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某月某一天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吃过午饭,壹壹伏在办公桌上看书。五月的阳光是这一年里最好的,壹壹懒洋洋地枕着一只胳膊,另一只手懒散地翻着书,渐渐有了倦意。忽然,一页东西轻飘飘地从书里落在了地上,她伏下身,轻轻地拈起,凝神看时,心里不由得一颤。那

吃过午饭,壹壹伏在办公桌上看书。五月的阳光是这一年里最好的,壹壹懒洋洋地枕着一只胳膊,另一只手懒散地翻着书,渐渐有了倦意。忽然,一页东西轻飘飘地从书里落在了地上,她伏下身,轻轻地拈起,凝神看时,心里不由得一颤。那页东西是一张车票,旧旧的,皱皱的,很普通的一张车票,却被她精心地夹在最心爱的一本书里,想起来,那是最后一次和他一同乘车时的车票。

一想起那段日子竟好像过了很多年的样子,其实也不过是三五年,可是从那次以后,她居然再也没有见过他。

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好像也是五月吧,天暖暖的,壹壹毕业不到一年,还在做记者,每天不用坐班,为了打发多余的时光,她在一家电脑公司兼职做平面设计,每天清晨,她要坐2路车去上班。

一次,在车上,壹壹看见—个老太太吃力地站在一个穿深蓝色西装的男子身边。她在后面冷眼看了很久,也不见那个男子起来让座。她挤到那个老太太身边,故意大声说“大妈,我扶着您,”老太太连声感谢,可是那个男子居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壹壹看着他的墨镜,忽然心生一计。一个刹车,壹壹故意把背包一甩,正好打在了蓝西装的肩上,他从墨镜后面露出一双眼睛,很诚实的一双睡眼,原来他睡着了,壹壹一下子就觉得是自己错怪了他。果然,他取下墨镜和耳机,然后站起身来,对老太太说“大妈,您坐这儿吧!”

壹壹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说了声“对不起!”

“没事,倒多亏了你,要不我就坐过站了,下一站我就下车……”壹壹是那种很惹人喜欢的女孩子,经常有男孩子为了一件简单的事而多跟她费很多话,她习惯了,所以只是平淡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在一个站点下车,一个往东,一个往西,本来就应该是从此两不相干的两个人。可是,那天中午,壹壹常去的那家快餐店装修,所以她只好另找一家。时间很宽松,她在街上信步悠悠,居然走到了自己从未去过的一条小街,刚准备再走回去,壹壹忽然发现街对面有一家叫做敦煌的快餐店,只用了金色和红色做装饰,非常的大气。她心里笑了一下,一个快餐店叫这么隆重的名字,真有点儿滑稽,那里的服务员一定都是飞天的打扮。这样想着,不由得就走了进去。人很多,壹壹要了一份牛肉饭,端着,找座位,看见临窗的座位上有一个女孩子站起来,壹壹快步走过去,放下手中的吃食,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又用丝巾把头发拢好,坐下来。正准备饱餐一顿的时候,壹壹忽然觉得对面的人正盯着她,四日一对,两个人都认出对方是曾经在清晨的车上相遇过的人。壹壹看见面前还剩着半碗面,尴尬地一笑:

“对不起,那女孩子……你们是一起的吧!”说着,便要起身再寻座位,她想,他这样看着人,一定是自己占了他女朋友的位子。

“不不不,我们是不认识的!”他连连解释,情急之下,竟把她装打糕的纸口袋按在了手下,一副不让她走的样子。

两个人默默无语各自吃着自己的饭,大约都是不善言谈的人。他先吃完,走时,只说了一声:“再见!”壹壹这边一口饭含在嘴里,说不出话,只好含糊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在车上,壹壹居然又遇到他。这一次,他没有睡觉,虽然依然戴着耳机,可是一见壹壹上车,他连忙把座位让给了她,笑着说“还是让你坐吧!你的包好硬……”壹壹非常不好意思,可还是坐下了。

有的时候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无意中遇到一个人,结果一连几天都会看到他。吃午饭的时候,壹壹想,不会再遇到他吧,犹豫着,虽然很想再去敦煌吃牛肉饭,可是因为怕遇到他,所以她还是进了隔壁的一家小馆子。一面吃,一面东张西望地看风景,一对情侣因为寻不到两个挨在一起的座位,所以那个男孩只好弯下身笑着请求人家让一个座位给他们。这个肯为爱情折腰的男孩!壹壹在心里叹道。走到一个穿银灰色西装的男人身边,男孩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朝壹壹这边一指,灰西装爽快地起身,端着自己吃食朝壹壹走来,壹壹凝神一看,原来又是他!四日相对,两个人同时笑了,异口同声地说“嗨,又遇到你了!”

