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魔术师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有一夜我睡不着,便下床在家里走来走去。不知怎么的,心头烦忧,在昏暗中总显得更沉重。我张望窗外,想起很久以前先父的一个失眠之夜。父亲一生之中干过许多种行当:魔术师、腹语表演人、记者,编辑、新闻播报员。不过他最喜欢作

有一夜我睡不着,便下床在家里走来走去。不知怎么的,心头烦忧,在昏暗中总显得更沉重。我张望窗外,想起很久以前先父的一个失眠之夜。

父亲一生之中干过许多种行当:魔术师、腹语表演人、记者,编辑、新闻播报员。不过他最喜欢作家的身份。他撰写戏剧及电影剧本、报纸专栏、杂志文章,还写了很多本书,其中1949年出版的《最伟大故事》(The Greatest StoryEver Told)记述耶稣生平,销路最佳。他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十六岁,已能常常在纽约市我们家公寓内帮他整理书房。

每天早晨我上学前,一定先去检视他的书桌。钢笔是否灌满墨水?回纹针是否够用?常有一大摞一大摞的纸给放到这书桌上又拿走,但父亲总能让桌面保持井井有条。有天早晨,我见到玻璃烟灰缸内竞堆满灰烬,不禁大吃一惊,正在揣测是怎么回事,便听到背后有脚步声。

我转身,只见父亲穿着浴袍和拖鞋站在那里,脸上露出奇特的笑容。

“你烧过什么东西?”我问道。

“只不过是小小地放了场火,”他回答,眼中闪现笑意,“我在凌晨时分演了一台魔术!”

接着他说出原委。昨夜他从噩梦中醒来之后就睡不着了,于是到书房去看书。正要开灯,却见到了些什么。

“在那窗户外面,”他指着那窗对我说,“有一个人影。”

他的书桌后面有一扇大窗,对准另一幢八层楼公寓的窗户。“我站在黑暗的书房内,瞧见一个小姑娘一直望着窗外。她大约八岁,留了一头长发,眼睛简直一下都没眨过,看样子很悲伤。我从没见过这样哀伤的脸。”

父亲注视了她一阵,想不透她为什么如此忧伤。难道也是从噩梦中惊醒?他说:“有一点倒是显而易见,就是应该设法逗这小姑娘开心。”

书房内书柜之间有个架子放满了魔术道具,父亲连忙选了几件道具放在书桌上,再披上魔术师长袍,戴好缀有穗带的帽子。“我默默祷告,求上天保佑我得心应手,好让那小姑娘快活起来。”接着他移动有灯罩的台灯,充当聚光灯。

他说:“你要是在场就好了!我一开亮灯,她的眼睛立即睁得大大的,像两个小碟子!我向她一鞠躬,就开始表演。”

他首先拿起三只分开的钢圈,扔到空中,其中一只便自然而然套住另一只,第三只却不见了。忽然这三只钢圈又回到他手上,联成一串。他把钢圈丢在桌上,再逐一拾起,又都分开了。

接着他用手指将一个红球揉来揉去,红球一化为二,再化为三个、四个,转眼间又变成两个,在他的手指间翻滚,好像有生命似的。随后他双手一拍,两个球都不见了。

“那小姑娘的反应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起初她大概吓住了,不过到后来,每项表演一结束她都高兴得蹦蹦跳跳!她的反应正是魔术师的心愿——凭表演让观众天真烂漫地开心起来。”

父亲讲述接下来的节目。“我从耳朵内变出硬币,又将一整副纸牌贴着手臂洗上去又洗下来。再将水罐内的水倒进帽子,然后戴上帽子,却没水流下来。接着取下帽子,从里面掏出失踪的红球。于是——我打了个喷嚏!”

我笑了,心里明白这情节会怎样发展。他会喷出大把银币,洒落在帽子内。他说:“喷嚏一发而不可收。我打个不停,结果帽子里面几乎装满了硬币。这时候她再也不只是微笑,而是呵呵大笑,还鼓掌。”

我问:“那些灰烬又是怎么回事呢?”

“是盛大的压轴戏。”父亲取出闪光纸。那是种经过特别处理的薄纸,一点燃了就有火焰腾起,但转瞬即灭。他用闪光纸在烟灰缸内搭建一座金字塔,再装腔作势缓缓鞠了一躬,表示谢幕。

他说:“我向她飞吻,便擦火柴,在扭熄台灯那一刻引燃闪光纸。火光一闪,我就退场了。”

父亲将灰烬倒进废纸篓,准备开始工作。“她开亮自己的灯,仍旧面带笑容。我回床上去睡觉,也庆幸演出成功。”

想起这件往事,我本身的烦恼不觉一扫而空。父亲一瞧见那孩子满脸忧伤,便忘了自己正遭失眠煎熬。

我回到床上,思索明天的行止。我和妻子要去探视女儿——于是我想到八岁大的外孙女苏菲,她总是找我讲新故事。我会将这场午夜魔术表演讲给她听。

我满怀感激渐渐入睡之际,心里知道,先父又有机会让一个小姑娘喜笑颜开了。

(赵欣平摘自美国《读者文摘》中文版2001年第6期)
(作者:富顿·奥斯勒 字数:180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