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风景”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睡眠骆驼“请关掉手机和呼机,吃一些巧克力,带够买矿泉水的钱,穿一双结实的鞋,换上你最特别的衣服,告诉你的家人今晚不回家,明晚也不回家……”这是某俱乐部的“锐舞派对36小时”狂欢宣言。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城市有另外一

·睡眠骆驼

“请关掉手机和呼机,吃一些巧克力,带够买矿泉水的钱,穿一双结实的鞋,换上你最特别的衣服,告诉你的家人今晚不回家,明晚也不回家……”这是某俱乐部的“锐舞派对36小时”狂欢宣言。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城市有另外一些人,也告诉家人今晚不回家,然后订上一份快餐,喝上一杯咖啡,关掉手机和呼机,又回到电脑前,开始“上夜班”了。

在“快鱼吃慢鱼”的E时代,许多事情是不能等到明天再说的,有的工作狂甚至希望把明天的事情在今天就做完,所以,现在流行“两个八小时工作制”—白天的写字楼八小时:联络客户、调研市场、组织会议、沟通媒体、处理行政事务、协调员工工作进度……夜晚的八小时:搜集资料、分析市场、制定工作计划、梳理谈判细节、回复电子邮件……

尽管你凌晨三四点才开始睡觉,但早晨九点,你照样得打扮整齐、精神抖擞地准时上班,今天的工作在等着你去做。

那么,如何解决睡眠不足的问题呢?

这些超级工作狂们就攒到周末去睡!每逢周末,坚决拔掉电话线,关掉手机和呼机,然后深度睡眠20个小时以上,所以,他们管自己叫“睡眠骆驼”。

·咖啡座

“我不在家里,就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这是一位维也纳艺术家的名言。而对某些白领来说,下午也如此:他不在办公室,就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

一些白领把咖啡馆当成了“第二办公室”,他们喜欢午后到公司附近那家咖啡馆,坐在自己经常坐的那个靠窗户的位置,要上一杯不加糖的卡布基诺,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在这里研究客户资料,琢磨广告创意……所以继“人马座”、“巨蟹座”、“双鱼座”等12星座之后,又有一种星座叫“咖啡座”,用来比喻那些经常坐在咖啡馆里的人。

“咖啡座”白领还引用咖啡豆的加工技术术语,把到咖啡馆工作称之为“研磨”,即“研究”和“琢磨”。他们追求“诗意的栖居”,而在咖啡馆“研磨”,则是一种诗意的工作,这包括香醇的咖啡,精致的点心,迷人的音乐,幽雅的环境,浪漫的氛围以及舒适的坐椅……当然,咖啡里的咖啡因物质,还可以刺激神经,触动灵感,活跃思维,提高工作效率。“一旦咖啡进入肠胃,全身就开始沸腾起来,思维就摆好阵势,仿佛一支军队,在战场上开始投入了战斗。”

从1999年1月开始登陆中国的星巴克咖啡馆,迄今已在北京、上海、天津、杭州开设五十多家连锁店。星巴克的经营理念就是以“轻松闲适的气氛、迷人浪漫的味道、适合静思的环境、和谐的社交感觉”,创造介于家庭和办公室之间的“第三空间”。现在,泡星巴克已经和听爵士乐、看法国电影、读村上春树、游丽江古城一起,成为最“小资”的生活方式之一。就像中学生喜欢在麦当劳、肯德基做作业一样,白领们现在也把星巴克当做“第二办公室”。

·高级灰

“白领”这个词现在已经用滥了,甚至就连煮咖啡的服务生也叫“白领丽人”。所以,继“蓝领”、“金领”之后,现在又出现一个新的社会阶层—“高级灰”。所谓“高级灰”,按照时尚专家的解释是:“高级灰是一种以灰色为主色系的服装调子,它柔和,平静,稳重,不刺眼,不强烈,没有冲突,色彩内容元素是复杂而非单纯……高级灰的热衷者是生活在城市的有专业知识的、理性的、略带矜持的职业族,而且因为中高档时装多采用这种色调,消费得起高级灰的也是一批中高收入者。”

