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佛声等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佛语中有一句:麻雀就是你今天早晨的佛声。试想,在一个烦恼的蛛丝仍在悬游的清晨,你发妆不整地木立窗前,茫然面对新的一天:窗外鸟声啁啾,新芽吐着嫩绿。晨雾中,一只麻雀栖在枝头,苍褐的羽毛显得有几许零乱,你可以想象它

佛语中有一句:麻雀就是你今天早晨的佛声。

试想,在一个烦恼的蛛丝仍在悬游的清晨,你发妆不整地木立窗前,茫然面对新的一天:窗外鸟声啁啾,新芽吐着嫩绿。晨雾中,一只麻雀栖在枝头,苍褐的羽毛显得有几许零乱,你可以想象它刚经受了一场风雨的打击,或者,一场疲于奔命的迁飞。总之,是命运的多舛使它一身风尘地栖在了你窗前。它开始用尖利的嘴喙梳理羽毛,从羽根到羽尾,一丝不苟,直到它乌黑的羽翼在晨光中闪出一种异样的光泽。

此情此景,即是自然给予我们的一句不可言传的短谒。它像晨光和远寺的钟声穿越晨雾,澄明了我们心中的尘埃。

高中时我蜗居在一条旧陋的小巷。有个邻居叫老杨,腿微跛,以卖豆腐维持一家5口的生计。每天约摸4点钟,梦境里就传来隔壁“沙沙”的磨声和老杨偶尔的咳嗽声,接着就是嘈杂的灌浆冲浆声。在天色熹微中,老杨家破旧的门“吱”的一声开了,“卖-豆-腐-哎!”的吆喝便在小巷飘开。这声声吆喝,渐渐成了我起床朗读英语的号令。

老杨的豆腐并不是每次都能卖完,然而他总是微微笑着。寒暑易节,老杨每天都忠于自己的工作,丝毫没有抱怨。如果说一只麻雀是一个早晨的佛声,那么,凡实的老杨该是我千百个早晨的佛声了。

生活对手那些放弃了搏击的羽翼的人永远是冷醒的地狱。而另一些人却是在炼狱,在寻求光明的亮点,在谛听佛声。樵夫的山歌。船夫的号子,都是生活的佛声,这些环绕在我们身边昂扬的声音,永远是一种奋斗的鞭策,在开悟我们消沉的心灵。

(孟辉、冯建成摘自《涉世之初》

1999年第7期)

种一片树叶 张鹏

埋下一片树叶,固执地相信它终会长成一棵参天大树。这便是儿时最美丽的梦。

我4岁那年的秋天,枯黄的叶子从高高的树枝上飘落,正在院中玩耍的我俯身拾起一片,觉得很美。玩赏了半天,我忽发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个曾经是树伯伯身上一分子的叶,把它种进土里之后,必定可以长出一棵同样的大树!

于是我捡了许多片叶子,虔诚地跪在地上挖了个小坑,把树叶全埋到了土里。就像妈妈生下了我,我也会渐渐长大一样,我坚定地相信我的梦马上可以实现。

我天天蹲在种下树叶的地方等待我的大树,直到大雪纷飞。我想叶子大概怕冷,所以不敢出来,等明年开春,一定会长得更好!我依旧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梦,直到燕子衔泥,杨柳吐芽……

长大后,我才明白我用童心为自己编织了一个很美的童话。那些埋在土里的树叶,却已在我心中长成了一棵大树,成为我生命的一根支柱,替我遮挡着成长路上越来越多的风风雨雨,为我撑起一片蔚蓝的天空。那件事,我会为之自豪一辈子……

记得有人这样说过:和成年人在一起,大家学习的是对方的冷漠、世故和虚伪;和孩子们在一起,感染的是他们的热情、诚实和纯真。话虽有些偏颇,但人生的旅程中,人们的确应经常用“童心”这面镜子,来审视一下自己日渐风化了的心灵。孩童时那种天真无邪;那种幼稚可笑的一举一动;那双清澈透明、不掺一丝杂质的眼睛,不正被我们当做“幼稚”而随手抛弃了吗?人每走一步都会从身上遗落一些东西,而往往被人随意丢掉的,也是最最珍贵的,是那颗晶莹剔透的童心。

种一片树叶吧,你定会拥有一棵参天大树

(王琳摘自《大头丛书》

1999年第4期)
(作者:廖洪武等 字数:143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