睡觉的地方!”

杰米起初不肯低就,最后还是睡在地铁的车站人口旁,从此在悉尼市又多了一位只能坐着“睡”在地铁人口处的男人。

杰米终于用手绢擦了一下泪水:“面对这些现实,我选择了一条路,捡破烂生存!每天背一大袋的可乐空瓶去卖,并且每天都要总结我一天的成功之处,分析我这天的失败之处,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一个很好的工作模式,而且一直保持到了今天!”

今天的杰米是何许人呢?

他是澳洲首富之一的工业巨子,JAAT集团公司的一号人物。令人惊奇的是,他起步所用的资金就是由他手捡破烂换回的,而且是从2700澳元发展起来的,今天已是约有58亿个人存款的富翁:“回顾我的成功,若没有那一次的破产打击,我是绝不会意识到一些决定我成功的因素,例如怎样面对打击和痛苦?怎样用痛苦与失败激励我明确奋斗的目标?怎样看待每一分钱?怎么样很好、很有效地利用好每一分钱,我需要弥补什么等等!”

杰米讲了一句他的名言:“痛苦与失败是我的财富,尽管我不希望经常拥有这笔财富,但我要永远利用这笔曾属于我的财富,为我去创造更多的经济资源!”

杰米是一个聪明的人,他是将痛苦转换成为动力,将不幸牢牢记在心中随时随地揭示自己去干好工作,那天我想起了列宁讲过的一句名言:“忘记过去,那就意味着背叛!”这是两个不同阶级的人物讲的话,但其中有一个很明显的共同点,那就是要珍惜自己灵魂深处的激励因素,同时还要每时每刻地运用这个因素去规范自己和鞭策自己,使自己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不再步入失败与痛苦的环境。

澳洲的教育体制是很好的,为了让学生能更深刻地掌握住这节讲座的影响,校方在讲座临近结束时,宣布了这么一个题目:

“我曾经拥有的痛苦为我带来了什么财富?”

美国学生第一个站起来,不假思索地回答这个问题:“我在16岁时就做了人工流产手术,很痛苦,为此我采用了防范措施,所以后来就没有再发生类似的痛苦,我认为是肉体上的痛苦教训了我,所以我后来聪明了,防范就是聪明的表现!”

我果真听见了一部分人的掌声。

“我是韩国人!”有一名韩国学生发言:“有一次我在中国北京旅游,见一块很漂亮的丝巾卖200美元,我问营业员100美元卖不卖,当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可营业员就同我商量,我一动脑筋就说不买了,没有走出几步营业员就追上来,劝我买他的丝巾,最后用20美元我买了一条我认为值200美元的东西。这是我把痛苦转移了。不知道中国营业员是不是意识到了他的‘财富’(经济损失)是怎么来的,后来我把这一点告诉了所有要去中国的朋友。我认为我把痛苦转移之后仍然能获得经济财富,更是一种财富!”

我不知道听众鼓了几分钟的掌声。但我足足瞪了那位韩国学生5分钟。我真恨不得剥了他的皮,可后来一想,国内也的确大量存在这种商业规则,怪谁呢?我向校方的主持人提议:“我们的讨论与杰米先生的演讲有偏差,并且有明显的种族歧视,建议暂缓这种讨论!”

从理论上而言,韩国同学讲的是事实,但我不能容忍这种方式与表达,我知道尽快制止这种误导,也许会得罪杰米先生,但我顾不了这么多,面对这种场景,杰米很大度地向我鼓掌:“崔先生,我从你身上看到了爱国之心,我很希望在我的公司里有这么一批人。因为爱国才知爱企业。”

“杰米,如果说痛苦就是财富,那么刚才的自尊心受到的伤害,也可以看成是一笔飞来的‘民族自强的动力财富’了?”我不想让我的激动影响了这节讲座的气氛,但出于本能,我还是克制不了自己的激动,因为不能保护好自己国家的名誉,怎么能很好地维护自己的个人利益?所以我补充说:“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这位韩国同学的观点是会改变的。因为中国正在向正规化、制度化迈进。中国的商家会严格遵循商业规则的,这是一个民族体现自身素质的基本条件。当然,如果你能提出更多更好的建议,我想你是在帮助中国人从痛苦走向幸福,中国的商人和管理者是不会忘记你的!”我像是一位政府官员。

那次讲座之后,我有好儿天都在沉思中度过。记得有位哲人说:“当你拥有一切的时候,你也就失去了一切!”的确,假如我们一些不法商人暂时拥有了一点“小财富”的时候,这些小商小贩们也就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条件。因为做事始于做人,不是吗?

在悉尼大学的讲演厅里,我曾同一位州立银行的董事长见过一面,当时这位澳洲的金融巨子曾坦诚地教了我一段今后发展、发财的“真经”,他说:“当一个人要想学到管理的技巧时,你必须要敢十失去天生的、原始的小聪明,而且是要从内心舍得失去这些会影响一个人日后学会做人、学会用人的天然阻碍观念……”

北悉尼倚山傍水、天水一色,风景极为迷人。在那里居住的都是澳洲的大富豪,家家的别墅前都是可以停游船的天然码头。从游船到居家地都是用空中缆车联接着;家用游泳池是必需品,多安置在后院:北悉尼的西侧有一私人停机场,有上百架私人小飞机,大大小小地放在场里。仅这些飞机上的任何一件小螺钉都比一个工人的周工资还要多,可见这些富人的富有程度。

由于所学专业独特,我们经常在北悉尼同巨富们交谈。若倾听他们成功的经历,没有人会隐去自己那最痛苦的创业岁月,就连他们要求孩子都有一点——家产的数目可以忘记,但祖辈、父辈的创业经历绝不能忘记。令我最难忘的一桩小事是应邀去杰米家做客的情景。杰米的小孙子很可爱、很天真,接人待物如同成人一样,但衣物上却有几件补丁,我们问孩子,“为什么要穿这样的衣服?”

“这些衣服是爷爷给的,我没有挣钱,我要穿好衣服就得到爷爷的工厂去干活,挣钱才能穿新的。”孩子不假思索的讲话却重重地冲击了我的思维。

杰米告诉我,北悉尼的人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孩子的衣服可以很旧,但绝不能脏:孩子的衣服可以很旧,但不能破”,而且很多人定期让自己的子女去自己的工厂干最脏、最累、最苦、最重的活,拿最低最低的报酬。这些富豪经常在酒吧聚会,让每家的孩子上台比赛演讲,比赛钢琴,比赛负重跑,把人生的苦难和遭遇尽可能地让孩子体味一番,让孩子自己选择自己的发展之途。

就是在这种环境与意识的教育下,很多富家子弟在上中学的时候就确定了自己的发展目标与奋斗方向,而且早早地做好了脱胎换骨的思想准备;就是在这种环境与意识的教导下,80%的子女已在美国、加拿大、德国、南非创办了企业,开辟了自己的天地。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将把自己成功的方式向下一代传递下去。

我告诉杰米:“痛苦并不是每一个人的财富,它只是那些自强不息者的财富。痛苦对那些感情脆弱的人,是一种致命的打击,否则在悉尼街头就不会出现体力强壮的醉酒者,就不会出现只吃救济金而不劳动的贪生者……”

(王惠珍摘自1997年1月11日《西安晚报》)

(作者:崔 淇 字数:332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