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根刺都有一个故事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某次,参加一个座谈会,到了之后才知道,主办单位邀请的理由是想找一个最命苦的人,而我是他们的当然人选。这样的理由令我为之失笑,当场提出抗议:“拜托!我一点都不命苦,反倒觉得我是天下最命好的人!”虽然不曾口衔金汤匙出

某次,参加一个座谈会,到了之后才知道,主办单位邀请的理由是想找一个最命苦的人,而我是他们的当然人选。

这样的理由令我为之失笑,当场提出抗议:“拜托!我一点都不命苦,反倒觉得我是天下最命好的人!”

虽然不曾口衔金汤匙出生,倒也不曾缺衣少食。父母爱我若手中瑰宝,特别是父亲。记得我已经长得很大了,他还经常对我说:“你是爸爸心上的一块肉!”大概如此说法仍不足以表示他的爱,还要再强调一句:“是心尖尖上的那一块!”

父亲说,心尖上的肉最嫩,最好。言下之意,是如何宝贝我这位娇娇女了。

从小,伶牙俐齿,反应灵敏,漂亮加上活泼,永远是引人注目的焦点,而我似乎天生具有说服人的本领,经常是足呼百诺,不论家里学校,一向是称王称霸。

这样的小孩,想不骄傲也难。弟弟妹妹到现在还常开玩笑说:“幸亏姊姊生病,要不然祸害几千年。”他们自认“从小是在姊姊的淫威之下长大的”。

这样的说法虽然夸张,却也不难透露出我平日的骄纵任性。如果从此顺顺利利长大,一路发展下去将会是个怎样的我呢?

母亲曾在一篇序文中形容我生病之后的改变,“我家老二的‘特长’变了,变成能忍,会让,她不但能忍受身体的疼痛,也能原谅别人对她的欺骗、侮辱、亏欠、恶言伤害。”

看来,还真是如弟妹们所说,“幸亏”我生病了。的确,疾病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再造工程。当一个人失去健康,时时面对死亡之威胁,你就会发现得失荣辱、是非恩怨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计较,当命运将你逼到绝境,自然滋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和信心。

能够活着,就是一种幸福,这是我最大的领悟。

有时我不免在想,倘若不是这场病,我会不会变成个女恶魔?我想起一位朋友吕代豪。

吕代豪足位牧师。在这之前,他是流氓、混帮派的老大、进出监狱的常客。

为了反抗管教严厉的父亲,他逃家辍学。年轻气盛、好打抱不平的个性,自然结交了一大帮狐群狗党。人学好不易、学坏却如急流放舟泻千里。

初开始,只是个到处白吃白喝的小混混;慢慢的,开始学会向店家、摊贩收取规费;再之后,胆子越来越大,敲诈勒索、抢劫杀人样样都来。每进一次监狱,段数就加了一倍。

在他生长的五股乡,那些看他从小长大的乡亲,把他当成凶神恶煞一般,避之惟恐不及,就连小孩哭闹,父母也会威吓说:

“小心,吕代豪来了!”

有一次,大概又是政策性的扫黑,他们这些列案流氓按照惯例移送管训,无意中看到警方公文,移送的理由只有四个大字“鱼肉乡民”。这四个字像根刺一样扎在他的心上,每每在夜深人静时,狠狠地刺他一下。

后来,他再度因杀人重罪关进监狱。在监狱里,在一位女孩(后来做了他的太太)锲而不舍地写信带领下,他受洗成为一个基督徒。为自己以往所犯的过错在上帝面前深深痛悔。

当时被判死刑的他向上帝祷告祈求,倘若蒙主饶恕,使他幸免一死,他愿把一生奉献给神。

上帝回应了他的祷告,死刑改判成无期徒刑。由于在狱中行为良好,因而提早假释,他也屉行对上帝的承诺,读完神学院后,成为一名传道人。

他决定回故乡传道,并不是“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而是因为他自觉亏欠乡亲太多,如今是他还债的时候

他的乡亲可不这么想,没有人相信他会改变。于是,有如时光倒错,现在轮到乡亲们讥笑他,辱骂他,朝他吐口水,扔石头,甚至有次—仁门传道时,被那家的老太太用棍子打出门,仿佛要把他们从前受到的欺凌再还给他。

他秉持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态度,他要用行动证明,浪子有回头的时候,杀人犯也可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做到了。如今,在五股,他是位受人尊敬的牧师,谁家小孩不学好,反倒有人会劝说:“找吕牧师辅导一下吧!”

