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西兰,想喊“捉贼”不容易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老百姓有权捉拿小偷吗?最近在新西兰当地报上看到一幅漫画:一名歪戴着帽子、面色红润的小偷,神态自若地从一过路绅士口袋里摸出皮夹子,自言自语地说:“只管偷他290元好了。反正他不敢对我怎样,否则的话,我就指控他!”读者

老百姓有权捉拿小偷吗?

最近在新西兰当地报上看到一幅漫画:一名歪戴着帽子、面色红润的小偷,神态自若地从一过路绅士口袋里摸出皮夹子,自言自语地说:“只管偷他290元好了。反正他不敢对我怎样,否则的话,我就指控他!”

读者想必感到可笑:在新西兰,难道“捉贼”也会被指控?回答是肯定的。那么,老百姓有权捉拿小偷吗?回答是:除非他偷的东西超过了300元。君若不信,不妨摘录两例于此—

例一,2001年12月20日,汉密尔顿一刘姓华人鞋店店主发现一毛利人潜入商店行窃,刘店主大喊“捉贼”,并试图空手捉拿毛利小偷。经过一番激烈对抗,刘店主凭借自学的“中国功夫”,终于将小偷反手制服。刘店主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即令他的胖老婆打电话通知警察速来处理。不料警察未到之前,毛利小偷不甘束手就擒,遂奋力挣脱刘店主,夺门而逃。两分钟后,警察匆忙赶到。刘店主本着“捉贼”要紧的原则,急急告知警察,说小偷刚刚朝东逃走。刘店主以为早点告知小偷逃走方向,将有助于警察捉拿小偷。然而,令刘店主大吃一惊的却是,警察似乎对小偷脱逃并不感兴趣,不仅不去追缉小偷,反而一连追问刘店主如何能够独自一人捉拿小偷,有否使用暴力,对方是否受伤等等。那样子,仿佛刘店主捉贼完全捉错了。警察走了好久,刘店主还愣在门口,摸着后脑壳,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一个荒唐的梦。

例二,新西兰人喜欢养狗,但大部分人是养那种小巧玲珑、机灵活泼的小狗,当宠物。但也有人养又大又猛的狼狗,以作看家守门之用。然而,这些狼狗只能关在主人用栅栏围起的院内,只能对擅自进院的不速之客起警告和威胁作用的。否则的话,麻烦可就大了。

2002年3月31日,Papakura区一女事主家中所养的一只德国狼狗,为报主人豢养之恩,当两名窃贼擅闯院内准备行窃之时,该狗不仅拼命狂吠,而且勇猛过人,不但成功地阻止了小偷的盗窃行为,还咬伤其中一名小偷的腿部,给警察破案提供了极为有用的线索。该狗本以为立了大功,谁知它竟大难临头,让女事主伤心不已。

原来,事发后,法官根据案情报告,指称该德国狼狗“具有攻击人的危险性”,下令予以“人道毁灭”。因为新西兰《养狗法》规定:除个别情况下,如果其狗袭击人类致伤,必将该狗就地处死……

在国人眼里,捉拿小偷,不仅保卫了本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而且维护了社会的正义和秩序,实乃天经地义的事。

可是,在新西兰,一旦遭遇小偷,你可得掂量掂量,千万不能“手痒”,以致大打出手,不然的话,轻则吃一个官司、罚一笔钱消灾;重则坐一阵子班房,好好反省自己的“过失”。

身在他乡,知法懂法,乃头等大事

新西兰是一个非常平静祥和的社会,犯罪率之低居全世界前5名之内。这里的私宅多为木质结构,门窗特多,且全是玻璃镶嵌。十多年前,这里可以说是真正的“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的大同社会。但近年来,随着良莠不齐的移民潮的涌入和世界范围内的经济萧条,给这个“白云升起的岛国”多多少少带来了一些影响。小偷的增多只是这种影响在一定意义上的旁证。

