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算术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人生有四笔账,是否会算,其结果大相径庭。一、时间(成功人生最宝贵之财富)账古人在地上立竹竿,通过观察日影来计算时间。“光阴”本指“日光的影子”,其移动一寸就是“一寸光阴”。历来有“不贵尺璧而重寸阴”,“大禹,惜寸阴,陶侃惜

人生有四笔账,是否会算,其结果大相径庭。

一、时间(成功人生最宝贵之财富)账

古人在地上立竹竿,通过观察日影来计算时间。“光阴”本指“日光的影子”,其移动一寸就是“一寸光阴”。历来有“不贵尺璧而重寸阴”,“大禹,惜寸阴,陶侃惜分阴”之说。明人唐伯虎《七十词》曰:“人生七十古稀,我今七十为奇。前十年幼小,后十年衰老;中间只有五十年,一半又在夜里过了。算来只有二十五年在世,受尽多少奔波烦恼!”到七十岁时才“算账”,为时已晚;停留在人生短促、命运坎坷、事业无成的慨叹上,格调不高,但其“惜时”之鉴不无可取之处。

左算右算,算得最细的是美国人。他们有两种算法,一是以60年计,共21900天,其中睡眠20年,吃饭6年,穿衣梳洗5年,路途(含旅行)5年,娱乐8年,生病5年,打电话1年,照镜子70天,擤鼻涕10天……第二种是取耗时的平均值:看电视、上网等13年,内容六成为凶杀、色情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排队1.5年;因交通堵塞浪费时间2.4年;打电话聊天浪费时间1年;因对方无人接电话而空耗0.5年;赌博1.8年;参加竞选、投票、游行5年;找东西1年;看五花八门的广告2年;拆看邮寄广告0.8年;打官司3年;家庭争吵1.2年,总计无谓消费时间达50余年之久(每天以有效时间8小时计)。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不管哪种算法,均告诫人们惜时如金,不要虚掷光阴。

既“精打细算”而又明示惜时办法的是德国诗人歌德。有一次歌德看到儿子的笔记本上写着:“人生在这里有两分半钟时间/一分钟微笑/一分钟叹息/半分钟爱/因为在爱的这半分钟中间/他死去了。”歌德看到儿子摘抄这样玩世不恭、消极颓废的诗很担心,于是写了一首诗赠给儿子:“一个钟头有60分/一天就超过了一千/小儿子,要知道这个道理/人能够有多少贡献!”这才是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雷巴柯夫强调说:“时间是一个常数,但对勤奋者来说又是个变数。用‘分’来计算时间的人比用‘时’来计算时间的人,时间多59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西蒙算了这样一笔账:每一门学问约含5万余条信息,按1分至1分半钟记忆一条信息,每周学习40小时计,一个有一定基础的人可以在6个月内掌握任何一门学问。这一算使我们在攀登时心中有“数”,顿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气概!

最会算时间账并付诸行动的有两个典型,一是宋代诗人陆游,他规定自己“日课诗一首”,铁板钉钉,雷打不动,坚持下来,一生写了一万多首诗。还有一个是日本软件银行总裁孙正义,他在美国留学时规定自己“每天一项发明”,其方法很特别:每天从字典中任选5个词,组合一个“新东西”。他发明的“可以发声的多国语言翻译机”以1亿日元卖给日本夏普公司。孙正义说“每天一项发明”是他成功的“秘诀”。看来成功属于会算又会做的人。

二、幸福(理想人生之向往)账

历来有“事能知足心常乐,人到无求品自高”的联语,睿智者将其演绎为一道算式幸福程度:目标实现值÷目标期望值。显然,目标期望值越高,幸福程度越低;目标期望值越低,幸福程度越高。试看一个目标期望值过高的人,“终日忙忙只为饥,刚得饱来又思衣;衣食俱得双足份,房中又少美貌妻;有了三妻并四妄,头无纱帽被人欺;六品五品嫌官小,四品三品还觉低;当朝一品做宰相,又想面南称皇帝……”欲壑难填,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也就永远无快乐可言。

