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那是在印度完成学业临回国的前一天,忙着整理行装的我发现包里还余下一些卢比,打算上街买点工艺品。匆匆吃完午饭,我出门拦出租汽车,刚招手便有一辆停在了面前。工艺品市场离我住处并不太远,乘车不过一刻钟即可到达。可这

那是在印度完成学业临回国的前一天,忙着整理行装的我发现包里还余下一些卢比,打算上街买点工艺品。匆匆吃完午饭,我出门拦出租汽车,刚招手便有一辆停在了面前。

工艺品市场离我住处并不太远,乘车不过一刻钟即可到达。可这辆车疾驰了20多分钟,居然又拐上一座我不曾路过的桥,这不明摆着在兜圈子“宰客”吗?我不客气地警告司机,“请您老实点,我可不是初来乍到的。”他微微皱了皱眉头,盯着反窥镜中的我说:“别着急,前面就是。”我顺着他手势向右前方望去,车窗外确实出现了一个市场,可那分明是个食品市场,满眼都是糖果、点心、烟酒、禽蛋。想起居室满床地有待收拾的行李,我不由得恼火起来,“我去工艺品市场,你懂不懂,难道工艺品是往嘴里塞、肚里填的东西么?”话是一句比一句不中听了,但司机没做任何反驳,只是一个劲儿说:“对不起”,末了又解释道,他一向分不清市场与市场的区别,平日都由太太上街购物。多么愚蠢而徒劳的辩解,身为出租汽车司机居然辩不清市场,况且我要去的还是新德里一家有名的大型超市呢!

时值初秋,阳光从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直射下来,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我端坐车里,闭上双眼,不愿再搭理司机时不时冒出的那一声声“对不起”,只要求他干脆把我送回原地。车重新启动,拐来拐去地又走了很长时间。我心里想,任你“宰”吧,反正就这一回了……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车戛然而止。睁眼一瞧,马路对面的那片浓荫下,不正是工艺品市场吗!司机侧过身来试探着问我:“对不起,小姐!是这个市场吧?”我绷着脸点点头。这时我已没有丝毫购物兴趣,便掏出所有的钱往他面前一递,没好气地说:“不买东西了。这足够让你再把我送回原地了吧!你浪费了我比金钱更贵重的时间,上帝会惩罚你的。”我知道,印度人大多是虔诚的教徒,最忌讳这类诅咒。果然他闻声马上双手合十,请求我别这样说,并告诉我他不收钱。见我不解地望着他,他轻声道:“我开的不是出租汽车呀”!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我弄错了?我急忙开门下车。这才发现车上根本没有“TAXI”的招牌,探头往车里看看,连最起码的计价器都没有。再看司机,只见他西装革履,雪白的衬衣佩一条蓝色的条纹领带,乌黑发亮的头发一丝不乱,完全不是出租车司机通常那副风尘仆仆的模样。错了,是我错了,匆忙间从一开始就错怪他了!我恍然大悟,顿觉羞愧难当,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红着脸、张着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NoSorry!”倒是司机宽宏大量地先开了口,又把钱递还给我,挥挥手道了声“再见”,车一溜烟地走了。

印度人天性友善好客,乐于助人。平时上街常见路人招手拦车,司机们大都会礼貌地停下来给捎一段。中国留学生中不少人有过这种经历,可我一直未曾尝试,没想临回国前在不经意间碰上了,而且处理得如此糟糕。尽管后来我一直不好意思对别人提起此事,但是那位印度朋友的形象将永远留在我的心里。

(刘春红摘自1997年5月3日《经济日报》)

(作者:黄 慎 字数:124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