也有人认为,小偷的增多是新西兰司法过于“宽泛”的结果。不管当地人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作为一名新移民,我深深知道:身在他乡,知法懂法,乃头等大事。

在新西兰,关于盗窃罪有两种,即普通盗窃罪和严重盗窃罪。

新西兰的刑法规定:一般老百姓,包括安全人员正当捉拿犯人是在下列两种情况中:一,在夜间,只有当警察请你协助时;二,在白天,捉拿犯人的尺度是,只有在犯人所犯之法,是会被判三年以上的徒刑或所偷之物其价值在三百元以上时,才能捉拿他。

按照这条法律,百货公司的安全人员在发觉有人顺手牵羊行窃时无权捉住嫌犯;特别是这些公司常年雇用的密探,即使发现有人行窃,也无权干涉,除非窃贼太贪,所偷东西价值超过了三百元。

也许有人会问:那么,在夜间或在特殊情况之下,老百姓可否捉拿犯人呢?比方说有人手持棍棒或刀枪闯入你的住宅抢劫,怎么办?这就牵涉到有关“自卫与自助行为”的问题了。

所谓自卫就是权利人在非常状态下,不受国家干涉,而于法律范围之内所做的防卫行为。对于权利的保护,近代各国法律都采用“公力救济与自力救济”两种方法。前者指的是以国家的权力实现私人权利;后者指的是以私人腕力实现自己的权利。

那么,什么又是“自助行为”呢?这里的法律界定,所谓“自助行为”,是指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在不受官署援助时,对于他人的自由或财产施以约束、押收或毁损的行为。权利的保护,应以公力救济为原则,但权利人在自己的权利被侵害,而时机紧迫,来不及请求公力救助时,可采取“自力救济”。但这种“救济”不可过当。防卫过当是要受罚的。例如,在夜间偏远地区小店,有小偷入侵,店主生命遭受威胁时,店主可以设法将小偷击昏或捆绑,但不可将小偷吊起来打成重伤,或因自己过度恐惧而将小偷打死。更重要的是,当事人在完成这种自助行为后,必须马上报警,决不能先关他几天再说……

这些法律条文枯燥而艰涩,可是,不管你是当地人还是新移民,只要你想在这里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只要你希望自己的权利依法得到及时的保护,你就别无选择,必须一字一句,对这些拗口的条文了解透彻。否则的话,自己吃了亏,还有可能被别人推上法庭。

个案分析:“小偷先生你真牛,偷了东西逍遥游。”

不久前,在罗坨罗瓦一百货商场里,一位看似文质彬彬的当地青年在购物时,顺手牵羊地拿走了一个价值200余元的电子字典。当他自以为没被人发觉而大摇大摆地走出商场时,不料,商场里两名“便衣”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在人赃俱获的情况下,该青年还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护,并拒不认错,还与两名“便衣”发生争执。两名“便衣”一气之下,将这名“偷哥”扭到经理办公室处理。

面对经理的问话,“偷哥”爱理不理。商店经理只好将其扣留。岂知,一场滑稽的官司立即打到了经理的头上。

“偷哥”的辩护律师血气方刚,他当天就向法庭提起异议,声称按照新西兰现有的法律,商场两名“便衣”的行为违反了人权法案,他们的做法是不被允许的。他们对受害人进行了“非法捉拿”。

商店经理万万没想到的是,法庭居然完全同意被告律师的辩护,认为只有警察才有权力捉拿小偷,商店人员没有权力捉拿人犯。因此,那名青年被当庭释放。

这项判决真是令许多人跌破眼镜。它打碎了华人平常认为“捉拿小偷乃天经地义”观念的认知,也使得那些专事顺手牵羊、小偷小摸的主儿误以为可以一偷走之,除非他倒霉地碰上警察大人。

