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网络中的“水手”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元月的一个下午,北京隆冬的阳光斜斜地照在瀛海威时空超市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一位中年女士轻轻地走进大厅,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她在寻找什么?……此刻,海淀区一幢高楼16层的一个房间里,一个17岁的男孩坐在轮椅上静

元月的一个下午,北京隆冬的阳光斜斜地照在瀛海威时空超市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一位中年女士轻轻地走进大厅,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她在寻找什么?……

此刻,海淀区一幢高楼16层的一个房间里,一个17岁的男孩坐在轮椅上静静地望着窗外,他在等他的妈妈回来。妈妈答应他一定会把那件礼物送到。为了这件礼物,男孩已经筹备了整整半年,他把这项行动叫做“水手”计划,而这项计划的核心就是那件“水手”的礼物,一件看不见的礼物。

漂亮的接待小姐走到中年女士面前。

“请问我能为您做点什么?”

“我想见见你们的经理。”中年女士说。

“哦,对不起,他正在和一家公司的代表谈判,有什么事情,也许我就能帮您解决?”

“谢谢,我必须见到你们的经理,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恐怕要等一段时间。”

“没关系,我可以等到你们下班。”想起儿子为这一天已经等了半年,她必须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她的儿子,在1996年的春天,遭遇车祸,车轮碾碎了他的双腿。从手术台到病房,短短的一条走廊,她仿佛已经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在十字街头的那一刹那,是她惟一的儿子的最后一次奔跑。一个刚满15岁的男孩从此不再有那个年龄最好的梦想和欢笑,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收拾起儿子最心爱的足球,挂在墙上无声无息的吉他和断了一只轮子的滑板,因为她要让儿子忘掉过去,重新面对生活。然而,在那段漫长的日子里,连她自己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的可爱的、英俊的,曾经带给她那么多骄傲的“小小男子汉”,现在却仿佛是一个终日坐在轮椅上不声不响的影子。

她甚至不敢和儿子过多的交谈,因为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这孩子的创伤藏在多么深的地方,每当她试图告诉他外面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时,她看见的不是勉强的挂在嘴角的笑,而是更为可怕的毫无表情,那本不属于孩子的隐约可见的绝望和痛楚让她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残忍,毕竟他不能再直接地感受到外面的一切了。

他的理想是当一名水手,因为他喜欢海,就在出事的前两天,他还作为慰问团的一员去盲童学校演唱郑智化的歌曲《水手》。就是这个乐观向上的男孩,却变得连回忆的勇气都没有。就这样一天一天枯坐在轮椅上。

半年之后,母亲决定改变这一切,毕竟他还不到16岁,不能让一个生命之花才刚刚绽放的孩子就这样凋零下去。保尔和张海迪能够做到的,她的儿子一定也可以做到。在征询一些朋友的意见之后,她决定给儿子买一台电脑。当时的中关村遍地都是电脑,母亲在经过一番选择之后,购买了一台586多媒体电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卖电脑的人说这种电脑预装了“瀛海威时空”,可以上网。

当她和丈夫把那台上网电脑搬回家,儿子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他依然蜷缩在他那间小屋,对家中发生的变化不闻不问。

后来的变化现在恐怕已经说不清了,无论是孩子还是妈妈都忘了从什么时候起,男孩开始越来越久地坐在电脑前,家里的电话线更多的时候是和电脑连在一起。他的表情也越来越专注,好像有什么东西总是在吸引着他,他开始有了明显的情绪变化,不再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人。有时候,他打开电脑,会惊喜地发出以前收到意外礼物时才有的叫声;有时候,他会失望地叹息;有时候,他甚至在跟电脑生气,自言自语地抱怨;有时候,他盯着电脑屏幕,长时间地冥想,不知道什么让他在思考。他也开始说越来越多的话。在饭桌上,他经常与父母谈论从“瀛海威时空”上捕捉到的东西,他还常常提起一些名字怪怪的人,谁谁是网络作家,谁谁的“花边”新闻最多,谁谁喜欢在网上帮助人,谁谁最活泼可爱,他说那都是他的网友,他并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也不知道对方的年龄和性别,但当他聊起他们的时候,又仿佛已经相处了很久,非常熟悉。

失去了双腿的男孩就这样在电脑网络中一天天长大,也一天天成熟。他拿起了落满灰尘的英语书,开始学习英语,他的英语水平已经达到了大学四级的水平,因为他的母亲是一位英语教师,在这方面他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在电脑网络里一般通行两种语言:一种是汉语,一种是英语,所以一部分网友以为他是中国人,一部分网友还以为他是外国人。

有一天,当妈妈下班回家,她发现儿子的情绪又有了很大变化,他又沉默不语,一个人出神。晚上,孩子没有像往常那样急不可待地打开电脑,进入“瀛海威时空”。他安安静静地坐着,突然对母亲说:“也许,我该工作了。”

“工作?!你?!”母亲有些吃惊。

“妈,您听说过玫瑰的故事吗?”