幸福是一种感觉,不管你的拥有是多是少,你感觉幸福就是幸福。“寒窑虽破能蔽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可是有个亿万富翁,醉醺醺地倒在纽约街头,别人问他怎么不回家,他说:“我没有家。”别人指着不远处他的一幢豪华大楼说:“那不是你的家吗?”他说:“那……那是房子。”是的,人是要生活在感情世界里的,没有感情世界,宫殿即废墟,绿洲即荒漠,连幸福影子也找不到。

人生之旅难免挫折,这又需要另列“算式”。林语堂先生认为:“现实-梦想=禽兽;现实+梦想=心痛;现实+梦想+幽默=智慧。”其意思是,人若仅满足于今天的享受而无明天的梦想,则与动物无异;若是梦想做一件事(如生意)结果遇到挫折而失败(如破产),当然心痛;在现实的支持下,用幽默感把梦想调和起来,才是真正的智慧,例如在现实与梦想发生冲突时,如果幽他一默,便会少去许多烦恼。

还有一种“算”法也颇耐人寻味:健康是“1”,名誉、金钱、地位、知识、爱情、友情等都是“1”后排列的“0”,有了“1”,这个数就很大;没有“1”(即失去了健康),后面的名誉、金钱等再多也是“0”。有人进一步计算:“健康长寿=(情绪稳定+合理营养+生活规律)÷(懒惰+酒+烟)。”分母越大,分数的值越小,怎能不细细算计?

三、事业(无悔人生之追求)账

诗人说,青年是艺术的,一件一件地创作;中年是工程的,一座一座地建筑;老年是历史的,一页一页地翻阅。青年时不“创作”,中年时不“建筑”,人生史册空空如也,到老年“翻阅”时,定悔之莫及。获得国际中学生奥林匹克化学竞赛金牌的汪深的“创作”公式是:(刻苦学习+适当娱乐)X不断进取+不论成功与失败二无悔的人生。这道“子公式”是根据两道“母公式”列出的:1.成功=艰苦努力+正确方向+少说空话(爱因斯坦),2.天才=1%的灵感+99%的血汗(爱迪生)。

常常有这样的情况,同一所学校的学生在校时差别不是很大,可是毕业后,10年20年下来就天差地别了,其原因何在?一教授列出“10-9=?”这个算式并作讲解,令人茅塞顿开。

他以打保龄球为喻,每局10个球,每一个球甲得10分乙得9分,其差距决不是“尸,因为得10分的要加下一个球的得分;如果下一个球又得了10分,总共是20分;如果每个球都打10分,一局总共是300分。这也许太难,但高手得270、280分的常有。如果像乙那样每个球都少一分,一局最多只能得90分;1 0与9的差距就变成了270或280与90的差距。在校时两个人是10分与9分之差,毕业后甲依然10分10分地干,乙依然9分9分地干,时间一长,岂不是与上述打保龄球的结局一样?

四、德行(完善人生之品位)账

冰心说:“一个人应该像一朵花,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不可缺一。”与此“花”论相映成趣的是丰子恺的“鼎”论:“圆满的人格像一个鼎,真、善、美好比鼎之三足。对一个人而言,美是皮肉,善是经脉,真是骨骼,三者支撑起一个大写的人。”“花”论明示人生的三个要素,“鼎”论阐述人生的三个支柱,均切中肯綮;至于关于女性的“明细账”,个中韵味,亦颇耐人细品。

婚姻是永恒的主题,也应恰当地“核算”。有人说,婚姻不是“1+1=2”,而是“0.5+0.5=1”,这一算、法是颇具匠心的:两个“1”的简单相加,显然不及两个“半球”合为“一”体,这是家庭美德方面的。个人品德方面也应会“算”,例如一个人对自己应有正确的估计,托尔斯泰的“算式”是:“一个人的价值=实际才能÷自我估计。”自我估计越高,实际价值越低,不言而喻。

最后让我们引用乔羽的《算盘歌》作结语:“下面的当一,上面的当五。一盘小小算珠,把世界算得清清楚楚,哪家贪赃枉法,哪家洁白清苦,俺叫你心中有个数。三下五去二,二一添作五,天有几多风云,人有几多祸福,君知否——这世界缺不了加减乘除。”是的,不管你是否愿意,人生“算术”总是“缺不了”的。让我们提前“预算”,并不时“掐指一算”,迎接人生辉煌的“决算”。

(何艳摘自《思维与智慧》2002年第8期)

(作者:周 剑 字数:320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