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不小心打败了自己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边幅该修还得修秦茹和乔萍是同一天来到这家广告公司应聘美编的,单从两个人的作品上看,技术水平不相上下。不过秦茹在思路方面略胜一筹,因为她在深圳做过3年这个行当,刚刚回到北方来,经验相对于才出校门的乔萍自然要丰

边幅该修还得修

秦茹和乔萍是同一天来到这家广告公司应聘美编的,单从两个人的作品上看,技术水平不相上下。不过秦茹在思路方面略胜一筹,因为她在深圳做过3年这个行当,刚刚回到北方来,经验相对于才出校门的乔萍自然要丰富一些。两个人一起被通知参加试用,而且结果很明确,只能留下一个。

秦茹上班时间从来都是一身T恤短裤的打扮,光脚踩一双凉拖,也不顾电脑室的换鞋规定,屋里屋外就这一双鞋,还振振有词地说:“深圳那儿上班的人都这样,再说我这不是穿着拖鞋吗。”不管是在工作台前画图,还是在电脑前操作,只要活干得顺手,一高兴起来准把鞋踢飞。刚开始,同事们还把她的鞋藏起来,和她开玩笑,后来发现她根本不在乎,光着脚也到处乱跑,回到座位上不看脚底有没有灰就像猴子一样蹲在上面。相反,乔萍是第一次工作,多少有点拘谨,穿着也像她的为人一样——文静、雅致之外,带着少许:灵气。她从来不通过怪发型、亮眼妆来标榜自己是搞艺术的,只是在小饰物上展示出不同于一般女孩的审美观点来,说话温温柔柔的,很可爱。

有一天中午,电脑室的空气中忽然飘出腥臭味道,弄得一班人互相用猜疑目光观察对方的脚,想弄清到底谁是“发源地”。后来,大家发现窗台下面有嗦嗦的响声,原来那里放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有胆子人的打开来一看,居然是一大袋海鲜。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集中在秦茹身上,没想到这小妮子坦坦荡荡地说:“小题大作,原来你们是在找这个。嗨,这可怪不得我,这里的海鲜只能算是海臭,一点都不新鲜,简直比深圳的差远了。”这时乔萍端过来—盆水:“秦茹姐,把海鲜放在水里吧,我帮你拿到走廊去,下班后你再装走。”秦茹一边红着脸,一边把袋子拎走了。

结果呢,试用期才进行了两个月,秦茹就背包走人,尽管她的方案比乔萍做得要好,但是老板不想因为留下这样一个太不修边幅的人,而得罪一大批其他雇员。临走的时候,老板对秦茹说:“你的才气和个性都不能成为你搅扰别人心情的原因,也许你更适合一个人在家里成立工作室,但要在大公司里与人相处,处世得体和合作精神是十分重要的。”

修养的作用

有一批应届毕业生22个人,实习时被导师带到北京的国家某部委实验室里参观。全体学生坐在会议室里等待部长的到来,这时有秘书给大家倒水,同学们表情木然地看着她忙活,其中一个还问了句:“有绿茶吗?天太热了。”秘书回答说:“抱歉,刚刚用完了。”林晖看着有点别扭,心里嘀咕:“人家给你水还挑三拣四的。”轮到他时,他轻声说:“谢谢,大热天的,辛苦了。”秘书抬头看了他一眼,满含着惊奇,虽然这是很普通的客气话,却是她今天惟一听到的一句。

门开了,部长走进来和大家打招呼,不知怎么同事,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回应。林晖左右看了看,犹犹豫豫地鼓了几下掌,同学们这才稀稀落落地跟着拍手,由于不齐,越发显得零乱起来。部长挥了挥手:“欢迎同学们到这里来参观。平时这些事一般都是由办公室负责接待,因为我和你们的导师是老同学,非常要好,所以这次我亲自来给大家讲一些有关情况。我看同学们好像都没有带笔记本,这样吧,王秘书,请你去拿一些我们部里印的纪念手册,送给同学们作纪念。”接下来,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大家都坐在那里,很随意地用一只手接过部长双手递过来的手册。部长脸色越来越难看,来到林晖面前时,已经快要没有耐心了。就在这时,林晖礼貌地站起来,身体微倾,双手握住手册,恭敬地说了一声:“谢谢您!”部长问听此言,不觉眼前一亮,伸手拍了拍林晖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林晖照实作答,部长微笑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早已汗颜的导师看到此景,微微松了一口气。