“是你让我学会了给别人让座位。”他微微笑着说。壹壹注意到他在微笑的时候,左边的脸颊上有一个浅浅的酒窝,这个酒窝让他硬朗的面部线条变得柔和起来,多了几分让人信赖的感觉。

从那以后,每天清晨,两个人在车上相遇,然后,一起吃午饭,后来,他们便约好了,沿着这条街,一家一家吃下去,饭钱吗,AA制。

壹壹告诉他,自己在心里对他的称呼是因他当天穿的衣服而定的,所以他的名字很多,比如“蓝西装”、“灰衬衫”、“黑夹克”

“有几个名字你今生恐怕没有机会叫了……”他一本正经地打断她的话。

“什么?”

“红裙子、花裙子……”

壹壹一口饭刚刚咽下去,听了这一句笑话,想起《出水芙蓉》里穿着芭蕾舞裙的男主角笨拙的样子,不由得大笑起来,惹得邻桌的人纷纷侧目。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脸埋在桌上,肩头一耸一耸,等到笑够了,已经笑岔了气。

“真喜欢和你一起吃饭。”有一次他说。本来这一句话已经结束了,可是他看到壹壹惊慌的眼神,连忙又说“和爱笑的人在一起可以多吃好多东西,而且有助于消化。”听这一副硬板板的口气,又像医生。

其实,他也是做平面设计的,虽然两家公司之间有竞争,可是他们之间居然没有竞争。壹壹有一次因为做不好一种金属字,在吃饭时无意中问他,她猜他不一定会告诉她,因为,到底,同行是冤家,何况两个人只是萍水相逢。谁知,他在便笺本上撕了一张纸,详细地把做法一步步写好,连同做出最好效果的数值也标得一清二楚,壹壹虽然入行不深,可是她知道,这个数值对于资深的平面设计来说,是应当保密的。

感激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吃过饭,他对壹壹说“我要去广州参加一个培训,两个月,咱们回来见吧!”说着他伸过手来,握住了壹壹的手。壹壹是那种很重感情的女孩子,可是两个人到底没有发展到分别时可以“执手相看泪眼”的程度,所以像平日一样,两个人说了句“再见”便各奔东西。

以后,每天中午,壹壹依然去吃牛肉饭,可是少了他,那香辣的牛肉饭竟然有些淡而无味。难道是爱上他了?壹壹在心中不由得默默地算起他的归期。

又过了两周,壹壹被分到编辑部,每天朝九晚五,不能离开单位,所以她只好辞了电脑公司这边的工作。临走,她留下了呼机号,他知道她的公司,回来后,如果发现她不在,也许会来找。可是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壹壹又有些担心。

他的名字她也知道得不确切,有一次,听到他的朋友叫他时,像小辉,也像小昆,可是她在心里觉得,这两个名字似乎都不适合他,他应该有另一个像他的人一样的名字,可是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也说不清。

那一次一别,他们两个不知道名字的人竟然再也没有见过面。壹壹曾打电话回去,原来的同事说有一个男子打电话问过她,可是他们没有找到壹壹的呼机号。又把电话打到他的公司,犹豫着问有没有叫小辉或小昆的人,电话那头的人疑惑着,追问她是什么人。是啊,她是什么人,如果是朋友,怎么能连朋友的名字都不记得呢?也曾坐过2路车,可是没有他。

一个城市里有这么多的人,他和她就像两粒砂子,被水冲散了,就算有机会再相逢又能怎样,恐怕那时早已物是人非。

上班的时间到了,壹壹匆匆地把那张旧车票重新又夹回书里,书上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她大约就是因为这句话才把他忘了的,如今,却又因为这句话把他记起来了。对于那时的她,他差点儿就成了那千万人中的一个,可是到底,差了一点儿。

也许,有一天,他们可以再见面,像张爱玲说的,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说一句“嗨,又遇到你了!”

可是这一天到底是什么时候?

某年某月某日?

只能这样简单了。

(韦志彪摘自《青年月刊》2000年第7期)
(作者:林 宏 字数:326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