所以“高级灰”的大致轮廓应该是:穿灰色行政套装,拎大号公文包,脸上略带自信而又矜持的微笑,举止沉稳,为人低调,他们的身份至少应该是首席代表、项目经理、区域主管、行政总监、客户主任、人力资源经理、市场推广经理……

“高级灰”正以卓越的工作能力、优秀的综合素质以及丰厚的薪水,树立起新一代成功人士的标准形象。

·小资

目前的城市,就存在着这样三种社会群体:大款、中产阶级、小资。从教育背景来看,小资基本上是大专以上文化程度,而且往往是文科专业。他们不一定会攻读MBA,但一定会说“英语900句”。

从职业分布来看,小资基本上出自公司行政系统的白领阶层,而不太可能出自技术开发系统和市场营销系统。进入小资队伍的还有形形色色的自由职业者,比如那些时髦的SOHO族、广告人、平面设计师、自由撰稿人、独立摄影师。当然,或许还可以加上那些搞音乐、办杂志以及开咖啡馆的那一小撮儿文化人。

小资不但具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而且还具备相当的艺术素养,所以凡是讲究“与毕加索喝咖啡”、“与莫奈赏花”、“与雷诺阿共进下午茶”、“与凡高共品葡萄酒”的那一部分人,大致都可以划入小资队伍。

新一代小资白天分散在大大小小的写字楼,夜晚集中在酒吧、咖啡馆、西餐厅密布的“小资一条街”,如北京的三里屯、上海的衡山路、广州的淘金路一带。从规模上看,今天的小资已泛滥成灾。

现在,网上已经出现了《小资生活》网页,杂志上已经出现了《我是小资》栏目,活跃于广州一带的“微酸沙龙”和“缘影会”就是小资。后者的会员是—“一群热爱电影的人,他们喜欢收集影碟,追逐电影资讯,被电影感动,试图揭露电影制作的神秘面纱”。“微酸沙龙”则经常策划一些酸溜溜的主题活动,比如“玫瑰+音乐+情诗”、“愚人节的婚礼”、“英文鸡尾酒派对”之类。这些人的特征是—“单身, 受过高等教育,有正当职业及稳定的收入,微酸”。

“微酸”,这正是小资的化学属性啊!

·雅特士

写字楼的电梯里,走出两位先生—第一位,深灰色的杰尼亚西服,考究的领带,用摩丝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发型,身上飘着淡淡的CK香水味,脸上略带自信而又矜持的微笑……第二位,学生气十足的圆领T恤衫,松松垮垮的卡其裤,乱蓬蓬的头发,耳朵上挂着一团耳机线,漫不经心地嚼着口香糖,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如果说第一位先生是雅皮士,那么,第二位先生就是标准的雅特士了。

雅特士,英文“Yetties”,IT的白领阶层。当然,也可以包括所有高新技术领域的工程技术人员,比如:软件开发、网页制作、系统分析员、数据库技术总监、Java操作系统主管、技术支持工程师、电子商务项目经理、程控交换系统工程师、CAD/CAM工程师……他们的工作性质表现为“人机关系”,包括设计、编程、试验、调试、检测、维修……

21世纪商业竞争的核心是技术,而不再是行销。对于一个公司而言,产品的技术含量越高,对行销的依赖越小。也就是说,雅特士的作用越大,雅皮士的作用越小。于是,雅特士便成为薪水丰厚的“打工皇帝”。由于雅特士不喜欢穿西装,不喜欢打领带,而是喜欢穿轻松的、随意的、方便的圆领T恤衫,所以他们有时亦被誉为“圆领阶层”。

·“海龟派”

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曾经出现蔚为壮观的“留学生文学”,什么《北京人在纽约》、《上海人在东京》、《我的财富在澳洲》……当时,成功的公式几乎是:如果你想做个成功的女人,那就做个《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如果你想做个成功的男人,那就《娶个外国女人做太太》。

