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岁钱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快过年了,爹决定到县城卖一车大柴。我嚷着要去,爹说怪冷的,路又远。娘说去就去吧,孩儿还没进过城呢。爹没再言语。半夜里,娘就把我叫醒,我懵懵地起来,把腿伸进冰冷的裤管。我要洗脸,娘说别洗了,风一吹好皴了。在锅台边喝了

快过年了,爹决定到县城卖一车大柴。

我嚷着要去,爹说怪冷的,路又远。娘说去就去吧,孩儿还没进过城呢。爹没再言语。

半夜里,娘就把我叫醒,我懵懵地起来,把腿伸进冰冷的裤管。我要洗脸,娘说别洗了,风一吹好皴了。在锅台边喝了一碗娘刚熬好的苞米粥。

头晚柴已装好了,满满的一车。天很冷,爹把一件破大衣扔在柴上,把我抱了上去。

我怀里抱着娘给烙的烙饼,苞米面和一点白面,再放些葱花的那种。烙饼热乎乎的,整个身子都温暖着。

老车在铺满积雪的乡路上吱呀吱呀地走,我家那匹老辕马很瘦,前面那头骡子是昨晚爹给刘二叔家借的,拉得很吃力。

爹问我冷不冷。我说不冷。我就躺在车上面数星星。

数着数着我就睡着了。爹推推我说,醒醒,到了,下地走走,暖和暖和

我睁眼一看,车已停了,到了县城,牲口正在吃草呢。县城没有书里写得那样繁华,人也不多。

离我们不远,有几个人围着一口冒着青烟的锅在买什么。我问爹,那是什么。爹说那是油条。我说好吃吗?爹说当然好吃,我吸了吸鼻子,果然有很香的味道。我想走过去看看,可我不敢。

有人过来问,大柴多少钱一斤?爹说3分。那人问2分卖不?爹说不卖。那人慢慢地走了。

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们都轻松地走着,穿着各色大衣,有的嘴上还蒙一块白布,爹说那叫口罩。

快到晌午,才又有一个人过来问柴价。

爹说:3分。

那人说:2分吧。

爹说:那2分8吧。

那人说:2分5卖不?

爹说:那就2分5。

那人说:能有多少斤?

爹说:1000多斤。

于是,爹又把我抱上车,那人说:就算1000斤吧。爹说:还是泡秤公道。车子吱呀吱呀地跟那人走了。

那人住在一条很小的巷子里,爹把柴一块块卸下来,用绳捆了,再一次次用大秤称。每称一次,那人在一张纸片上记一次。那人真笨,这点帐还记干吗?

每称完一次,爹就把柴抱进那家院子里码好。爹抱,我也抱。那人说,小家伙,挺能干。

那人问:你们哪的?爹说:永头乡的。那人说:挺远吗?爹说:不远。

抱完,爹问:多少斤?

那人说:我算算。

我说:1112斤。

那人瞅我笑了笑,一会儿,他说:是1112斤,这小孩还挺聪明。

爹也笑了笑说:就算1110斤吧。

那人说:不用抹,你们也不易。

爹接过那人递来的钱,数了两遍,点了点头说:对对,正好27块8。

爹把车赶出小巷,停在一个菜市场头上。爹说:饿了吧?我点点头。爹说:你吃饼吧,我去买点肉,你在这儿一定不要走开。

爹去了,我从怀里摸出烙饼,不很凉,好香,我一气吃完了四张烙饼,才想起没给爹留。爹买了两棵大白菜,4个大萝卜,一扎芹茶,还有一捆粉条。爹说割了2斤3两肉。

我说:爹,烙饼都叫我吃了。

爹笑了笑说:爹不饿。

到了早晨卖油条的地方,爹停了车,过去说:我买油条。我看那边筐里只有两根又小又蔫的油条。爹说:减点吧,我买了。卖油条的一个胖妇人说:那就5分钱吧。

爹把油条递给我:你吃一根,给你娘留一根。我吃了,那味道很香很香。

那一天,爹没有吃东西。

回到家时,又是满天星星,爹喝了3碗苞米粥。

腊月二十七那天,爹给我5分钱硬分。说:过年了,给你压岁钱

那5分钱我好久没舍得花,春天里,娘又借去买了一盒洋火,还给我3分钱。

那一年,我整整10岁,第一次拥有压岁钱

(李鑫、刘曙光摘自《中学生阅读》1997年第4期)

(作者:马贵明 字数:164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