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一起吹吹风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走快点嘛,慢吞吞的像个蜗牛。”迁徙的路上,急性子的蜈蚣无数次停下脚步催促一点一点蠕动的蜗牛。蜗牛总是好脾气地说:“什么叫像个蜗牛,我本来就是蜗牛。”蜈蚣用它的第72只脚踹了一下蜗牛说:“你没有脚,我却有太多脚,每次

“走快点嘛,慢吞吞的像个蜗牛。”迁徙的路上,急性子的蜈蚣无数次停下脚步催促一点一点蠕动的蜗牛。

蜗牛总是好脾气地说:“什么叫像个蜗牛,我本来就是蜗牛。”蜈蚣用它的第72只脚踹了一下蜗牛说:“你没有脚,我却有太多脚,每次出门穿鞋都好麻烦,不如我分给你几只脚啊。”蜗牛哈哈哈地笑,心底莫名其妙地感动。

雨季就快来了,它们要赶在天黑之前走出洼地,蜗牛走得慢,还要不时停下来回头望,它真的很留恋这片长满了豌豆、薄荷、羊齿草、蒲公英的河堤。它的家就在那棵薄荷树底下,连空气都是清凉的,透彻心肺。

而蜈蚣就住在豌豆蔓下面,它每天早晨跑步都会经过蜗牛的家门口,它爱骂蜗牛懒猪,天天钻在房子里睡大觉。

蜈蚣每天跑来跑去,蜗牛从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可是有一天,早晨八点牵牛花开的时间,蜈蚣却没有准时路过它的家门口,没有嬉笑着骂它:“死牛,比猪还懒。”蜗牛突然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种感觉把它吓了一跳,自己是怎么了?

它去豌豆蔓下寻找蜈蚣,原来蜈蚣生病了,要知道,一只蜈蚣患上脚气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于是迁徙的时候,蜗牛坚持要和蜈蚣同路,可以照顾它。

蜈蚣又一次停下脚步,朝着蜗牛哇哇地喊:“天黑之前赶不到红树林,我们就会被冲进池塘,成为鱼儿的晚餐。”蜗牛还是憨憨地笑,它安慰蜈蚣:“不怕不怕,我有壳,可以磕掉它的牙。”

蜈蚣又踹它一脚:“可是我没有啊,死牛,你要这样慢一辈子吗?”蜗牛说:“当然不是,其实我也很想走很快啊,只是遗憾我没有脚。”

天空开始零零星星下起小雨,蜈蚣走到蜗牛身后,推着它走,它的壳真的太沉了。蜈蚣说:“死牛,不如你把壳丢掉啊,这样可以走快一点。”蜗牛摇摇头:“不行不行,没有了壳,就算我赶去红树林也没有家啊。”

雨开始下得大起来,蜗牛和蜈蚣走啊走啊,终于翻过一道深深的堤坝,走到了公路。

两个人都钻在狭窄的壳里呼哧呼哧地喘息,比砸在壳上密密麻麻的雨点声还大。蜈蚣抬起头,兴奋地叫起来:“死牛死牛,快看快看,我的朋友甲壳虫。”

蜗牛顺着它指的方向看过去,路边真的有一只甲壳虫,把它吓了一大跳,它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庞大的甲壳虫,像是一头犀牛。蜈蚣说:“遇见它就好了,你知道吗,它虽然和你一样长着厚厚的壳,但是它跑得可快了,力气又很大,从前我最喜欢趴在它的身上跑来跑去。”

蜗牛和蜈蚣顶着大雨幸福地爬过去,蜈蚣喊了一声:“甲壳虫大哥。”甲壳虫不理它。蜈蚣又喊一声。甲壳虫还是不理它。蜈蚣尴尬极了,该死的甲壳虫,难道它不肯帮忙吗?

这只甲壳虫真的太大了,蜗牛顺着它的身体好奇地爬上去,它喊蜈蚣:“快过来,快过来,我们趴在它的大壳上,一会儿它走的时候想不带着我们都不行了。”

蜈蚣狠狠地安慰自己:甲壳虫大哥可能睡着了。它默不作声地爬到甲壳虫的壳上去,依偎在蜗牛旁边,委屈得快要哭了。

雨越下越大,蜈蚣突然觉得甲壳虫好像动了一下,它在心里骂道:“死虫子,臭虫子,你不是不说话吗,你不是不肯送我去红树林吗?”甲壳虫是真的开始跑了,而且越跑越快,蜈蚣只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雨点倾斜浓密地砸在它身上,硬硬的,还有点疼呢。它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倒是在壳里憋久了的蜗牛把脑袋探出来,四处张望着,它说:“真的太凉爽了,多舒服的风啊。”它舒服得连壳都脱下来,扣在蜈蚣身上:“帮我拿着壳,我要好好吹吹风。”

甲壳虫越跑越快,蜈蚣瑟瑟地躲在蜗牛的壳里小声地哭喊着:“甲壳虫哥哥,求求你跑慢一点。求求你停下来,求求你放我下来。”可是甲壳虫却像+是没有听见,还是飞快地跑,飞快地跑,蜈蚣只能用自己的每一只脚抓牢蜗牛的壳。

雨后初晴,甲壳虫终于停下脚步,蜈蚣晕头转向地驮着蜗牛的壳,躲在角落里四处张望着——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它听见哗哗的水声,还有人类在大声说话:亲爱的,你昨天是不是又开着甲壳虫去郊外了,真的很脏哦,我居然在后盖上发现了一只撞得稀烂的蜗牛,好黏哦,难清理死啦……

蜈蚣的眼泪刷刷刷地流出来,一百只手都来不及擦。

又起风了,空气里有薄荷的清香。现在啊,再也没有人和它一起吹风了。

(严霜摘自新浪博客)
(作者:新鲜旧情人 字数:179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