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米饭小米饭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父亲哥儿两个。我6岁那年,老叔结婚,父亲被迫搬出去住,’连房子都是借的。穷人的天空都是灰白的,带着一丝腐烂的气息。我记忆中琅缩的炕头,昏暗的油灯……它们在我脑海中深深地扎根。我的首祖母那时还在

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

父亲哥儿两个。我6岁那年,老叔结婚,父亲被迫搬出去住,’连房子都是借的。穷人的天空都是灰白的,带着一丝腐烂的气息。我记忆中琅缩的炕头,昏暗的油灯……它们在我脑海中深深地扎根。

我的首祖母那时还在世,分家那舍儿,她正赶上身染重病。她的下巴鼓鼓地伸在脸的外边,脖子异样地粗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缺碘引起的。她很喜欢我的母亲,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母亲精心地伺候她,家里惟一的营养品是那两只者母鸡下的蛋……

母亲后来常说,如果有现在一半的条件,曾祖母就不会去世那么快了。

我喜欢在老母鸡的咯咯叫声后把还热乎着的鸡蛋捡回来递给母亲,而母亲却总怪我,说小孩子的手没准儿,怕把鸡蛋弄打了。她接鸡蛋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像教徒那样虔诚。

细粮在那时是很奢侈的东西。一日三餐都是大饼子、玉米粥和小米饭。为了曾祖母的病,父亲借来了一升大米。每天早上,母亲蒸一碗白花花的略稠的大米饭,然后一口口给首祖母喂下。

孝敬的定义就是留给曾祖母好吃的东西,那时的我常这样想。母亲那个时候有一张愁苦的脸,那是在看我丈口大口地吃硌牙的玉米粥的时候。

一天有个亲戚来串门。家里并没有因为来了客人而多做一个鸡蛋,父亲只能搓着手叹叹气。那天做的是小米饭,但曾祖母的那碗大米饭依然没变。早上,曾祖母身体不舒服,没有起来吃饭。因为学校离家有一段路程,所以我每天都帚饭上学。那天是那个亲戚给我装的饭,装好后,母亲叮嘱了几句,我就背着书包走了。

天气晴朗得可爱。

中午的时候,饥饿席卷子我的全身。饭盒还透着热气。我打开饭盒,一下愣住了……饭盒里竟然是白花花的大米饭!

我并不晓得那个亲戚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简单的思维使我想不到那么多。这是曾祖母的饭,我不能吃。我也知道,那、些大米借得不易。面前的大奉饭在我的眼里一点点变大,我的口水不经允许-就分泌出许多许多。周围的说话声、打闹声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我悄悄地环视了一下四周……没人注意我。于是我;盖上了饭盒,站起来擦了擦嘴。似乎我已经吃饱了。

整个下午,我在极度饥饿中度过。几次我有打个饭盒的冲动,早竟那时我是个孩子。老师的话,窗外的阳光,统统变成了那盒大米饭,一遍遍地诱惑、冲击着我,我有些不知所措。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我的腿好像灌了铅千样沉重;书包里那盒饭压得我喘不过气柬;走进家门的时候,母亲正在烧火,火光映红了母亲的脸。

我走到母亲面前,从书包里拿出那盒饭,递给母亲;哪一刻割我嘴一撇。要哭。母亲接过饭盒——她感受到了饭盒的分量;她不孵地看着我。

我告诉母亲,早上饭装错了,曾祖母的饭,我没有吃。

母亲打开饭盒,是一盒动都没动的大米饭。

母亲直直地盯着我,黯然的眼神中有一种沧桑和无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抱紧我,大滴大滴的泪珠滴在我的脖子上。

我任由母亲在我的肩头咀泣。黄昏的阳光斜斜地射进来,整个屋子变成了一种惨淡的红色。

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我感觉到母亲作为女人的脆弱,感觉到自己终于可以承受母亲的眼泪了。我用稚嫩妁手擦着母亲的眼泪,可不一会儿。我终于也吓得哭了起来。“妈,你别哭,我长大了挣钱养活你……”

我想我那时能说的只有这,些。

后来我知道那个亲戚为什公会装错饭了。他以为和别人家一样,好的要留给小孩子吃。

一天放学,我看见很多人在我家。曾祖母去世了。我和大人们一样跪在灵柩前。母亲哭得很伤心。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我梦见了曾祖母,手里端着一碗白花花的大米饭。

(肖滋奇,赵酋平摘自《辽宁青年》2001年第12期)
(作者:惠晓晖 字数:160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