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筷子,银筷子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998年7月,我怀着对荔枝的强烈向往,跟着陈远来到了广州。那时候,我天真地以为:广州是这种水果的产地,在那里买荔枝一定会像在老家的菜市场买白菜一样便宜。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男友陈远一直给我灌输这些思想,在他的嘴里

1998年7月,我怀着对荔枝的强烈向往,跟着陈远来到了广州。那时候,我天真地以为:广州是这种水果的产地,在那里买荔枝一定会像在老家的菜市场买白菜一样便宜。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男友陈远一直给我灌输这些思想,在他的嘴里,广州就像天堂一样美丽。

陈远是我在湖南师范大学同级不同系的校友,他学计算机,我学英语。1997年毕业后,我分到长沙县的一所镇中学当老师;而陈远更惨,他被分回老家衡阳的一所学校任教。陈远对分配结果非常不满,他不止一次流露出要辞职去广州闯荡的想法。为了说服我跟他一起行走天涯,他利用我特别喜欢吃荔枝这一嗜好,无数次“引诱”我说:“在广州,这些水果比大白菜还便宜!”

在陈远的煽动下,我渐渐地信以为真,以为在广州的街上能捡到不花钱的荔枝。于是,1998年7月,我们毅然辞了工作,并在最短的时间里领了张结婚证—这是在陈远母亲的强烈要求下办的,老人怕我这个准儿媳妇受不了广州的诱惑,生出什么变故来……由于工作一年攒下的钱全部交了单位的违约金,登上南下广州的火车时,我和陈远兜里的钱加起来总共只有1000元。虽然钱不多,但我们对未来却非常乐观,我甚至还缠着陈远到火车上的餐车里去吃了一顿昂贵的饭菜,以庆祝我们即将开始的新生活。

我发现情况不妙,是在到达广州之后。陈远在广州的同学帮我们租了一间房子,是个带阳台的单间,在石牌村。他把我们带到那里后,就伸出手找陈远索要帮我们垫付的400元房租。然后,这个曾被陈远视为铁哥们儿的同学就匆匆走了。

我打量了一下那房子,发现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东西都没有,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陈远看我一脸沮丧的样子,便一个人去附近的建材店买来了一块地板胶,铺在了地上。然后,他对我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买一床凉席。”说完就转身出了门。

陈远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就是不见凉席。我大惊失色,问:“这么热的天,你不会说就在地板胶上过夜吧?!”陈远说:“当然不会,你看,我专门买了一个手电筒,今天晚上,咱们去捡席子去!”看我一脸愕然,陈远神秘地笑了笑:“到时你就知道了,我们不仅能捡到席子,说不定还能捡个电风扇什么的!”

这天傍晚,我满脸狐疑地跟随陈远出了门。我们转了两趟车,终于来到了中山大学的一栋宿舍楼前。陈远指着黑漆漆的楼对我说:“我打听过了,这是毕业生住过的楼,现在他们刚刚离校,我想,里面肯定有我们要的东西!”我猛地一拍脑袋,想起去年毕业离校时,我们宿舍的几个姐妹争先恐后地丢弃不能带走的东西,那场景简直称得上壮观。而我自己就曾丢过一床凉席和一套棉被,现在想起来还挺惋惜的。陈远真聪明,居然想到来这里捡凉席!

我和陈远立即拧亮手电筒走进那栋楼里,瞪着火眼金睛一间房一间房地找了起来。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广州的大学生比内地的有钱多了! 我们毕业那会儿,最多也就是把难带的被子和书籍丢了。而现在,我们的脚下随处可见被丢弃的物品,品种丰富得让人吃惊—这个晚上,我们不仅如愿捡到了一床席子,还捡了一盏台灯、一对羽毛球拍、一台小电风扇、一个电热杯、一顶蚊帐和两块窗帘……

看我眉开眼笑, 陈远突然神情严肃地说:“林湄,有一件事情我欺骗了你—广州的荔枝很贵,要l0元钱1斤!我怕你不肯来,才故意骗你说这里的荔枝比大白菜便宜。现在,看在我让你白捡了这么多东西的份上,原谅我好吗?”

我狠狠地擂了陈远一拳!其实,一跨进那间空荡荡的屋子,我就知道我中了陈远的“圈套”,但“夫妻本应休戚与共”,我怎么会怪他……

在接下来的几个晚上,我们又“扫荡”了华南理工大学和广州外语学院的毕业生楼,在那里捡了两床棉絮、一台收音机、一面镜子,甚至还捡了一个书架……除了家具,日常生活用品几乎都齐了。

这时候,我们带的1000元钱只剩下500元了,如果我们再不找工作的话,恐怕就只有喝广州的西北风了。陈远每天都买一大堆报纸回来,然后把适合我们的工作标出来,再根据这些公司分布的区域做出详细的面试计划。每天早上,我和陈远就一人拿一张这样的计划表出门。怕我迷路,陈远给我做的计划表特别周到,他将乘坐的车、各公司的具体地址以及应聘这些公司的先后顺序全都做了详细的安排,令我好生感动。

