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叶霏霏,“80后”也有自己的精彩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80后”的她像个不良少女 虽然只早出生两年,对“80后”的人,我还是本能地有“偏见”。比如何叶霏霏。好好的女孩子,头发剪得不到一寸长,一丝丝地站立着直冲天空的方向。每天穿着球鞋和牛仔裤来上班,耳朵里总是塞着耳机,走路偶

“80后”的她像个不良少女

虽然只早出生两年,对“80后”的人,我还是本能地有“偏见”。比如何叶霏霏。好好的女孩子,头发剪得不到一寸长,一丝丝地站立着直冲天空的方向。每天穿着球鞋和牛仔裤来上班,耳朵里总是塞着耳机,走路偶尔吹口哨……纯粹一副不良少女的形象。并且缺乏基本的礼貌,年长些的,还叫声老师,对我们这些比她大不了太多的,都是直呼名字

对她的不满意,虽然不说出口,还是不经意就会挂在脸上。每天应付着说句话,尽量不来往。其他同事对她看法类似,每次她走过去,背后总有人撇嘴。

何叶霏霏对此丝毫不觉,每天按时来,一边听着自己的音乐一边工作,中午也不和别人结伴吃饭,要盒饭,或者出去吃快餐,下班按时走人。似乎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也不想与谁为伍。有典型“80后”孩子的特征,喜欢独来独往,在我看来,那便是冷漠。

据说何叶霏霏文凭倒是过硬的,还修了日语和西班牙语。看起来并不虚传,在这家专做出口的贸易公司,只用很短时间,她便熟悉了各种业务,能够独自操作了。她的工作能力,让我没话说。但我一直比较看重一个人的为人和生活行为,如此,一直就不喜欢她。

无奈地原谅了她的不礼貌

那天,何叶霏霏接了一个找我的电话,隔老远就喊,陈淼,电话!我正被一份出错的订单弄得焦头烂额,听她扯着嗓门直呼我的名字,火气就朝她而去了,走过去一把把电话扯过来,说,能不能不这样喊名字?我怎么也比你大,喊声姐不委屈你吧,实在不愿意,作为同事,也可以喊我小陈。

何叶霏霏看着我笑了起来,你有没有搞错,你比我大吗?不怕我一嗓子把你喊老了?再说,大两岁喊名字又有什么?切!

她笑着,重新把耳机塞进耳朵,一边听歌一边干活了。

一个下午情绪不太好,何叶霏霏对此完全不在意,该做什么做什么,因为工作之间有关联,过了片刻她便催我重做单据。最后我烦了,把单子拍在桌上,今天我不想做了,明天吧。

第二天回来,我看到桌上新做的单据整齐地放在那里,正纳闷儿,何叶霏霏晃荡着走过来,说,帮你做好了,谁让我等着用呢,下次就不会了。

这样的人,帮人做了事,话说得又不好听,所以真是不想张开口说那声谢。她照样不在意,转身摘下耳机打电话。不知道跟谁,大声大气地说,叶凡啊,你怎么老是唠叨,我觉得昨天的事怨你,你跟人家老何道歉吧,要不以后我可不帮你,做人要讲道理的!

想着她帮了我的忙,我过去搭讪,随口问,给谁打电话呢?这么会教育人。

我妈,又跟我爸唠叨,唠叨烦了吵起来了,我批评她呢!

我瞠目结舌,叶凡,老何,原来是何叶霏霏的父母。

从此,我无奈地原谅了她的不礼貌。还指望她叫我什么呢?她唤自己爸妈都这样。可那样的对话里,如何也觉得有些别样的温情呢。

那之后,她再大声大气地喊我陈淼,我便心平气和地答应。

她勇敢地捅了娄子

到“十一”前,何叶霏霏已经过了试用期,和公司签了合同。“十一”前夕,无意中看到她桌上铺着各个旅行社的宣传单,有点儿要大玩一通的架势。不由暗笑,按公司惯例,“十一”一定是要加班的,国庆节不是国际性节日,公司有很多业务要处理。

果然,中午下班前,部门经理过来排节日值班表,何叶霏霏的名字自然在上面。

为什么?我要求休息。名单还没贴上去,何叶霏霏就抗议起来。经理颇感意外,公司需要你加班,何况还有加班费。

我有权利要求不加班,这是法定假日。

这是公司规定,你的义务是执行。显然,经理不想跟这个毛丫头费口舌,值班表贴好就走了。

我不会加班的!何叶霏霏噌地站起来跟着经理朝外走去,一副不肯罢休的架势,我们几个人在后面傻了眼。

隐约听到隔壁传来争吵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何叶霏霏回来了。有同事跑上前问她,经理怎么说?你可真惹祸了!