两个月后,毕业分配表上,林晖的去向栏里赫然写着国家某部委实验室。有几位颇感不满的同学找到导师:“林晖的学习成绩最多算是中等,凭什么选他而没选我们?”导师看了看这几张尚属稚嫩的脸,笑道:“是人家点名来要的。其实你们的机会是完全一样的,你们的成绩甚至比林晖还要好,但是除了学习之外,你们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修养是

小安刚到杂志社的时候只有19岁,他家在农村,高中毕业后跑到省城来,惟一的愿望就是这个地方能收留他,因为他不想回乡下去种田。他先学了3个月的厨师,然后去一家饭店打工,不知是性格软弱还是功夫不到家,没多久就被一起打工的小兄弟们欺负得直哭鼻子。经人介绍,他来到一家杂志社帮着搞发行,由于自办发行,活比较多,以他的水平无非是干一些写货签、搬书、捆袋于、送货等杂活。小安干得很开心,起码在这里能受人尊重,经常和这些有文化的人交往,仿佛自己也一下子变得高尚起来,何况每个月还会发给他两本样刊,简直是做梦都没想过的好事。

半年后,有一天在书刊二级批发市场里,隔壁摊位的老黄主动过来与小安搭话。老黄是另外一家杂志社的广告发行主管,弄不清是杂志水平问题还是他的能力有限,反正那本刊物很难销,每个月不亏本就不错了。他随便聊了几句?亲热地对小安说:“小兄弟,我看你做得挺卖力气,一个月才那么几百元工资,太亏了。你要是到我们单位来,保证在你现在的基础上翻一番,搞好了还能解决户口问题,我们可是政府办的正规刊物。不过你得动动脑筋,把你们那边的发行网名单弄一份过来……”小安没有立刻答复,只是笑了笑。晚上,他睡不着了,说实话,解决户口、高薪对他的诱惑真的很大, 自己这么苦干不就是为了能早点过上好日子吗?可是,发行网名单对于一本刊物意味着什么,小安一时还有点开不太清楚,但是他知道,这个东西值得老黄出那么高的价钱,一定很重要。想想自已来杂志社这么长时间,钱虽然赚得不多,可学会了不少知识,主编对自己也不错,还安排宿舍,与家在外地的编辑们住在一起。做人应该有良心,知恩图报,不能对不起人家。

第二天,小安郑重其事地找领导谈话,把老黄对他讲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领导意识到问题严重,立刻向主编汇报。结果主编召开全体工作人员大会,他先是讲商业社会市场竞争的残酷性,然后把老黄的例子举出来:“很明显,以老黄的做事口碑和单位实力,他许诺给小安的事情根本无法兑现,这是在明骗,欺负小安不懂事。可正是这个看上去不太懂事的小安,以他最基本的做人原则解决了问题。试想,如果小安真的把发行网给了老黄,老黄要么会给他安排一份工作,但绝不会比现在强多少,要么以背叛老板的人不可靠为由,一脚把他踢开,小安再度失业,连个讲理的地方都找不到。小安的事给我一个启示,不论这个人能力水平如何,为人正直是第一位的,否则再有本事的人做了叛徒也会成为敌人。”会后,小安得到了意外的奖励——由单位资助他读大学。

现在,大学毕业的小安已经成为这家杂志社的发行主管,事业心、敬业精神、办事能力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也许是耳濡目染的缘故,业余时间,小安还发挥一下自己的文学天分,写了几篇小说发表在杂志上。当主编看到这些不乏文采的文字时,感慨万分:“孺子可教也!”

成功的机会对于每个人来讲都是一样的,要看你怎样去争取,在你不经意的时候,也许别人正在观察你,你说话的声音、走路的姿势、服装的品位甚至吃相,都可能成为决定你成败的原因。就像那句老话“功夫在诗外”一样,成功,往往也在知识之外。

(陈建胜摘自《深圳青年》2000年第8期)
(作者:朗 月 字数:302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