陈远的理想职业是去计算机公司编程序,而我则想做翻译或到私立学校当英语老师。可不幸的是,这一年,广州的工作出奇地难找,我和陈远跑了几十家公司,却始终没把自己推销出去。虽然东莞有一所私立学校愿意聘我,但由于我不想和陈远分开,只好忍痛放弃了这份工作;也有一家保险公司看上了陈远,但陈远死活不肯答应,因为做保险跟他的专业相差太远了。

7月28日是我的生日,由于我和陈远都没有找到工作,我的心情很不好。早上,陈远把我们的钱都掏了出来,发现只剩下385.2元,想了一会儿,他说:“今天我们都不出去找工作了,给你过生日。”然后,他拿起那些钱就出去了。

大约两个小时后,陈远回来了,他的手里拎了很多东西:蛋糕、荔枝、面条、鸡蛋、番茄和油盐酱醋调味品,还有两双包装得极其精美的高档筷子,盒子上贴着的标价赫然写着:150元!我转身去掏他的口袋,发现里面的385.2元变成了180元!我一下子跌坐在地,眼泪飞流直下。我们只剩下最后的三百多元钱了,可陈远却花150元钱去买一双筷子!这日子还怎么过?!

看到我哭,陈远慌了,一边给我递纸巾,一边解释说:“今天你过生日,我想让你吃好一点,有什么不对吗?”我的火气瞬间爆发了,指着那双筷子说:“这种两块钱就可以买一大把的玩意儿,你居然花了150元,你是‘天下第一蠢’吗?”陈远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但他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他用我们从中山大学捡来的电热杯煮了一碗面条,并依次放进番茄、鸡蛋和各种调味品,然后端到我的面前,说:“吃吧!”

还在气头上的我哪里吃得下东西!我用袖子一拂,杯子倒了,里面的面条全淌到了地板上,陈远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赶忙跑去拿拖把。这时候,汤水已经迅速地在地上漫延开了,陈远手忙脚乱地用纸巾擦、用拖把堵……看到这种情景,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想过去帮忙将功补过,可自尊却使我不想这么快就向他低头,于是,我索性装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躺到席子上一个人生闷气去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吧,陈远把汤渍处理干净,又忙了一些别的什么,然后,我听见门“嘭”的一声响,他走了。我一骨碌爬起来,发现身边放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关于我为什么要买两双银筷子的老实交代:

林湄,我知道你还在生那两双筷子的气。今天是你的24岁生日,也是我们结婚后的第一个节日。当我早上醒来,看见满屋子的东西都是捡来的,心里非常难过。当时就想今天一定要为你买一件礼物,一件能够让你保存很多年的礼物,让它成为我们新婚的纪念。我首先想到的是戒指,可是你知道戒指太贵了,我买不起!当我在商场无意中看到这两双银筷子时,我知道我要找的就是它们了。我觉得筷子和婚姻很神似,虽然它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但在缘分的指引下,它们以两个为单位聚集在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相依为命、甘苦与共,谁也不能缺少谁。而银,更是一种高贵的金属,质朴、坚韧,用它来象征我们的婚姻,应该是最合适的。

我希望这两双银筷子能一直陪伴着我们,到银婚、金婚,等我们老得牙齿都掉光了后,就传给我们的子孙后代。

这就是我买下那两双银筷子的原因。当你看到这张字条的时候,我已经去保险公司上班了,我是不会让你喝西北风的,相信我,好吗?

陈远

我的眼泪狂涌而下,所有的委屈也被泪水冲刷得干干净净。我从角落里找出那两双银筷子,把它们紧紧地握在手中……

这天晚上,陈远回来后,我去煮了一碗面条,然后掏出那两双银筷子,说:“这双是我的,那双是你的。要不要做个记号?”陈远一把将我搂进怀里……

自从用上那两双银筷子之后,我和陈远就开始走好运。陈远在保险公司上班不到一个月,就顺利地做了一笔业务,赚了2000元佣金,而我也在一家出版公司找到了工作,专门翻译英文资料。我们顺利地交了8月份的房租,并且买了一个电饭煲。从此,我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安宁、幸福。

现在,4年过去了,我和陈远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陈远早就离开了保险公司,成了一家计算机公司的高级主管;我也转到一所中学任教,成了那里的教学骨干。去年8月,我们终于在天河区买了一个小小的一居室,结束了漂泊的日子。搬家时,那些捡来的家具和用品,我们一样也没有带走,而是把它们留在了石牌村的那个小屋里,希望它们能温暖另外一些打工兄弟姐妹的生活。而我和陈远惟一带走的,是那两双银筷子。只是,它们已经磨得发亮了,根本就分不清哪双是我的,哪双是陈远的……

现在,每当我独坐家中,看到风在蓝色玻璃后面跳舞,两双银筷子在筷篮里相依为命,我就会幸福地偷笑出声。

(万立卓摘自《打工》2002年7月上半月刊)

(作者:口述/林 湄 撰文/汤馨敏 字数:375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