有时候是几个字,有时候也可能是一句话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

许多年前,作家於梨华女士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她之所以走上写作一途,全拜一位老师之赐。

於梨华年轻时就喜欢文艺,一心想进台大外文系,可惜联考分数不够,分发到历史系。第二年,她想转系,拿着成绩单去见外文系一位负责的教授,教授发现她的英文分数并不理想,露出鄙夷不屑的表情,冷冷地说:

“你这种英文,也想来念我们外文系?”

说罢,把成绩单朝她脸上一扔。那一刻,混合着委屈、难堪、羞辱和愤怒的於梨华暗暗发誓,有朝一日。她不但要学好英文,而且要用英文写作。她要让那位老师后悔自己的有眼无珠,以雪今日之耻。

果然,她在美国不仅拿到了英美比较文学的学位,而且在大学里教美国学生写作。早期,她以留学生为背景的作品曾风靡在六、七十年代的年轻人中,成为岛内知名作家。

不过,提起当年那位老师,心中的怀恨己变成感谢,她说,要不是那场侮辱刺激了她的好胜心和上进心,恐怕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吧!

不知我算不算是位很好的倾听者,朋友总喜欢找我谈他们内心的事。

钱是位成功的企业家,手下拥有好几家公司。他的外表文质彬彬,有一种读书人儒雅谦和的气质,一点也不像刻板印象中商贾的模样。

钱出身寒微,童年的他时时处在饥饿边缘,他了解金钱的重要,下定决心将来要赚很多钱。高中一毕业就投入职场,他的聪明、机智、勤奋以及不错的机运,使他不到30岁就已经家财上亿,财富、地位,加上美丽的妻子、一位聪明伶俐的儿子,所谓的五子登科,样样具备,真个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钱说,那时候的他,眼睛是长在头顶上的,对人经常不假辞色、颐指气使,气焰之盛可想而知。

然而,就在20岁这年,心爱的儿子病了。他请了最好的医生,却始终查不出原因。看见儿子一天天消瘦委靡,生命逐渐抽离,他却无力挽救,心中仿佛有千万把刀在切割,第一次感受到人的有限和无助。没错,金钱可以买到最好的医疗品质,却买不到生命。

倒是儿子生病这段时间,许多亲朋故旧纷纷探视,或表达关心与慰问之意,其中包括一些久已不再往来,或平日不屑往来的朋友。尚有一位教友甚至发动他教会的弟兄姊妹为孩子祷告,让他感受到从未有的温情。

儿子走了之后,他的价值现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赚钱不再是他人生的惟一目标。他关心环保,热心公益,也经常暗地支持许多弱势团体,朋友提到他,都竖起大拇指。

时间已过去十多年,提起爱儿,仍不免潸然落泪。他告诉我,那是他心中的最痛。

我轻轻地说:“你知道吗?那也是你身上的一根刺!”

他一时不明白我的话,于是,我对他说了一个《圣经》上的故事。

在耶稣所有的门徒中,保;罗是非常特殊的一位,他不但有学问,有才干,也有统御的能力,是当时众教会的领袖。

可是保罗身上有根刺。保罗在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上并没有明说这根刺代表什么。许多解经家猜测,这根刺可能指的是保罗的眼疾也可能是指保罗的牢狱之灾。不论是什么,以保罗灵命之刚强,信心之坚定,他以“刺”来形容,可见带给他的痛苦有多么深切,以至于三次求告主,叫这根刺离开他。

不过上帝并未应允他,只告诉他“我的恩典足够你用的”。上帝之允许这根刺留在保罗身上,目的是恐怕他过于自高自大。以保罗当时的地位、声望,以及受信徒拥戴的程度,他是有资格虚荣骄傲的。上帝以一根“刺”提醒他,他既是神的仆人,就当柔和谦卑,成为众人的榜样和见证。

所以,保罗感谢他的“刺”,并且“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为保罗知道,他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可以靠主刚强了。

很多时候,我们身上也有这样的一根“刺”,或许是身体上的疾病伤痛,或许是家庭的变故不幸,或许是感情上的挫折,事业上的打击……“刺”很痛,刻骨椎心,可是只要我们接纳它,并且像保罗一样学会感谢,打开我们的心,仔细聆听内心深处最幽微的声音,一定会听到“刺”在告诉我们一些什么。

每刺“刺”都有一个故事……
(作者:(台湾)杏林子 字数:337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