“玫瑰?”

“一个患了绝症的女孩。”

玫瑰的故事对瀛海威时空的网员们来说并不陌生,许多人也许并不知道她是一个从海南来北京闯世界的女孩,但却有很多人知道“瀛海威时空”里那间总是流动着爱心与温情的“情感小屋”,主持人(玫瑰)以女性特有的细腻和温柔吸引着瀛海威时空里所有漂泊、孤独的灵魂。做客的朋友们却丝毫未察觉,那位热情的女主人其实早已是一位病入膏肓的病人。她在即将告别这个世界时,选择了网络这种方式献出她所有的爱心。14天后,当“ROSE”(玫瑰)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时,“情感小屋”的人们还在等待,并且直到今天。“瀛海威时空”所有成员为了纪念她,保留了这个主持人空缺的栏目……

孩子讲完了玫瑰的故事。

“妈,以前我总是觉得命运对我不公平,为什么别的像我这么大的小孩仍然健康快乐地生活,而我却必须忍受这轮椅生活?可我看了玫瑰的故事,我现在知道,在这世上比我不幸的人有的是,我失去了双腿,可有的人甚至没有了生命,我想一个生命只剩下14天的女孩活得都比我充实,我……”

母亲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肯定地点了点头,充满了鼓励。

没过几天,男孩便告诉了母亲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他找到工作了!原来他的一位网友是某外企公司的一名经理,恰恰需要一名英文翻译,于是他便毛遂自荐,对方决定试用两个月,而他惟一的一个条件是:让他在家完成。

两个月后,一沓整齐的翻译稿通过E-mail传到了对方手中,他顺利通过了试用期。当那位网友和他商定工作报酬时,他出入意料地提出一个建议:您不必支付我现金,我不需要钱,我是一个从电脑网络中获得生活动力的人,请把我每月的报酬折算成“瀛海威时空”信用点(信用点是瀛海威时空的专用电子货币,一个信用点相当于一毛钱或一分钟上网时间),传给我就可以了。

于是,每个月,男孩都会收到一大堆信用点,存在他的“瀛海威时空”帐户上,他以自己的劳动赚回了自己快乐生活的权力。

看来,命运就是这样,从你手中拿走了一些,就会以另外的方式还给你一些,得与失总是不断交迭,没有人绝对幸运,也没有人绝对不幸。

…………

“对不起,让您等了这么久。”接待小姐打断了她的回忆,她跟着小姐走进了会议室……

那天夜里,这位总经理久久不能入睡,脑海里总是不断浮现出那个拒绝留下姓名和地址的中年女士所说的那番话和那个自称“水手”的男孩的网名——SAILOR。在他面前的电脑屏幕里,有一封男孩发给他的E-mail:

“请接受我这份微薄的礼物——5万个信用点,这是我的劳动所得,我愿意将它献给正在筹备的‘网络爱心互助会’,作为第一笔‘爱心’基金,让所有热爱电脑网络却囊中羞涩的网友们,可以自由地从我的5万个爱心信用点中,提取所需的部分,只是不要因为它的免费而拿起用不了的那部分,因为也许有同样的网友也在等着援助。如果愿意,可以偿还;如果不能,也可以不还。我只是希望永远有足够的信用点在你、我、他这样的网友之间流动,就像这世界永不匮乏的爱一样。让我们在网上真诚相见。

“您不用给我回E-mail了,因为在我给您发出这封E-mail的时候,我已经决定停止使用‘SAILOR’这个网名了,我已经重新注册了一个网名,您只要知道我还在电脑网络的某个地方就可以了。

“别问我是谁,这并不重要!”

这个自称“水手”的网名——SAILOR,就这样消失了。当我们——你、我、他坚信这世界上仍有真情存在,仍有平凡的人们在不断奉献他们的真诚,仍然有人被别人感动或者感动别人,那不是就已经足够了吗?

谁说网络只是传递信息的通道,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越来越渴望真情的现代人,会无法离开网络为他们营造的情感世界,人们在这个抽象的空间,享受着网络维系着的来自于陌生人的关怀与慰藉。

当人们渐渐淡忘了曾经的“玫瑰”和曾经的“水手”时,也许在某个地方的某个角落,有人正在轻轻地唱着: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陆瑛摘自1998年5期《中国妇女》)

(作者:陆 挥 字数:367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