十年过去了,那些纽约的北京人、东京的上海人、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娶外国女人的中国男人纷纷从海外学成归来,因此他们被誉为“海龟派”。随着美国“9·11”以后的经济萧条和中国加入WTO之后的良好预期,“海龟派”将会出现回归高潮。“海龟派”带回了国际前沿技术,带回了国际先进管理经验,同时也带回了国际时尚潮流。有个笑话说,一天,某·com秘书小姐向CEO报告:“张CEO,《一网打尽》记者求见……”这位CEO急忙像硅谷那些“大男孩”似的,把双脚搁在大班台上,把整齐的头发弄散,并迅速剥开一片口香糖嚼着,这才发话:“OK,请进!”待《一网打尽》记者进来,这位CEO又急忙把吊儿郎当的双脚放在地上,抱歉地说:“不好意思,美国养成的坏习惯……”然后,紧接着便是那句熟悉的“我在美国的时候……”

“我在美国的时候……”是“海龟派”最流行的一句口头禅,据说,某CEO到某高校作演讲时,同学A和同学B还曾打赌:如果他今天不说“我在美国的时候……”同学A请同学B吃冰淇淋;反之,同学B请同学A吃冰淇淋。在热烈的掌声中,这位CEO终于走上讲台,他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我迟到了……”第二句便是:“我在美国的时候……”

“我在美国的时候……”大约相当于20世纪30年代流行的“我的朋友胡适之……”是一种荣耀,一种资本,一种身份。于是,那些只在唐人街端过几天盘子,混了个“克莱登大学”假文凭的“假洋鬼子”,也动不动就把双手插裤兜里唬人:“我在美国的时候……”

·F4型男

一位女孩子说:“我不是哈日族,也不是哈韩族,我哈F4!”她的日记本封面是F4,她的电脑屏保是F4,她的手机铃声是《流星雨》,她的T恤是印着《流星花园》剧照的“杉菜衫”,她的项链是“流星”系列,哦,还有,她男朋友的发型是“花泽类”……

“F4现象”甚至引起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关注。F4的经纪人柴智屏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F4如此受到欢迎,那是因为女性在日常生活中找不到浪漫的爱情。”

F4这个名字来源于“Flower”,意思是“花儿”,F4就是“花儿四人组”的简称。在汉语语境里,“花儿”一直是女性专用的词汇。但F4把“男人”与“花儿”对立统一起来,改变了传统的性别角色定位,建立了一种叫做“F4型男”的男性美学标准:玉树临风的身材,柔软的腰肢,飘柔的长发,白嫩的面孔以及略带腼腆的表情。他们像花儿一样美丽、妖娆、娇柔,甚至比女主角杉菜还要清纯、白嫩、婀娜多姿。

如果一定要给“F4型男”下个定义,那么,我们不妨说:他们是徘徊于男性与女性之间、逗留于成人与儿童之间的一种新人类。

呜呼,“F4战斗机型”的男人已经老了,一个如花似玉的F4时代已经来临。

·嗨一代

小甜心布兰妮唱了一首《跟你说声嗨》,所以刚刚进入青春期的新新人类现在流行“嗨”,比如—

“今晚你嗨不嗨呀?”

“我们一起嗨!”

“嗨”源于英文“HIGH”,原意为“高潮”。现在,“嗨”已成为新新人类一个动词,常常用来表现他们的激情和冲动,比如跳舞,他们就简称为“嗨”!

从最近一个时期来看,“嗨”似乎已经取代了以前的“酷”(COOL),也成为他们这一代的一个形容词,比如:“哇噻,好‘嗨’啊!”

据报道,施格兰公司目前已经为“嗨一代”特制一种“扮HIGH”的酒,名字叫做“30°骇”(“骇客”的“骇”),“30°骇”秉承施格兰代理的马爹利、芝华士等品牌的高尚品位,具有独特的烟熏橡木味,还有一些蜂蜜、香草和桂皮的香味—那么,让我们“嗨”一杯?

(刘述礼摘自2002年4月16日《重庆晚报》)
(作者:陈耀明 字数:466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