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墨水吗?”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表妹舒云曾和我同在抚州师专读书。她是个非常活泼的女孩,见人就笑,而且一张嘴闲不住。那时候她刚入学,同学老师对她都不熟,舒云便不住地跟人介绍说:“我是抚州人,家住油顿舒家村。”又说:“油顿舒家村你听说过吗?那村很有名

表妹舒云曾和我同在抚州师专读书。她是个非常活泼的女孩,见人就笑,而且一张嘴闲不住。那时候她刚入学,同学老师对她都不熟,舒云便不住地跟人介绍说:“我是抚州人,家住油顿舒家村。”又说:“油顿舒家村你听说过吗?那村很有名,历史上出过刑部尚书舒化。”一般同学听了,都摇头,说没听过。有几个教古代文学的老师听了,就说:“舒云是油顿人呀,那地方我知道,明朝曾出过三个进士,不简单。”舒云听了,一脸喜悦,跟老师说:“我们村是不简单,曾经学风鼎盛,是有名的才子之乡。”

舒云不笑不说话时,坐在那儿便一脸呆相,有轰鸣的飞机在天上飞过,舒云便仰了头看,一脸痴迷。我见了,问舒云:“你想什么呢?”舒云看看我,又看看远处,跟我说:“你说,抚州以外的世界是不是更精彩?”

我点头,说:“当然更精彩。”

舒云说:“真想乘上飞机去看一看抚州以外的世界。”

我说:“会有这么一天的。”

一年后我毕业了,舒云还在学校继续读书。毕业后我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应聘到广州一家公司工作。这期间和舒云联系不多,偶尔通一两封信,各自说些工作和学习情况。有一阵子,甚至就没怎么联系。但两年后,我突然收到舒云一封挂号信,说她快毕业了,内地分配很难,她让我留意,说万一分不到好单位,也来广州应聘。我当即给表妹回了一封信,为了表示我的认真,也寄了挂号。我说尽管在广州找工作也难,但凭我这两年的关系,给她找份工作还是办得到的。

我想舒云接到信一定会很高兴。

大约一个月后,我有事回了一趟抚州,办好事后,我想我应该去看看表妹舒云。那时候已放暑假了,我想舒云已毕业,她肯定回油顿舒家村了。这样想着,我便买了车票,直接去了油顿。

但到油顿舒家村时,并没看见舒云。舅舅、舅母见了我非常高兴,说我几年没来,一定要留我住几天。我说舒云不在,我还跟她有事要说。舅舅听了,便说他去油顿跟舒云的同学打电话,让舒云赶来。我想想,觉得挺好,便住了下来。

第二天舒云便急冲冲地赶了回来,与两年前相比,她好像高了,也漂亮了。她还是见人就笑,嘴闲不住。她说她总想到广州来找我。我说来呀,我随时欢迎。舒云却说现在不行,她还有事,等事完了,再来找我。我说我现在换了单位,我告诉你新地址吧,你来时按新地址找我。说着,我从身上掏出笔,又在小笔记本上撕了张纸,然后在纸上写地址。但钢笔居然写不出字,拧开一看,没墨水了。我让舒云把笔给我,舒云摸摸口袋,说走得匆忙,忘了带笔。随后,舒云又喊:“爸爸有墨水么?”舅舅跑过来,一脸的不好意思,说他不识字,家里没有墨水。我说舒云你还是大学生哩,怎么家里一瓶墨水都没有。舒云说她的东西都在学校里,这里怎么会有。说着,舒云从我手里把钢笔拿过去,跟我说:“我们家没有,别家有,我们去别家吸墨水吧。”

我跟着舒云往外走。

到了隔壁一户人家,舒云笑笑,开口说:“你有墨水吗?”

回答说没有。

又到一户人家,舒云笑笑,开口说:“你有墨水吗?”

这回,人家回答说:“舒云,你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你家里还没有墨水呀?”

舒云说:“我忘了带来。”

人家说:“我们哪里会有墨水。”

再到一户人家,舒云仍笑,开口说:“你有墨水吗?”

人家仍然摇头。

舒云很固执,一定要讨到墨水,于是一户人家一户人家讨过去,见了人,便说:“你有墨水吗?”

竟然都没墨水。舒云后来不笑了,一脸的呆相。我说不要讨墨水了。我告诉你地址,你记在心里。我接着说:“我现在的地址是广州市××路××号。”舒云听了,却像没听见一样。我又说:“你听见了么,我的地址是广州市××路××号。”这回,舒云点了点头,但仍然心不在焉一脸呆相。

我回广州后便等着舒云来找我,但很久了,舒云也没来。我想是不是舒云不记得我的地址了?为此,我给舒云写了封信。把我的地址工工整整地写在纸上。我还在信上说:“你不是说想乘飞机看看抚州以外的世界吗?这一天到了,你来呀,一切费用由我出。”信发出后,我估计舒云很快会来,但我估计错了,舒云没来,一直没来。后来舒云给我回了一封信,说她不来了,就留在家乡工作。

随后,我跟舒云联系又少了,偶尔通一两封信,说些生活和工作情况。

两年后我又回了一趟抚州,并去了油顿舒家村的舅舅家。还没走近,我便看见村口一幢平房前飘着红旗,凭我的经验,乡村里飘着红旗的地方,一定是学校了。走近了,果然是学校。

这所学校就是舒云办的,她从教室里看见我走来,飞跑出来,惊喜地喊:“表哥来了。”

舒云还是老样子,见人就笑。这回,在她的学生前,她笑得特别开心。

我那时又在广州换了一个单位。走之前,我又要把新址写给舒云,让人不好意思的是,在纸上写字时,我的钢笔又不出水了。我一向粗心大意,钢笔老忘了装水。当时我问舒云,说:“你有墨水吗?”

还没等舒云回答,舒云边上一个小女孩先回答了我。小女孩说:“我有墨水。”

(谢立兵摘自《涉世之初》1997年第2期)

(作者:刘国芳 字数:218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