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地忏悔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总也难忘那个小女孩儿,那个被我伤害过的极可爱的小女孩儿。那还是20年前,我在一所中学教语文。一次上作文课,我布置了一道作文题:《一个奇妙的设想》。在收上来的作文中,我发现了不少想像力极丰富的文章。但也有一篇让我看

总也难忘那个小女孩儿,那个被我伤害过的极可爱的小女孩儿。

那还是20年前,我在一所中学教语文。一次上作文课,我布置了一道作文题:《一个奇妙的设想》。在收上来的作文中,我发现了不少想像力极丰富的文章。但也有一篇让我看了极为恼火,这就是那个小女孩儿写的,她开宗明义的第一句居然是:“我有一个美丽的设想,我要让苍蝇变得像蜜蜂一样可爱!”

怪了!苍蝇明明是人人讨厌的玩艺儿,她却想入非非地要把它们变成蜜蜂。这还得了?荒唐!荒唐透顶!于是气恼的我甚至没有细细地看完全文。就恶煞煞地批道:荒唐!不成立!请考虑重写!

于是她哭了,哭得挺伤心。我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就在前不久,就在过了整整20年后,我却突然发现我当年的过错是多么的深重!多么的不可饶恕!

那是一个宁静的黄昏,一个从澳大利亚留学归来的人在闲谈聊天时告诉我,在澳大利亚的纸币上——面值50澳元的纸币上的确印着苍蝇!

我顿时吃了一惊!并猛然想起了20年前的那篇作文。

天!那个意欲把苍蝇变成蜜蜂的作文不仅不是痴人说梦而且恰恰是一个极美丽的预言。

放眼当今世界,不是真的有人把苍蝇印在纸币上了吗?这至少味着,在澳大利亚,面目可憎的苍蝇的确变了,变得一如美不胜收的蜜蜂了。

我请教那位朋友,这是怎么回事?

他稍加解释,我立刻芧塞顿开。

原来,澳大利亚极干净,苍蝇所爱好的“传统环境”——脏与臭,在那里根 本不存在,既然无此种生存环境,也就不见了“传统型”的苍蝇。换言之,按老传统,苍蝇是与垃圾物为伴的,可是在澳大利亚,由于人们的严格管理,那里根本就找不到垃圾与腐物,环境干净程度堪称世界第一。自然,一旦苍蝇找不到赖以生存的垃圾与腐物,也就不得不转而飞向草原森林!转而以那里的植物液汁为食,以那里的野果嫩叶为食,久而久之,它们的生活习性发生了质的变化,不仅不再因为肮脏而让人深恶痛绝,反而有了蜜蜂般的业绩。试想,当它们为庄稼树木传授花粉时,难道不是莫大的功劳吗?

于是我又想起了那女孩儿的作文:要让苍蝇变得像蜜蜂一样可爱。

这本是一个无比神圣的美丽企盼。可我偏偏判了它的死刑。

难道不是吗?那孩子的思路其实很对,也完全符合逻辑,这就是:只要苍蝇不再与垃圾为伴,它们就准能变成蜜蜂。

多么美好的设计,花似的;多么甜。美的设想,蜜似的。

她现在在哪儿?还记得这件事吗?

啊,那个美好的天使般的小女孩儿!

自然,也正是因为这个,我才发现并认定,原来——像蜜蜂一样,永远在阳光下飞翔着的,是孩子美丽的心灵。

在无以名状的深深忏悔之后,我不由得肃然起敬——就为了孩子们的那极美丽的心灵。

(林虹摘自《小小说选刊》2001年第5期)
(作者:张玉庭 字数:123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