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钵冰糖银耳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有谁知道,小颜的幸福只是缘于一钵冰糖银耳的启示呢?那时,小颜是美院最年轻的英语老师,24岁,还名花无主。美院的女孩,总是很俏的。这俏不是指容颜,而是指她们受男孩追逐的程度。美院本来僧多粥少,况且毗邻还有个虎视眈眈

有谁知道,小颜的幸福只是缘于一钵冰糖银耳的启示呢?

那时,小颜是美院最年轻的英语老师,24岁,还名花无主。

美院的女孩,总是很俏的。这俏不是指容颜,而是指她们受男孩追逐的程度。美院本来僧多粥少,况且毗邻还有个虎视眈眈的602所(国家航空研究所)——那里更是严重的阴阳失调,许多俊男们的爱情问题,总伺机要来美院解决。因此,尽管小颜算不得花容月貌,伹追求她的场面仍然如火如荼。

一开始,小颜的感觉也是有些枝叶迷眼的,但女孩去芜存菁的本领与生俱来。只是半年,能常来桂园小顔宿舍闲坐的便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美院的水粉画老师史骏;一个是602所的范世安。

事实上,史骏追求小颜似乎有些屈尊了。以史骏在美院的名气及其风流倜傥的气质,怎么说,相衬的也该是倾院倾系的美女。但这只是史骏从前的想法,经过蜂飞蝶舞,阅尽人间春色之后,史骏的心,便有些返璞归真了。知道只有像小颜这样朴素又蕴藉的女子,才真的宜室宜家。

尽管这一次是求妻不是猎艳,但长期以来养成的追求格调却无法改变。史骏是谁?史骏是青年艺人,怎会让爱情沾上任何世俗的气息。所以,一上来依然是满江风月。史骏问小颜:钻石与星星,你说哪个更美?小颜说星星更美。玫瑰与路边摇曳的紫菊呢?当然是紫菊。能回答别的吗?于是,小颜便一怀的星星与紫菊了。

小颜感动得无以复加,姿色平平的小颜在师大外语系读书时是被本系男生冷落怠慢惯了的,何曾受过如此出众男子的绵绵情意?一时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且不说还有星星和紫菊,单是与玉树临风般的吏骏并肩在人群里走走,小顔就已是醉态万分了。能不醉么?她小颜何貌何能,当得起运份英俊,世上有多少美丽的女子,他史骏难道迷眼了吗?仰望走在身边的史骏,小颜不禁心生今夕何夕的感叹。

年轻的小颜无法抵御的是史骏的风流气质,化范世安能够打动小顔,却完全与他的长相无关。世安是小颜的高中校友,因了这层关系,世安才能一次又一次地来找小颜。像所有学理工的人一样,世安也很少言,或许只为了避免与人相处时无言冷场的尴尬,他养成了手不释卷的习惯,这使他身上浓浓地氤氲着一股书生的味道。他来美院的桂园,仿佛不是为了看小颜,而仅仅是来找一个地方看书。一个长长的下午或者整个黄昏时分,总有一两个时辰,两人常在静谧中捧卷度过,其间的三言两语,也多是小颜挑起话由。小颜最爱看世安安静读书的样子,觉得很传统也很美好。

一男一女之间的安静,其实最是意味深长。说它单纯,是单纯:若细加体会呢,又有些山曲水绕。而这正是小颜喜欢的状态。世安之所以能和小颜持续交往,这得益于这种关系的暧昧不明。因为世安的身份不是恋人,而是学兄,受过良好教育且持有传统道德观念的小颜才能自欺亦是欺人地同时和两个男人交往。

何况日口耽于书本的世安原来也是不看眉高眼低的,无论小颜的面相如何,只要没有直言,依然是常来的,只是不谈风月。602所食堂蛋糕做得好,金黄,松软,远近闻名,世安于是常常用饭盒带上一盒小颜爱吃的虎皮蛋糕;碰上他们所里发水果,不论是苹果还是橙,世安都给小颜送来,有一次还送来了红枣和小核桃。小颜当然知道世安的心思,但世安既然不说,小颜也就正中下怀,省却了左右为难的烦。仗着是学妹,小颜就这样理直气壮地消受着世安对她的好。

周旋的时光其实很美,可女人就像黄昏觅巢的鸟,最终都要择木而栖。

但小颜不知栖谁。按说史骏,能回绝史骏么?那实在有些不识抬举。再说有史骏这样的丈夫,她小颜在姐妹面前、在女友面前、在旧日的恋人面前,有几多体面呢!可小顔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不踏实,美丽的时光仿佛是偷来的,史骏也像是偷来的,所有的一切都感觉虚飘飘的,任小顔怎么努力也落不到实处。依稀自己是在甩着戏里的水袖,要多美有多美,可就是没有小顔要的真实。这种感觉让小颜惊恐:一种将要临风而去、转瞬即逝的惊恐:一种花开得绚丽烂漫,果子却将青涩的惊恐。小顔于是反问自己:除了迷恋史骏的英俊还迷恋他什么呢?似乎什么也没有。这念头一旦生起,小颜禁不住万分伤感,意兴阑珊。

和世安交往,小颜倒是神定气闲。可边上有个史骏衬着,小顔哪甘嫁世安呢?“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千年的女人都一样的虚荣,又怎能单怪她小颜呢?再说,世安哪像恋人的样子,简直一丝一缕的款曲也不通,只是带他的蛋糕,—只是读他的书,602所小花园里艳艳盛开的粉色芙蓉,他世安什么时候晓得为她小颜偷摘几朵呢?

一个失之飘,一个失之实,小顔真是举棋难定。

那段口子小顔课多,又值盛夏,小顔上火了,满嘴长满了燎泡,小颜又痛又急。史骏来了,轻抚着小颜的唇心疼地说:小颜呀,小顔,真可怜哪!我若能带你去广寒宫避避暑多好。史骏当然不能去广寒宫,他说过这些话便带着他的弟子们去云南采风了。

守着小颜的便只剩下世安。小颜不得不停课了。几乎闭门不出。世安用他的大饭盒装来了冰糖、银耳和一些黄绿色的尖尖莲心。世安告诉小颜,小时候因为怕他和妹妹长痱子出热气,每年入夏,妈妈都会炖这些东西给他们兄妹吃的。世安拿本书守在小煤炉边替小颜慢慢地煨汤,蜷曲干瘪的银耳经过水的滋润盛开得像白莲一样,小顔突然发现,原来世上还有美得如此单纯的花朵。

一时小颜如醍醐灌顶。曾经百转千回的心绪统统敛起,作出决定也就是瞬间的事情,女人常常这样举重若轻。一个月后,等史骏从云南回来,美院的人部知道了,小颜已是世安的未婚妻了。

但有谁知道(哪怕是世安),小颜的美丽人生其实只是缘于一钵冰糖银耳的启示呢?

(朱玉安摘自《涉世之初》2001年第8期)
(作者:阿 袁 字数:236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