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真会开玩笑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最近我忙于把自己的文章翻译成英文,想拿到海外报刊上去发表,准备多挣几把挂面钱,二十余年来积累的稿纸堆得有一人多高,为了节约时间,我命令电脑帮我的忙。通过这一次的合作,我发现电脑的“幽默”堪称为大师也。“是为了贴

最近我忙于把自己的文章翻译成英文,想拿到海外报刊上去发表,准备多挣几把挂面钱,二十余年来积累的稿纸堆得有一人多高,为了节约时间,我命令电脑帮我的忙。通过这一次的合作,我发现电脑的“幽默”堪称为大师也。

“是为了贴在门涂料粉刷过的墙壁上更加显眼”,有一篇文章的有一个句子写道,它是这样翻译的:“贴在白墙壁上,更加浮华,墙上涂料已过盛年。”我瞧着它译的句子,琢磨了半天,原来墙壁也有少年、青年、老年和盛年之分。也怪我,土里士气的,没见过世面,人家电脑什么世面没见过,我猜测,它大概是在为我的文章润色,以增加点“洋气”吧。我又接下来看第二句。“走廊中堆满了各种杂物,裂了口的课桌、术凳、百货公司装货的空纸箱、铁锨、煤油炉、煤灶,乱七八糟的。”它是这样译的:“走廊里有各种悲惨的事,课桌的嘴巴裂开着口,木凳空白报纸,普通商品的公司装船,铁电梯(或者起重机、或者搭车),南韩炉、煤灶,乱七八糟的。”看到这一句翻译我有点儿疑虑了,我并没有说“有悲惨的事发生在走廊里呀!”它怎么这样翻译呢,再接下去仔细一想,就想通了,人家电脑是环保主义者,讲究环境干净整洁,一尘不染,一看见走廊里堆了那么多杂物,这种环境也太糟糕了,为加强语气,主动地替作者着想,为了渲染出气氛来,就补出了“悲惨”二字,真是比人想得周到得多。想到这里,我也就没有责怪它的胡乱译(说)了。接下去再看:“裂了口的课桌”,它翻译成“课桌的嘴巴裂开了口”,看看,人家多幽默,多能干,自动化的拟人并加以诗化的创造才能把句子一下就译了出来,就算变了一点意思,那有什么关系呢。老师不是教过我们,所谓作文者,取材于生活,但是又高于生活。人家电脑,取材于我的材料,又“拔高”我平庸无味的部分,是多么了不起啊!虽然“课桌的嘴巴”一般人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既然走廊里本来就杂乱无章了,多出一张“嘴巴”来又有何不可呢!

“木凳、百货公司的空纸箱、铁锨、煤油炉、煤灶”它也给我“加了一道工”。“木凳、百货公司的空纸箱”变成了“木凳空白报纸”,根据前面由电脑翻译的原理分析,它一定是觉得说“百货公司的空纸箱”一点都不雅,不符合时下那些中年编辑好“雅”的口味,干脆说成“空白报纸”算了,读者可要注意了,以后读电脑君翻译的文章,“百货公司的空纸箱”与“空白报纸”是一个意思,不过是电脑先生使用的“隐语”罢了,相当于“暗号”,我想,就算是外国人,也应该看过《渡江侦察记》、《永不消失的电波》这一类战争电影片的,既然有这种经验了,想必“暗号”的使用应该是不难理解的。“铁锨”,它给我“加工”成了“铁电梯(或者起重机、或者搭车)”,电脑毕竟厉害!“铁锨”放在走廊里,好过时哟,像中世纪的荒野村庄,现代的走廊里,应该给它装上“铁电梯”,才像新世纪的样子嘛;不仅如此,为了表示该走廊的宽大气派,还要“修饰”一下,干脆把“起重机”和“搭车”也开进去摆起,读者想想,“起重机”都能堆放得下的走廊是何等了得。你看,电脑烘托出的气氛就是不同,亏它想得这么“到位”,真是我的好助手。

这篇文章末尾几句我是这样写的:“刘医生拿着手术刀,手有些颤抖,他看着吴丽丽的脸,在无影灯下、还是那么美,他忍不住,说出了埋藏在他心中二十年的一句话。”

电脑是这样给翻译的:

“吴医生手持一把电锯,用手猛力地朝吴丽丽锯下去,并拉扯了二十个来回。最后,他把吴丽丽埋葬了。”

(王骏摘自2000年7月14日《生活时报》)
(作者:燕晓东 字数:144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