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以为你是“白马王子”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预备—开始!”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由全市四家大银行联合举办的技术大赛——扇面点钞比赛开始了。呀,那个工商银行的选手动作好快!只见他手一抖,一沓钞票便变戏法似的被打开形成了一个扇面,他的手指在扇面上比划了几下,又“

“预备—开始!”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由全市四家大银行联合举办的技术大赛——扇面点钞比赛开始了。呀,那个工商银行的选手动作好快!只见他手一抖,一沓钞票便变戏法似的被打开形成了一个扇面,他的手指在扇面上比划了几下,又“啪”地一下合拢,动作娴熟麻利,漂亮干净。咦?他不是我正在读的夜大本科班的同学吴涛吗?

比赛结果,吴涛以绝对优势得了扇面点钞第一名。工行也战胜了我们建行,夺得团体第一。

坐在我旁边一贯风趣幽默的老行长此时一脸严峻……

听说吴涛是我的同学,老行长在会后把我叫到一旁,对我说:“扇面点钞是我们的弱项,全行没有一个点得像样的,吴涛肯定有秘诀,今天交给你一个特殊任务:拜他为师,把秘诀学到手!”我很为难,因为前不久,吴涛给我写过一封情意绵绵的求爱信,可我总觉得自己还小,加上对他也没什么感觉,就婉言回绝了。现在,这拜师的事我怎么说得出口呢?但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不能不完成。于是,为了避免尴尬,我便托好朋友小李向吴涛转达我要向他学艺的事。没想到吴涛这小子居然卖起了关子,声称除非我亲自开口拜师,否则,他绝不答应。

哼,想得美!我的倔劲儿上来了,偏不理他。可吴涛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故意在课间休息时晃到我面前,把练功券“刷”地打开又“刷”地合上。我赌气扭头不去看他,他却笑嘻嘻地说:“是不是想拜我为师啊?可我也不能白教你呀,这样吧,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就答应你。”看到他那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我扭头就走,可吴涛那张乌鸦嘴仍不放过我:“是不敢学吧!也难怪呀,我这套方法,笨点的还真学不来!”一听这话,我的好胜心被激发了起来,我大声说:“学就学,有什么了不起!”话虽是破口而出,但我心里早就打好小算盘了:本小姐先屈尊“伪装”一下这小子的女朋友,等我把功夫学到手,我就一走了之,他还能强迫我不成……

吴涛见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兴奋不已。我趁机向他宣布了三条“纪律”:一、他必须在一年之内把全部方法毫无保留地教给我;二、他在我面前必须规规矩矩,保持君子风度;三、两人在一起只谈工作,不谈其他。尽管吴涛一再叫嚷这是“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但他还是摆出一副不屑与我计较的样子,答应了下来。从此,我的书包里多了一沓练功券。我一有空就向吴涛请教,他也很耐心,每个要领都讲得明明白白。在吴涛的悉心指导下,一周后,我的扇面就打得像模像样了。可让我不明白的是,我怎么也学不会点数。吴涛的眼睛就像一把精确的尺子,在那大扇面上一扫,再用手一掐就不多不少,正好是12张;而我照他教的方法练了半天,一次最多也只能数4张。对此,吴涛安慰我说:“别急!先少数几张,等眼睛适应后,再慢慢加张数。”

然而,我照他的话练了整整两个星期,不但没什么长进,反而把自己练得眼花缭乱,头昏脑涨。我想他肯定没有把真功夫教给我,不然,以本小姐的聪明,是不可能练不好的。于是,我开始抱怨他不遵守协议,肯定对我留了一手。于是,我把练功券往桌上一扔,说:“我再也不练了!”他急了,申辩道:“冤枉!我可是全心全意地教你啊。你以为仅仅知道方法就行了?小姐,这是个功夫活,你得下苦功练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课间休息时,我忍不住向小李诉苦,结果,连她也觉得吴涛有问题。忽然,小李说:“他该不是斗鸡眼吧?”“斗鸡眼?你是说他能两眼分开,两只眼睛各数各的?”话一出口,我就忍不住哈哈大笑,那样子多滑稽,我可不敢学了!此后,我真的开始在私下里悄悄观察吴涛的眼睛—看他听课,看他说话。有时和他的目光相遇了,我做贼心虚,马上避开了;等他不注意了,我再继续观察……经过一番细致的“侦察”,我发现他不仅不是斗鸡眼,那双不大的眼睛还怪有神的……

看来,他也没什么特殊的“本事”,斗鸡眼纯属我们瞎猜!唉!看来只剩下苦练这一条路了。 于是,我沉下心来,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练功,时间不长,我点数的本事果然提高了不少。令我惊奇的是,吴涛尽管水平已经很高了,可他仍像着魔似的苦练,还不时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些什么。可每当我问他写什么时,他总是马上把笔记本装进衣兜,我抢了几次也没得手。

吴涛的点钞水平提高得真快,现在,他用眼一扫就是18张。不久,他又在工行全省技术比赛上一举夺魁。看他点钞,真是一种美妙的享受,那炉火纯青的技艺真让我着迷。我看着看着,心中竟激荡起莫名的激动,特别是当他手把手地矫正我的动作时,我竟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甜蜜感……

