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礼遇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朋友们坐在一起神聊,不知怎么就把话题扯到了自己所接受过的最高礼遇上。一个说,某市长给他夹过菜;另一个说,某副省长请她跳过舞。轮到做记者的孟芝,孟芝甩甩她清汤挂面式的直发,淡淡地说:我所接受过的最高礼遇,说出来也

朋友们坐在一起神聊,不知怎么就把话题扯到了自己所接受过的最高礼遇上。一个说,某市长给他夹过菜;另一个说,某副省长请她跳过舞。轮到做记者的孟芝,孟芝甩甩她清汤挂面式的直发,淡淡地说:我所接受过的最高礼遇,说出来也许有人不爱听;但既然是“命题作文”,我也只好扣着题目规规矩矩地讲述啦。

那一年初春我奉命到一座大山上采访一群雷达兵。车开到山脚下,我和司机老于背着芹菜黄瓜西红柿之类据说是极受战士们欢迎的礼物开始爬那座高入云端的大山。山路难走,我累得气喘吁吁,爬一段就停下来灌一阵子矿泉水。老于逗我说:孟芝,少喝点水,山上可没有女厕所哟!

终于狼狈不堪地登上了顶峰。12个战士挥动着鲜艳的彩带,高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口号列队迎接我们。这始料未及的隆重场面使我激动万分,我握着那些可爱的战士们的手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这时候,老于捅了我一下,指着营房的方向让我看——上帝!那里竟赫然张贴着一条标语:热烈欢迎孟芝同志光临指导!

开始用餐了。战士们都不约而同地让自己的筷子避开那些难得一见的新鲜蔬菜而抢着去夹兔肉(他们养着几百只兔子)。班长告诉我们说,大雪封山的时候,他们上顿下顿全吃兔肉,直吃得战士们看见了活兔子都想吐。

那天采访到的故事感动得我泣下沾襟。不瞒各位说,后来正是那一篇题为《山到极顶我为峰》的通讯让我这个小女子在新闻界一举成名。

那天采访结束后,一个小战士冷不丁问我道:你去1号吗?另一个眉清目秀的战士怨责地拽了一下那小战士的衣角,恭敬地问我道:你需要去洗手间吗?我的脸腾地涨红了,一下子想起了老于逗我的话。我支吾着。极想说“需要”,但又不知在这地道的“雄性”世界里究竟有没有供自己“洗手”的地方。眉清目秀的战士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热情地指给了我洗手间的所在。

我向山上走到一个岔路口,不知该朝哪个方向迈步,一抬眼,竟看到一个崭新的指路牌!牌子上画着一个醒目的大箭头,箭头下用漂亮的楷书写着:女厕所。大概经过了二三个这样的牌子,我顺利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说出来你们也许不相信,那居然是一个特意为我这个女记者搭建的“洗手间”!虽说不过是供“一次性”使用的,但它的选址是那样的安全,建造又是那样的讲究——粗细均匀的圆木围成一个玲珑的圈儿,小小的门正对着一面光滑的石壁。一想到有12双手曾经为了让我更方便一些而在这里庄严地劳动,我就幸福得直想哭,终于明白了那一句“你去1号吗”的突兀问话里包含了多少焦急的期待和莫名的忐忑——我们可爱的战士,他们拿心铺成路,还生怕你走上去硌了脚呀!长这么大,我孟芝心安理得地用过多少豪华的洗手间呵,但惟有这一间让我的双脚在踏入时感到了微微的颤抖。

——真对不起,瞧我,把你们大家都讲得难过了。不过,说句真心话,自打在那座大山上接受了那最高礼遇之后,我生命的词典里就永远剔除了一个词儿——羡慕。

大家长时间沉默着。最后,一位最受人尊重的先生真诚地握住孟芝的手说:“谢谢,谢谢你。你的故事让我们的灵魂接受了一次最高礼遇。我敢说,从今而后,我们大家生命的词典里都将补充进一个可贵的词儿——羡慕。

(曲铭芳、徐顺林摘自《深圳青年》1998年第7期)

(作者:张丽钧 字数:137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