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章办事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深夜,我走进车站理发店。“非常抱歉,”理发师殷勤可亲地微笑着,“按照规定,我只能为手里有车票的旅客服务。”“反正现在你们店里连一个顾客也没有,”我试着提出异议,“既然如此,是不是可以来个例外……”理发师朝我这边稍稍转过

深夜,我走进车站理发店。

“非常抱歉,”理发师殷勤可亲地微笑着,“按照规定,我只能为手里有车票的旅客服务。”

“反正现在你们店里连一个顾客也没有,”我试着提出异议,“既然如此,是不是可以来个例外……”

理发师朝我这边稍稍转过他的脸:“尊敬的先生,要知道现在是夜里,我们得遵守规章。一切都应照章行事啊!只有旅客才能在这儿刮脸理发!”说完,他又把脸扭过去了。

于是我走到售票窗前。

“请给我买一张火车票。”

“您上哪儿?”

“哪儿都行,反正对我都一样。”

“别装疯卖傻了!”年轻的女售票员发火了。

“我一点儿也没装疯卖傻,”我平心静气地说,“您只要卖给我一张离本站最近的那一站的票就行了。”

“您指的是哪一站?”

“可爱的姑娘,我已经对您说过了,随便哪一站都行。”

女售票员显然焦躁不安了:“您起码应当知道要上哪儿去呀?”

“我根本不打算上任何地方去。”

女售票员感到十分好奇:

“既然您不打算去任何地方,干吗买票呀?”

“我想理个发。”

砰的一声,售票的小窗子关上了。我等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地敲了敲窗玻璃。

“姑娘,”我竭力使自己的语气和缓一些,“好了,请卖给我张票吧!”

她像瞅一个疯子似的打量着我。然后便开始翻起一本什么书来。

“是理发店问我要车票!”我朝那紧闭着的小窗子喊了起来。

女售票员把窗子打开了一条缝:

理发师要什么?”

“他要车票。他只给有车票的旅客刮脸。”我重复道。直到这时,女售票员似乎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好吧,卖给您一张去荣布尼茨车站的票。您付60分尼吧!”

我手里攥着买到的火车票,第二次走进理发店:“请看,这是我的车票,现在我想刮一下脸。”

然而,理发师的头脑并不那样简单。

“您并不打算乘车上路?”他问。

“可我已经给您看过这张到莱布尼茨的车票了呀!难道这还不够吗?”

“非常抱歉,”理发师把双手交叉在胸前,“如果您只是为了刮脸才买车票,那么在我们理发店您就难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我们这儿只为有车票的乘客服务。”

我艰难地喘了一大口气。

“可是劳驾!”我大喊起来,“我只要有这张车票,就可以上莱布尼茨去。在这种情况下,对您来说,我就是乘客!”

“但是您并不打算上任何地方去,”理发师冷淡而有礼貌地反驳着,“这样一来,尽管您手里有车票,也不能算是乘客了,因此,我劝您放弃这种打算吧!”

我只好又来到售票窗前。

“姑娘,”我对女售票员说,“车票也不顶事。请给我退掉吧。”

“不能退。”她遗憾地把两只手一摊。

“为什么?我还没有用它乘车旅行呀!”

“如果您是为旅行而买的车票,结果没有乘车,那我可以把票钱退给您。”女售票员笑容可掬地解释道,“一切都应照章办事。但是刚才一开始您就宣称并不打算旅行,因此您就无权退票。您是不是再找一下那个理发师——要知道您是为了他才买的车票呀……”

“也许您能代我为这张票付款?”我又找到了那位和蔼可亲的理发师。

“请等一下!”理发师放下手里的报纸说道,然后拿起桌上的电话。“好了,”打完电话后他说道,“您现在可以刮脸了r……”

“总算可以了!”我高兴地喊出了声。

“……不过不是在这儿,”理发师最后的一句话是:“而是在那儿——在莱布尼茨车站。”

(李建明摘自《美文共赏》,吉林人民出版社)
(作者:[德]拉里夫·维内尔 字数:162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