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就要抢到你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是抢定你了我从来没见过比苏翔更英俊的男人。当他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天空是阴的,可是他一进来,我立刻感觉整个世界魔术一般地亮堂了起来,我竭力平稳自己急促的呼吸,痴痴地看着他,目眩神迷。我坚信,他就是上天

我是抢定你了

我从来没见过比苏翔更英俊的男人。当他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天空是阴的,可是他一进来,我立刻感觉整个世界魔术一般地亮堂了起来,我竭力平稳自己急促的呼吸,痴痴地看着他,目眩神迷。

我坚信,他就是上天派来给我的另一半。我跟自己说:萧冽,萧冽,就是他了,那个你等了20年的人,此刻就在你的面前,离你不足一米远,你可一定要抓住啊。

“可是,你怎么能抓住苏翔呢?他已经有洁雯了。”好友泉水犯难地盯着我,眼神好像在看一个哭闹着要摘天上月亮的娃娃。

洁雯,呵,那个百合花一样的女孩,抱着一叠琴谱,优雅地走在校园里……而我呢?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短发,穿一件过分肥大的运动衫,松松垮垮的牛仔裤,踩着一辆破自行车到处乱跑,和谁都称兄道弟—整个一个野丫头。

泉水忧心忡忡地看着我:“小冽,你先去买条裙子好不好?我再陪你去做头发……”

呵呵,不用不用,这般俗气的计策怎能奏效?山人自有妙计。我两眼晶亮,将手指掰得咔咔响—苏翔,我是抢定你了。

苏翔来找我了

苏翔是篮球迷,每天黄昏总会见到他在操场打篮球,可是篮球场边从来没有出现过洁雯的身影,哪怕一次。

我却不止一次地看到苏翔在琴房外面等着洁雯。

我没资格去评说他们之间谁对谁错,可我有我的方式。我去商场买了一只斯伯丁,天天拍着它去篮球场。我不去打扰苏翔,只是在离他最近的一个篮筐下,运球,转身,三步上篮。我相信机会总会来的。

果然,学校里要组织篮球赛,队伍可以自由组合,可是每队却一定要有一名女生上场。

荒谬的规定引来了一片嘘声,我却暗自高兴:苏翔来找我了。

一个每天坚持独自打篮球的女生无论怎么姿色平庸也是引人注目的,苏翔总会有意无意地看着我,见我进了球他会远远地吹声赞许的口哨,我回他一个V的手势,然后各自继续练习。

一个月下来,我们已经是好朋友,练完球一起去买一瓶可乐,咕咚咕咚灌下去,哥们似的拍拍肩膀,然后各自回宿舍洗澡换衣上晚自习。

一切皆在我的预料中,尤其现在,苏翔又主动来邀请我参加他们的队伍,呵呵,真是太完美了。

今天最大的功臣

尽管有了一个月的练习,可是,我还是低估了真正比赛的激烈。刚刚开场三分钟,我就给对方巨无霸似的中锋狠狠地撞了一个人仰马翻,重重地栽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胳膊肘擦掉了一大块皮,血淋淋的。我痛得一边吸冷气一边龇牙咧嘴地和苏翔吵:“不行不行,我不去医院,拿创可贴贴一下,比赛完再说。”

最后还是我赢了。我的胳膊被包得像骨折一样恐怖,我带着这个木乃伊一样的包装上场,对方没人敢靠近我三步之内,于是我横冲直撞,苏翔他们尽量把球传给我,我跟自己说, 我要飞,我要飞,我要把每个球砸在苏翔的心里面。

那场比赛我们大赢特赢,比赛完我们去校门外的小饭店庆祝,苏翔跑去打电话叫洁雯来。我们足足等了她半个小时,她才姗姗来迟,一进来就皱起眉头埋怨苏翔怎么选这么脏的饭店。

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十分开心,毕竟赢了球,四个男生都敬我酒,说我是今天最大的功臣。我拿着啤酒瓶子当麦克风唱歌:“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姐妹们,跳出来,就算甜言蜜语把他骗过来,好好爱不再让他离开……”他们就拿筷子敲着碗边给我打拍子,大家全都笑得东倒西歪,只有苏翔忍着笑,不时扶住我的肩膀,生怕我把胳膊上的纱布蹭掉了。

洁雯坐在苏翔的另一侧,始终绷着脸,最后忍无可忍地站起来:“苏翔,这里太脏了,我先回去了。”说完,头也不回就走,我同情地看着苏翔,他脸红了一下,没有追出去。

苏翔跟我说:“萧冽,没有保护好,让你受伤,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呵呵,会的。这个人情,我会要你用一辈子慢慢还的……

