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梦想还在飞吗?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今天下午,我太太开车带女儿去学钢琴,顺道送清洁工回家。我因为想听女儿弹琴也就一同前往。清洁工是南美人,就住在钢琴老师家不远的地方,我原来猜想一定是个杂乱的社区,直到车子转进她家的小巷,才惊讶地发现环境那么美。

今天下午,我太太开车带女儿去学钢琴,顺道送清洁工回家。我因为想听女儿弹琴也就一同前往。

清洁工是南美人,就住在钢琴老师家不远的地方,我原来猜想一定是个杂乱的社区,直到车子转进她家的小巷,才惊讶地发现环境那么美。

斜斜的山坡,街道两边都是白色的独幢洋房。早春,两排行道树刚冒出嫩芽,像是一重重翠绿的纱帘,往山脚延伸过去,并从下面人家的屋顶上,看到更远处点点的帆影和潋滟的波光。

“这里真美,不知道房租贵不贵。”我在车子掉头的时候,对太太说。

我太太一笑:“就因为不贵,所以她负担得起;就因为美,所以她宁愿放弃她家乡医师的工作,到这儿当个清洁工。”

她的话,使我想起20年前,初到美国,在弗吉尼亚州开画展的时候,当地的画家朋友曾经请我去一家中餐馆吃饭。

“陈博士,陈博士。”没去之前,就听画家们不断说Dr.Chen,直到走进餐馆,一位领班过来招呼,大家跟他热情地握手,我才发现原来那就是餐馆的老板——陈博士。

陈博士的餐馆很有名,如同他获得博士的学府一样有名。我看得出客人们对他有一种特别的礼貌,但是回想起来,当大家进餐馆前提到“陈博士”的表情,又觉得“有些特别的滋味”。

他们会不会很得意地想:“瞧,堂堂一个中国学者,居然在为我们端盘子?”临走,我问陈博士:“不知道你主修什么?”

“甭提了,”他笑笑,“全都就饭吃了。”

我从来不认为职业有尊卑贵贱之分,但不知为什么,这20年来,我常想起陈博士。

我想:“他在那么著名的学府得到博士,为什么不在自己本行发展?”

我也想:“他在台湾也是名校毕业,早知有一天会放弃所学,当初何不把那宝贵的留学‘名额’让给其他‘挤破头的学子’?”

当然,我也知道——

如果他没有那大学文凭,便进不了美国名校,留不了学,更留不下来。

20年来,我在美国看到太多,在自己祖国做医师、做工程师、做高级主管的人,到这片“新大陆”,落地生根。

一个在美国音乐会上卖力演出的,可能在自己的国家,是音乐或戏剧名师。

一个在杂货铺呼前跑后的,可能原来是大学的教授。

一个每天到不同家庭,为人吸尘扫地、洗厕所的,可能原来是位受人爱戴的医师。

只是,如同我家的清洁工,来到这“金元王国”,就忘了过去的光荣,也忘了年轻的雄心壮志,留下来,甘心做一株小小的草。

无可否认,每个人有他选择的自由,但是如果他能不放弃本行,无论在美国,或回到他自己的国家,不都可能有更高的成就吗?

每年都有些从故乡刚来的留学生来看我,我总在初见面时就问他们:“你的折旧率高不高?”

“老师是什么意思?”他们都不解。

“我是问你,会不会满怀雄心壮志地来,最后却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我说。

这时候他们总是毫不犹豫地回答:“不可能的,原来的公司还在给我留职停薪。”“我的父母急着等我回去。”“我只是来学,学成了就回去。”

一两年后,听说他们急于找工作、办绿卡。

再隔几年,圣诞节偶尔会收到他们的卡片,寄自某一个美国的城镇。

怪不得有个漫画,画一架波音747上抛下来许多英雄好汉,落在美国的海域,只见一只只伸出水面的手。漫画的题目是“美国大熔炉”。那许多壮丽可爱的年轻人,不都在这“熔炉”里被融化吗?

小时候,我们会想当医师、当警察、当老师、当大官。

我们一天天长大,一天天认识世界,也一天天认识自己。

我们可能因为功课不够好、身体不够强、耐心不够久、毅力不够坚,使幼年时的梦想,一个个在眼前七彩地飞过,又无声地消失了。

只有少数人,能坚持自己,不被环境融化。

各位年轻朋友:你从小到大,是不是好辛苦、念过好多书、考过好多试?你是不是梦想拼进一所理想的大学、梦想出国、梦想深造、梦想创一番事业?

有一天,无论你到了世界的哪个角落,我都建议你常回头想想:“我过去的书,会不会白念了?”

我也会建议你常抬头看看——

还有没有当年的梦想在飞翔?

还有没有自己年轻时的壮丽与坚持?

(朱广华吴利芹摘自《海外星云》1998年第16期)

(作者:刘 墉 字数:187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