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撤广告等4则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浮 世 绘朱熹撤广告□文/李开周史书上说,朱熹有“足疾”。“足疾”这个词儿语义模糊,翻成白话文,就是脚上有病。那年月医学不发达,朱熹也曾遍请名医诊治,但收效不佳。有一天,某道士给他做了针灸治疗,居然能下地行走了,朱熹扔

浮 世 绘

朱熹广告

□文/李开周

史书上说,朱熹有“足疾”。“足疾”这个词儿语义模糊,翻成白话文,就是脚上有病。

那年月医学不发达,朱熹也曾遍请名医诊治,但收效不佳。有一天,某道士给他做了针灸治疗,居然能下地行走了,朱熹扔掉拐杖,一张老脸乐开了花,当下做诗一首,赠给道士作谢礼。

诗里说,前些年脚上长刺,走路得靠拐杖撑着,幸好来了某道士做针灸,才一个疗程就能下地了,现在出门不用拄拐,浑身上下都有劲儿,孩子们见了都说:哎呀朱爷爷,您又年轻了十岁!

作为名人,朱熹想为这位妙手回春的道士做个广告,希望人家接到更多的生意,治愈更多的患者。当时没有电视,如果有的话,说不定朱熹还会做个代言人。

可是代言还没做呢,朱熹的“足疾”就又犯了,而且来势凶猛,比没针灸时还厉害。朱熹这才明白那道士只治标不治本,蒙一个是一个,纯属江湖骗子,于是赶紧让人去找那位道士。有人问朱熹:您老人家是要找他算账吗?朱熹说:我只是想把那首诗要回来,不然会有更多的患者上当。

朱熹果然是大儒,修身养性道德高尚,连做一广告都这么负责任,可比现在那些名人强多了。但我觉得除了道德标准,朱熹跟今天的名人还有其他不同。第一,朱熹做广告没酬劳,顶多就是个公益广告,撤也好,不撤也好,对他来说都不叫损失,而现在如果哪位名人主动要求撤一条广告,光那一大坨代言费就够他牙疼了。第二,朱熹那个时代对名人操守要求甚高,如果他明知广告不实还坚持不撤,其500名亲传弟子至少有一半会跟他说Bye Bye,现在就无所谓了,名人里剽窃的假唱的打保安的吃疯药的俯拾皆是,随便你怎么曝光,粉丝照旧拥戴,身价照样飙升,傻子才去管广告是否属实。

(李亚男摘自2007年12月12日

《羊城晚报》)

命运的回扣

□文/汤思环

表哥待我真是好。我在县城读书的时候,伙食差。他当时在县里最气派的一家饭店工作,晚上经常给我送来一大块熟牛肉或狗肉,看我吃下才笑眯眯地离开。

我有时会问,这样做好吗?表哥总是说,自己人撑死了能吃多少?我暗地里想,这样早晚得把饭店吃垮!

我的想法竟然应验了,我考上大学的第二年,饭店停业了,表哥进了一家金属乐器制造厂。

我再次放假回家,发现家里的橱柜、水缸盖、锅盖乃至簸箕,全都是亮闪闪的优质材料。我的心一沉!我决定和表哥谈一谈。我尽量委婉地表达了这样的意思:你这样做对单位和个人都是不负责任的。

表哥很尊重我这个小弟,他也相当诚恳地表达了他的意思:你表哥我没有别的本事,只能拿这些破东西送给亲戚朋友,又不是偷出去卖钱,自己人用嘛,能用多少?我只好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没过两年,乐器厂倒闭了,表哥又下岗了。

又是一年过去,我再一次回家,同学在酒店设宴款待我。酒至半酣,我去洗手间,没想到竟遇见了表哥,他做了这里的保洁员。

意外相逢,我们都特别高兴。表哥热情和“仗义”丝毫不减,他把“正在维修请您稍候”的大牌子挪到洗手间门外,说:不让别人进来,专门给你用!

我说:这不太好吧?表哥说:嗨,这点事情都办不到,你表哥我在这里不是白混了吗?

从洗手间出来,我发现我的衣兜里鼓鼓的,掏出来一看,是不知什么时候被表哥塞进去的两包卫生纸。我隐约记起表哥刚才说的一句话:这里只有这东西,真不好意思拿出手。

(舒晴摘自《微型小说选刊》)

语录人

□文/佚名

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

早晨赖床不起,遂从口袋里掏出6枚硬币:如果抛出去六个都是正面,我就去上课!思忖良久,还是算了,别冒这个险了……

问:如果生命还剩下24小时,你想怎么过?答:我会去上一堂英语课,因为每次上英语课我总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丁一,你怎么上课又说话?再罚写自己的名字100遍!这孩子屡教不改,你看看同桌熊麟夔,一次就记住了!

女人一生喜欢两朵花:一是有钱花,二是尽量花!

我见她脸带娇羞,不禁心中一荡,问道:“你当真喜欢我?”她埋下头去,说道:“你猜!”“喜欢。”我脱口而出。她面色更红,头更低,“你再猜!”

帅有个屁用!到头来还不是被卒吃掉!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叶子的离去,不是因为风的追求,而是树的不挽留。

接下来请听歌曲《××××》,方文山词,周杰伦曲,周杰伦演唱,歌词大意是:……

这个世界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有路也没有用了。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王远凌摘自2007年12月23日

《北京晚报》)

新闻疗伤

□文/无字仓颉

网友在QQ上跟我打招呼时,我正在网上看一则新闻。网友说,最近好郁闷啊!我随手回复了个“?”。

网友说,我失恋了。我盯着一张事故救援的照片,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网友感觉出我的走神,着急了,你干吗呢在?!我连忙纠正态度,没干吗没干吗。

说起我这网友,还真有点意思。爱写点散文诗类花花草草的东西,发到各个文学论坛上,吸引一些女网友。一有人回复他就揪住不放,更热烈地回过去。一来二去,就好上了。有陷得深的,被他老婆发现了,闹着要离婚。他还没糊涂到轻易放手,于是转入冷战。时间一久,遂由他去。放开手脚后,他没有如鱼得水,反而三天两头找我诉苦,说这个要离开他那个要离开他。不胜其烦。

他说我难受啊无字,你就好好陪我说说话嘛!

陪他说话就是给他当“记者”,替他设问,“采访”他:为什么?你们吵架了?决定你们感情的关键因素是什么?等等。

不过今天我没兴趣当记者,我在看关于山西煤矿瓦斯爆炸事故的报道。事故触目惊心,死亡人数不断上升,已达105人,仍有不少人被困井下,生死不明……

网友第三次说“难受”的时候,我正在看一张“一名抱着孩子的遇难矿工家属听到噩耗后悲痛欲绝”的照片,照片上3岁左右的男孩睁着懵懂的眼睛盯着拍摄者。另一张照片上,一名打工者冻得手脸发红,默默地一根接一根抽着烟卷。据图片介绍,从事发到现在,这个河南人一刻也没离开过—他在等着同乡上井的消息。

网友终于忍不住,冲我发火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找你聊会儿看你那样吧!跟谁聊呢这么热乎?!我说没有,在看新闻呢。

他说,哦?什么新闻让你这不关心时事的人这么上心?

给他发去网址。半天没动静。

我问他,还难受吗?

(刘德志摘自2007年12月12日

《大河报》)

(作者:李开周等 字数:297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