每一个字都是当真的

胳膊好了以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跑遍了全城买了一个最漂亮的玻璃碗,我知道苏翔是北方人喜欢吃饺子。我跑到他宿舍底下大声喊:“苏翔苏翔快下来,吃饺子啦,我亲手包的。”

全楼都轰动了,伸出无数脑袋来。我捧着一碗胖胖的饺子,坦然地接受这形形色色眼光的注视,朝每一个人无辜而天真地微笑。

看门的大爷伸出头来说:“姑娘,你怎么不用传呼?”嘿嘿!大爷啊,我是故意的,你难道真的看不出来么?

苏翔接过饺子的时候差点把一张脸都红破了。第二天他来还我碗,低声抱怨:“萧冽你下回不要这样,给洁雯知道了。”

我回应他无辜的微笑:“我怎样了?”他愣了半天,无言以对。

洁雯知道此事以后,和苏翔大吵了一场,不过他是非分明地没把账记在我头上。我们依然每天一起练球,累了就坐在草坪上说话。

我对他说,城北的阅江楼建好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他也说好,我补充,就我们两个人哦。他愣了一下,萧冽你这个鬼丫头又玩什么坏?但是还是答应了。

从阅江楼下来已经是满城灯火,我们沿着斑驳的古城墙下的小径走着,我拿手指抠着城墙上细小的裂缝跟苏翔说:“你记不记得《花样年华》的最后,周慕云对着树洞说出了他的秘密?”

“是啊!难道你也想试试?”苏翔以为我在开玩笑。我点点头,对着城墙的裂缝好大声地喊出来:“我爱苏翔,我爱苏翔爱苏翔爱苏翔!”喊完立刻跑开,回头喊:“城墙耳朵背,所以我用喊的,你不许听见了哦!”

苏翔立在原地,啼笑皆非。过一会儿追上来:“萧冽你这个死丫头,拿我开玩笑?”

我正色道:“不是玩笑,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当真的。苏翔,我爱你,我不怕告诉全世界知道,我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这回苏翔真的是怔住了:“可是,我已经有了洁雯了。”

我凝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说出来:“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我知道的只是我爱你,苏翔,你一定要记住。”

我可以抱你吗

那次之后苏翔有一个星期没有来找我,我沮丧到了极点。泉水知道了之后抱怨我太欠考虑,把人家都吓跑了。

我不知道我应该考虑什么,难道爱一个人需要掩掩藏藏需要口是心非么?

新年舞会,我不想去,可是泉水硬把我拖去了。到了会场一看,苏翔和洁雯正在那里。

我灰溜溜地缩在一边。有不识相的男生跑来请我跳舞,我一概咧咧嘴摇摇头,话都懒得说。

舞会很疯狂,11点之后就全是老迪,大家的情绪都给调动了起来。12点差5分的时候,主持人突然宣布下面是特别节目:在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全场灯光将全部熄灭,大家可以去拥抱自己喜欢的人。

我的心狂跳了起来,我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我跟着大家一起倒数:“……5、4、3、2、1!”灯熄掉的那一瞬间,我立刻直直地朝苏翔走过去,尽管在黑暗中,我还是准确无误地找到了他。

我轻轻地问他:“苏翔,我可以抱你吗?”

我听见洁雯在旁边跺脚,然后跑了出去。可是我继续说:“苏翔,记得你说过欠我一个人情,那么请你现在还给我,回答完我的问题,你再离开,可以么?”

周围好安静,我听见苏翔慢慢地走过来,然后,我如愿以偿,抱住了他。

灯光亮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在为我们鼓掌。

“非我莫属”的戳印

苏翔有时候会问我:“你为什么胆子那么大啊?哪有女孩子像你这样的,一点含蓄都不懂?”

我嘿嘿笑,反问他:“要是我含蓄的话,你此刻能在我旁边么?”

他想一想,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敢爱敢恨的坦白爽快。可是,你不怕有别的更坦白的女生再来抢我么?”

“不怕不怕,像我的驴子那样,给你盖了章,写上‘萧冽专有,闲人勿动’,好不好? ”

苏翔瞪我:“怎么盖?又胡说。”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眼睛闭起来。”我坏坏地笑着,轻轻凑近他,慢慢地吻上他的唇角……

嗯,就是这样盖章的,打上“非我莫属”的戳印,至于保质期—一生一世吧。

(狄媛摘自《女报》2002年8月下半月版,蔡延年图)
(作者:芳 菲 字数:353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