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虫子的边上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蜘 蛛一只最后的,浸淫着五千年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灵。踏在八卦阵中,他脚步生风,衣袂飘飘,就如一位玄衣武士。那已修炼了千年的剑气密不可泄。罩住东邪西毒,罪恶就如秋天的树叶……纷然飘落。蚊 蝇很欣赏人们将“蚊蝇”连在一起

蜘 蛛

一只最后的,浸淫着五千年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灵。踏在八卦阵中,他脚步生风,衣袂飘飘,就如一位玄衣武士。那已修炼了千年的剑气密不可泄。罩住东邪西毒,罪恶就如秋天的树叶……纷然飘落。

蚊 蝇

很欣赏人们将“蚊蝇”连在一起的做法。它们本就是一个豪门大宅院出来的一对恶少:一个胖得像猪,一个瘦得像猴。

它们声音“嗡嗡”的。它们的无趣是因为它们自以为有着蜜蜂式的歌喉。私下里:我倒认为它们就是几架美国的EP-3电子侦察机。它侵入了别人的家园,还一嘴的蛮横无理。

蟑 螂

温情主义保护伞下的细菌兼小道消息的传播者。

为防止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它的腿跑得比谁都快——

一个拙劣的模仿秀,总是在别人挥汗如雨时出现。

尽管它自以为自己知道得很多,其实只是学到了一点皮毛——所以,除了浮躁的日子,它都知趣地退出了时间的舞台。

蚂 蚱

春天的匆匆过客。它像一个杀人越货的盗寇,它走过的地方,生命留下的是斑斑伤残。

曾见过一位机械师把它捉在锅炉上烤食——原来它还有一个别名叫做“蝗虫”。它那如同锯齿般细腿横七竖八的,像是机械师拆卸了一地的零件。

秋后的蚂蚱长不了一食人者总是被人食。

萤火虫

谁家的小妹妹?提着一盏生命的灯,照人回家的路。

夜晚里兀自一声叹息。我发觉,望乡人的肩膀上已落满了一粒粒晶莹的泪珠。灯光里。那人头发如雪,脸白如霜。

蚯 蚓

一列寂寞的夜行货车,所有的地铁道只为它一个人开放。

不幸的是它的生命一旦落入水中,便成了一个被人利用的诱饵,做了他人戕害另外一个生灵的巨大的筹码。

蟋 蟀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那“唧唧”的便是它的声音了。

叫一声它的别名——促织-就想起外婆、纺线车和那白白长长的棉线……开始。是外婆黑黑的头发,白白的棉槌;结果,是染了色的棉布,外婆那满头的白发。

(陈昌喜摘自《散文》2001年第8期)
(作者:徐 迅 字数:105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