为什么?她眨眨眼睛,我有权利要求,有《劳动法》呢!

我们都不说话了,怎么跟她说呢?到底是年纪小,单纯。看样子,她是真的捅娄子了。

“十一”,何叶霏霏真的按计划飞了西藏,没有来加班。大家都在担心她的工作恐怕是保不住了。但她回来,却照常上班,经理也没说什么。过了好几天,我终于忍不住问她,头儿真的允许你休假?

他不允许,可是他没办法。

他可以让你走人的。

他不可以,那样我会告他,他要赔偿的。再说,我又不是工作能力不好,休假而已,哪有那么严重。我行使的可是我的权利。

事情竟然真的就这样不了了之。以后单位一些无报酬的加班,很少有何叶霏霏,除非她自愿。那次一闹,她成了刺头,经理索性不去碰。如此,感慨的同时,我也心生羡慕。说实话,她比我们勇敢。

她给我上了一课

春节前,有了一次和何叶霏霏出差的机会。去广州,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两个人各自背了一大包零食,她的行囊更重一些,装了一些漫画书和一个小影碟机。

路途漫长,原本不打算和她多说什么,但慢慢就开始忍不住,先说了点儿女人间的话题,穿衣吃饭之类的,说着,我就不由自主说到了一个同事身上。

那段时间,公司一个叫颜的女人因为被一个男人的妻子找上门来,闹得沸沸扬扬。我对颜的印象不太好,她好像一直喜欢和已婚男人弄不清楚。

何叶霏霏笑笑,我觉得她挺好的,英文一级棒。说完,低下头接着看那本幼稚的漫画。

你不觉得她的品质有问题?我奇怪竟然得不到共鸣。

她又抬起头看我一眼,说别的好吗?我不关心别人那些事,也不想听。

我顿时尴尬,如此,我倒成了多嘴多舌的人,还被一个比我小的女孩提出,脸上一下挂不住了,不再说话,翻身朝里闭上眼睛。

没想过了片刻,何叶霏霏开始唤我,我不理她,她伸手晃我。我依旧在气头上,不耐烦地说,做什么?

给你影碟看,现在别睡,太早了。说着,不管我是否同意,把小影碟机打开安置好,递到我眼前来说,是个美国片,很好看的。

没办法,我趴在摇晃的车厢里看那个美国片,渐渐地入了迷。结果她看书我看碟,偶尔发出两声感慨,没有再说什么。

来回一周时间,她真的就没有说任何一个人,只说其他。

回来的途中,我还是忍不住,说,你好像不太喜欢谈论任何人。她笑,琢磨别人是很累的一件事,我有点儿懒,喜欢想简单的事。

这样的解释,我是信服的,懒惰,也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一种特征吧。包括懒得去议论人,更愿意简单地生活。想想又有什么不好呢?她倒不经意地给我上了一课。

向她致敬

慢慢地,就习惯了何叶霏霏,来往得也开始频繁了一些,包括偶尔一起吃饭,逛街买东西。

那个周末,和她去商场,等红灯的时间,她忽然不顾红灯的阻拦朝前冲去,边跑边喊,阿姨你的包,有人偷你的包。

所有人都朝着她追赶的方向看去,正有一个年轻男孩一边追赶一个骑单车的中年妇人,一边趁她不备飞快打开了她的包。

现在很多人有被掏过包的经历,但只是各自防备着,很少有人会去过问别人,毕竟会有危险,我没想到,何叶霏霏会这样做。想阻止她已经来不及。

她喊着,灵活躲闪着车辆,穿着球鞋的双脚跑得飞快,竟然追上了那个已经把钱包拿在手中的男孩,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角。

许多人跟着起哄,却没有谁过去帮忙,阿姨下了车,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厮打中,男孩将何叶霏霏甩到了地上,然后把钱包丢下挤出人群飞快地跑掉了。

她站起来,捡起钱包递给阿姨,什么都没说,拍拍裤子,转身拉着我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犹惊魂未定,责备她,你也太大胆了,喊一声就算了,还追。

怕什么?她不屑地扬扬眉毛,他是坏人,看到了哪能不管?然后吹一声口哨,你知道不,我小学一直是短跑冠军,追他肯定不成问题。说着,扮个鬼脸笑起来,然后大步朝前走去。

走在她的身后,看着这个头发如刺猬、不喜欢被约束、坦白真实、不虚荣不怕孤单的女孩子,不知道心底涌动的那种陌生的感觉,是不是敬意呢?而我真心愿意向“80后”的何叶霏霏致敬,以另一个年代的名义!

(房玉宏摘自《人生与伴侣》

2007年12月下半月刊,邹晓萍图)

(作者:马海金 字数:360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