其实,上诉法庭的判决意在提醒公民:捉拿或逮捕犯人的权力是受到严格限制的。

然而,这项判决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新西兰法律期刊》评论道:此次判决和一般人的想法与做法相去甚远。以前大家都可以捉拿小偷,现在一下子限制得这么严,搞不好捉小偷还触犯法律。对普通百姓而言,大家既恨小偷却又对此无能为力。

也许我们只能叹道:“小偷先生你真牛,偷了东西逍遥游。”不用说,此项判决冲击最大的应是零售商。他们认为,今后店里职员在处理顺手牵羊的小偷时,由于害怕触犯法律而对窃贼睁眼闭眼,这样一来,商店的损失无疑将会大大增加。

华人的对策:“先生,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对“小偷”问题有发言权的是那些港、台、澳及大陆通过商业投资移民过来的华人,而这一批人中与小偷有过“遭遇”的当数那些开店者。

比方,奥克兰东区一邓姓先生就为“小偷”的问题烦恼过。

邓先生开了一家杂货店,因为地理上和价格上的优势,生意一直不错。可是,去年以来,他的店里发生过多起“小偷”顺手牵羊的事件。原来,这家杂货店紧挨着一所中学。每到放学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当地学生到店里来,东晃晃,西逛逛,煞有其事地像在选购什么物品。可是,一旦店员不注意,他们就会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假装讨论要买一样什么东西,互相打掩护,把一包包零食装进了大书包。要是不幸被发现,他们就故意再走两圈,将窃物放回原处了事。

对付这种“小偷”,办法倒是容易想,只要在货架贴上一字条:“本店装有监视器!”或“你想顺手牵羊吗?那么,走出店门,走进牢门!”这样一般能够达到吓阻“小小偷”的目的。可是,邓先生店里还有一名奇特的顾客,他每次来都要逛上好一段时间,但在结账时却只买一二元钱的东西。

邓先生对此公很怀疑,就留心了一下。结果发现这位“谦谦君子”每次都会装一些10元左右的东西在衣服里。

邓先生不愿意过于刺伤他,但又不能任其下去。有一次,等结完账后,邓先生就请他到一旁,和颜悦色地问他:“先生,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对方一听,立即知道东窗事发,满脸通红,匆匆丢下一张纸币就走了。此后,这个先生再也没有光顾该店。

白云下的奇闻:一家7口全是贼

一些惯偷许是尝到了当“偷哥”的甜头,因而胆子越来越大。一周前,一桩新西兰司法史上最奇特的案子在当地大小报上被搅得沸沸扬扬。这桩无与伦比的偷盗窃案,涉案的七名罪犯竟是一家人,除了父子、兄弟外,还有一位是岳父大人。经办此案的律师也竟高达17位,案子审了6个月,一共传了600位证人,展示了700箱赃物,前后诉讼费总共超过250万新币(相当于人民币近1000万元)!当然这些费用全部由纳税人分担。最后一次开庭时,由于曼纽坎地方法院的场地不够大,只好临时借用奥克兰高等法院来进行。这一家7口,除了25岁的斯蒂文是个新手外,其余的人都是惯犯。他们总共有650个犯罪纪录,其中的328个是偷盗。此次他们一家7口,总共被控有247项罪名,大部分都是偷盗罪,2001年已被陪审团定为有罪。

这家人作案的对象是加油站及小的零售店,作案的时间多半是凌晨四五点时候,干一票或打劫一个店的时间前后不超过90秒。此次他们被法院起诉所偷物品价值约44.7万新币,在偷盗时被他们损毁的东西约值10.4万新币。法官判菲力甫蹲大牢13年半,判约翰12年半。其他成员5年、3年、6个月不等。新西兰偷盗罪,过去量刑最高的为9年,这次真是破天荒了。

新西兰的法律对小偷是过于“宽容”了。电视里有一则公益广告说得好:在自己家中,做你想做的事,是你自己的事;可是在外面,做你想做的事,你就必须考虑社会规范和人们对你的观感了。

(庄国栋摘自《海上文坛》2002年第7期)

(作者:聂 茂 字数:444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