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和雁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在北方的这一处大地上有一条河,河水每年的春季都在它折了一个直角弯的地方溢出河床,漫向两岸的草野。于是那河的两岸,在四月里形成了近乎水乡泽国的一景。那儿是北归的雁群喜欢落宿的地方。离那条河二三里远,有个村子。普

在北方的这一处大地上有一条河,河水每年的春季都在它折了一个直角弯的地方溢出河床,漫向两岸的草野。于是那河的两岸,在四月里形成了近乎水乡泽国的一景。那儿是北归的雁群喜欢落宿的地方

离那条河二三里远,有个村子。普通人家的日子都过得很穷的村子。其中最穷的人家有一个孩子。那孩子特别聪明。那特别聪明孩子特别爱上学。

他从六七岁起就经常到河边钓鱼。

他十四岁那一年,也就是初二的时候,有一天爸爸妈妈又愁又无奈地告诉他——因为家里穷,不能供他继续上学了……

这孩子就也愁起来。他委屈。委屈而又不知该向谁去述说,于是一个人去到他经常去的地方,也就是那条河边去哭。不只大人们愁了委屈了如此,孩子也往往如此。聪明的孩子和刚强的大人一样,只在别人不常去似乎仅属于自己的地方独自落泪。

那正是四月里某一天的傍晚。孩子哭着哭着,被一队雁自晚空徐徐滑翔下来的优美情形吸引住了目光。他想他还不如一只雁,小雁不必上学,不是也可以长成一只双翅丰满的大雁么?他甚至想,他还不如死了的好……

当然,这聪明的孩子没轻生。

他回到家里后,对爸爸妈妈郑重地宣布:他还是要上学读书,争取将来做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

爸爸妈妈就责备他不懂事。

而他又说:“我的学费,我要自己解决。”

爸爸妈妈认为他在说赌气话,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但那一年,他却真的继续上学了。而且,学费也真的是自己解决的。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最近的一座县城里的某些餐馆,菜单上出现了“雁”字。不是徒有具名的一道菜,而的的确确是雁肉在后厨的肉案上被切被剁、被炸被烹……

雁都是那孩子提供的。

后来“保护野生动物法”宣传到那座县城里了,唯利是图的餐馆的菜单上不敢公然出现“雁”字了。但狡猾的小店主每回悄问顾客:“想换换口味儿么?要是想,我这儿可有雁肉。”倘顾客反感,板起脸来加以指责,店主就嘻嘻一笑,说开句玩笑嘛,何必当真!惝若顾客闻言眉飞色舞,显出一脸馋相,便有新鲜的或冷冻的雁肉,又在后厨的肉案上被切被剁。四五月间可以吃到新鲜的,以后则只能吃到冷冻的了……

雁仍是那孩子提供的。

斯时那孩子已经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

他在与餐馆老板们私下交易的过程中,学会了一些他认为对他来说很必要的狡猾。

他的父母当然知道他是靠什么解决自己的学费的。他们曾私下里担心地告诫他:“儿呀,那是违法的啊!”

他却说:“违法的事多了。我一名优秀学生,为解决自己的学费每年春秋两季逮几只雁卖,法律就是追究起来,也会网开一面的。”

“但大雁不是家养的鸡鸭鹅,是天地间的灵禽,儿子你做的事罪过呀!”

“那叫我怎么办呢?我已经读到高中了。我相信我一定能考上大学。难道现在我该退学么?”

见父母被问得哑门无言,又说:“我也知道我做的事不对,但以后我会以我的方式赎罪的。”

那些与他进行过交易的餐馆老板们,曾千方百计地企图从他嘴里套出“绝招”——他是如何能逮住雁的?

“你没有枪。再说你送来的雁都是活的,从没有一只带枪伤的。所以你不是用枪打的,这明摆着的事儿吧?”

“是明摆着的事儿。”

“对雁这东西,我也知道一点儿。如果它们在什么地方被枪打过了,哪怕一只也没死伤,那么它们第二年也不会落在同一个地方了。对不?”