功夫不负苦心人。一年过去了,我慢慢接近了他的水平,在一次全市建行点钞技术比赛中,我夺得了冠军。不久,上级又决定派我去参加全省技术大赛。临行前,老行长还特地对我说,一定要为单位争光,争取拿个冠军回来。听了这话,我心里别提有多紧张了。这可是我第一次参加全省大赛,而且点钞比赛的规则非常残酷:只要点错一张,不管点得多快,也要取消比赛资格。我真担心自己在比赛中失利,不好向领导和同事们交代。为了这事,我急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甚至忍不住想哭……

这时,小李忽然告诉我,她听工行的人说吴涛还有个绝招!于是,我像寻救命稻草一样,急切地找到了吴涛,央求他把绝招教给我。

不知为什么,吴涛却躲躲闪闪的,总是把话题支开。我急了,抓住他的手,说:“马上就要比赛了,我害怕死了,快把你的绝招教给我吧!”他看了我一眼,说:“我这个绝招很特殊,点钞的速度得达到每秒12张才管用,咳!你现在每秒才能点10张,就算是教给你,你也点不好!”说完,他竟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他扬长而去的身影,我伤心地大哭了一场。真是日久见人心,想不到他真的留了一手,还这么瞧不起我。我哭得好痛快,把这段日子以来压在心里的惧怕、对吴涛的失望和气愤,一下子全都哭了出来。哭过后,我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心里想:“姓吴的,我一定要点得比你好,你睁大眼睛看着吧!”

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我终于达到了每秒能稳定点出12张的速度,结果,在第二天的比赛中,我险胜对手,一举夺得了扇面点钞第一名,同时也取得参加全国比赛的资格。

载誉归来后的一天晚上,我又去夜大上课,吴涛在课间凑过来,“假惺惺”地向我表示祝贺,但我此时已经打定主意,绝不再轻易理他。见我板着脸,一句话也不说,他只好无奈地耸了耸肩,灰溜溜地走了。我看着他那讪讪的样子,心里很是得意。这时,我忽然想起他的绝招。对了,如果把他那个绝招偷学过来,对我今后参加全国比赛一定会大有帮助。但他的绝招在哪儿呢?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他那个神秘的笔记本,心里马上一激灵—秘密会不会在那里呢?看到教室里已没什么人了,我悄悄跑去翻他的书包,那个笔记本果然被我找到了。我如获至宝,赶紧把笔记本藏进了自己的书包。

下课后,我飞快地骑着车子逃跑了。在经过一盏明亮的路灯时,我迫不及待地下了车,拿出吴涛的笔记本,在路灯下翻了起来。

其中有一页这样写着:

1998年12月2日

我的成绩提高很快,人们都说我有秘诀,是的,我的确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诀。自从她向我学点钞以来,我感觉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总是跟踪着我,在这双多情的大眼睛的注视下,我又幸福又惶惑,惟一能做的就是发奋苦练,我只有点得更快、更出色,她才会继续拜我为师,我才能有理由陪伴着她、呵护着她……

再往后翻,每一页几乎都有我的名字,除了对我的爱慕,还记载着我每次训练的成绩,我的每一点进步、每一点不足,甚至连我参加全省大赛之前表现出的紧张,以及他绞尽脑汁想出的“绝招激将法”—先委托小李传话给我,说他有一个“绝招”,然后他再拒传“绝招”,并用冷言冷语激我,以帮助我短期内迅速提高成绩—都记得明明白白!

原来如此!

我痴痴地靠在路灯柱子上,好久说不出话,泪水扑簌簌地流下……一条手绢递了过来,我猛一抬头,面前竟站着吴涛!“对不起,我跟了你一路了。谢谢你偷看了我的日记,请不要见笑。”他一脸的真诚。见到他,我的心中一阵惊喜,但嘴上却冷冰冰地说:“哼!我是偷看了你的日记,我感兴趣的只是你那故弄玄虚的什么‘绝招’。你好像误会了,我虽然答应过做你的女朋友,但那只是将计就计的权宜之计,我没有爱过你!更没有深情地注视过你!”

“不,你的眼睛骗不了我,从一开始你就偷偷地看我,难道你那痴痴的目光也是假的?”听到这里,我“扑哧”一下笑了:“那是因为有人说你是‘斗鸡眼’,我若不仔细观察,怎么为你‘平反昭雪’呢?哈哈……明白了吧!不要总是以为自己是‘白马王子’,谁都会爱上你!不过,人都是会犯错误的,念在你教会我点钞的分上,我原谅你!”

“好啊你,可以当探长了!”他的目光里有几分绝望,然而,更充满了倔强,他说,“即便这是一场误会,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啊!”接下来,他不容分说,一下子抱住了我,俯在我耳边轻声说:“我也实话告诉你,我坚决不改,还准备一错再错,永远错下去!”

他的目光里有一丝泪光在闪烁,我迎着他那热切的目光,再也不忍心折磨他了。我双手搭在他的肩头,声音有些颤抖地说:“吴涛,你要改!以后再有女孩向你学点钞,你千万别又误以为人家爱上你了。千万记住,这种错误只许发生在我身上,只许发生这一次!”

吴涛愣愣地看了我好半天,突然喜得跳了起来!接着,他来了一个标准的立正姿势,说:“ 遵命!探长!”

(李娟摘自《知音·打工》2002年7月上半月版,李金升图)
(作者:沥 涓 字数:390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