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咖啡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洋洋众国中,喝咖啡喝出气氛、喝出特色者当属法国。法国人不仅在家喝,还特爱坐在咖啡馆喝,喝着喝着,就喝出哲学咖啡来了。法国的咖啡文化历史悠久。19世纪,咖啡馆红极一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走下坡路,不少店关了张。但到

洋洋众国中,喝咖啡喝出气氛、喝出特色者当属法国法国人不仅在家喝,还特爱坐在咖啡馆喝,喝着喝着,就喝出哲学咖啡来了。

法国的咖啡文化历史悠久。19世纪,咖啡馆红极一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走下坡路,不少店关了张。但到90年代似乎又添了新的活力,出现了一批颇有创意的咖啡馆,如图书馆咖啡馆,可边喝边浏览图书;网络咖啡馆,为客人提供电脑国际网络,传统文化与新科技相结合;还有一种,就是哲学咖啡馆。

哲学咖啡馆巴黎已开了十几家,据说外省还有二十几家。规模最大的巴黎灯塔咖啡馆每星期天举办哲学讲座,是一个叫马科·索特的哲学教师1992年发起的。星期天早晨,喜爱哲学的人赶来这里,边吃早餐边讨论严肃的哲学话题。2000年前,古希腊人是站在雅典神殿外的广场上,切磋时局,探讨人生意义,成就了苏格拉底、柏拉图等智者。索特也自比苏格拉底,他强调人与人之间要经常对话。他还在巴士底广场旁开设哲学诊所,提供哲学咨询,每小时收费350法郎。他说人们从前找星相家或心理医生指点迷津,现在来咖啡馆找哲学家排难解疑,在这里他们不必放弃自己的思考能力。

我慕名听了灯塔咖啡馆的一场讲座,咖啡馆不大,近百个座位挤在一起,有一半位置还是占用便道搭出的玻璃铺面。迟来者没有座位,或站在酒吧台边,或坐在楼梯上。男女老少,还有的怀抱婴儿,真是人满为患。

讲座开始,主持人请大家提问题,有人举手提问:“行善有什么用处?”“对坏人也行善的话,对好人行什么?”还有人说些“言辞只用来掩饰思维”,“科学的觉醒是灵魂的废墟”之类的格言警句,一片深刻。

也有人提的根本不是问题。一位中年人举手叫来话筒,朗诵起恐怕没几个人听得懂的似诗非诗的朦胧句,还没完没了,被主持人打断才住口。他是作曲家,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蓬松的头发像鸟窝,随身带个小学生铅笔盒,不时记下别人的高见和自己的灵感。

我仔细观察,参加者都衣着随便,也都很有思想,应该是社会的中产阶层,整个过程人们发言踊跃,对每个问题都有几人同时举手作答。当然,参加者中也有食古不化的人,无论讲什么,他都摇头表示不满,我眼见有这么一个人烟抽足了,杯中咖啡喝干了,起身叹着气先走了。

哲学咖啡是具有代表性的文化现象,它出现在法国可能是因为法国人爱好思辨,喜欢讨论历史和抽象题目,还肯为清谈付出时间。另外,法国哲学家不像他们的英国、德国同行那样躲在象牙塔里,而是参与社会辩论,因此拥有广大听众。90年代哲学书籍的销售出现新高潮,好几本哲学书登上畅销书榜,如一本以青少年为对象的哲学入门书《苏菲的世界》,在法国十个月中居然卖出70万册。

当然,尽管哲学家采用通俗的语言,但讲的毕竟是哲学道理。像灯塔咖啡馆的讨论,主持者对十个问题并不一一回答,而是三句话不离本行扯到他熟悉的话题上。那天他大讲特讲尼采,让人感到大家提问只是个形式。

一位女心理学家评论这种哲学讲座现象时说道:哲学咖啡虽受欢迎,但是大家离开后会感到沮丧,因为那里以抽象方式谈人生意义,而不是谈自己。现在法国人悲观,听天由命,失落感强,需要说出自己的感受。哲学咖啡馆的创始人索特指出,咖啡讲座走红,象征的却是社会濒临危机,古希腊如果不爆发危机和内战,雅典便不会诞生哲学!

他们的话是有些危言耸听,不过至少承认了一种现象,法国是个苦闷的国家,许多人服用抗忧郁剂或镇静剂,咖啡馆为这些人提供了忘却苦闷的场所。

(王超球摘自《世界知识》1998年第1期)

(作者:车 耳 字数:149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