“对。”

“何况,别说你没枪,全县谁家都没枪啊。但凡算支枪,都被收缴了,哪儿一响枪声,其后公安机关肯定详细调查。看来用枪打这种念头,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不错,只能是想想罢了。”

“那么用网罩行不行?”

“不行。雁多灵警啊,不等人张着网挨近它们,它们早飞了。”

“下绳套呢?”

“绳粗了雁就发现了。雁的眼很尖。绳细了,即使套住了它,它也能用嘴把绳啄断。”

“那就下铁夹子!”

“雁喜欢落在水里,铁夹子怎么设呢?碰巧夹住一只,一只惊一群,你也别打算以后再逮住雁了。”

“照你这么说就没法子了?”

“怎么没法了,我不是每年没断了送雁给你么?”

“就是的呀。讲讲,你用的什么法子?”

“不讲。讲了怕被你学去。”

“咱们索兴再做一种交易。我,告诉我给你500元钱。”

“不。”

“那……一千!一千还打不动你的心么?”

“打不动。”

“你自己说个数!”

“谁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告诉。如果我为钱告诉了贪心的人,那我不是更罪过了么?”

他的父母也纳闷地问过,他照例不说。

后来,他自然顺利地考上了大学。而且第一志愿就被录取了——农业大学野生禽类研究专业。是他如愿以偿的专业。

再后来,他大学毕业了,没有理想的对口单位可去,便“下海从商”了。他是中国最早“下海从商”的一批大学毕业生之一。

如今,他带着他凭聪明和机遇赚得的五十三万元回到了家乡。他投资改造了那条河流,使河水在北归的雁群长久以来习惯了中途栖息的地方形成一片面积不小的人工湖。不,对北归的雁群来说,那儿已经不是它们中途栖息的地方了,而是它们乐于度夏的一处环境美好的家园了。

他在那地方立了一座碑——碑上刻的字告诉世人,从初中到高中的五年里,他为了上学,共逮住过五十三只雁,都卖给县城的餐馆被人吃掉了。

他还在那地方建了一幢木结构的简陋的“雁馆”,介绍雁的种类、习性、“集体观念”等等一切关于雁的趣事和知识。在“雁馆”不怎么显眼的地方,摆着几只用铁丝编成的漏斗形状的东西。

如今,那儿已成了一处景点。去赏雁的人渐多。

每当有人参观“雁馆”,最后他总会将人们引到那几只铁丝编成的漏斗形状的东西前,并且怀着几分罪过感坦率地告诉人们——他当年就是用那几种东西逮雁的。他说,他当年观察到,雁和别的野禽有些不同。大多数野禽,降落以后,翅膀还要张开着片刻才缓缓收拢。雁却不是那样。雁双掌降落和翅膀收拢,几乎是同时的。结果,雁的身体就很容易整个儿落入经过伪装的铁丝“漏斗”里。因为没有什么伤疼感,所以中计的雁一般不至于惶扑,雁群也不会受惊,飞了一天精疲力竭的雁,往往将头朝翅下一插,怀着几分奇怪大意地睡去。但它第二天可就伸展不开翅膀了,只能被雁群忽视地遗弃,继而乖乖就擒……

之后,他又总会这么补充一句:“我希望人的聪明,尤其一个孩子的聪明,不再被贫穷逼得朝这方面发展。”

那时,人们望着他的目光里,便都有着宽恕了……

在四月或十月,在清晨或傍晚,在北方大地上这处景色苍野透着旖旎的地方,常有同一个身影久久伫立天地之间,仰望长空,看雁队飞来翔去,听雁鸟阵阵入耳,并情不自禁地吟他所喜欢的两句诗: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

便是当年那个孩子了。

人们都传说—一他将会一辈子驻守那地方的……

(李玉红摘自《青年博览》2000年第日期)
(作者:梁晓声 字数:305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