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上网惹的祸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300元啊!看着这个月的网络费用单,双眼直翻白,半个月的伙食费就这样付之东流。真是痛心疾首、欲哭无泪。单身没有什么不好就是有那么一点寂寞而已;寂寞也没什么大不了,可以上网解决;网上的日子是很精彩,可是缴费的日子却

300元啊!看着这个月的网络费用单,双眼直翻白,半个月的伙食费就这样付之东流。真是痛心疾首、欲哭无泪。单身没有什么不好就是有那么一点寂寞而已;寂寞也没什么大不了,可以上网解决;网上的日子是很精彩,可是缴费的日子却很无奈。以致有天在肯德基听到中国加入世贸后网络费用将会大幅下调,高兴得拉起隔壁女孩的手高呼“乌拉”,双手高举,以示支持,却没留意伊人的男友虎视眈眈、眼光如刀。

电信营业大厅的职员小姐一看我运费用单就直调侃:“先生你可真是‘货真价实’的网虫啊!”

“虫什么虫,你才是虫呢,下月没钱上网我就成网熊了。”

贵归贵,这饭可以少吃网可不能少上。其实这上网啊!就如那逛街一样,走走这家看看那店,却又比逛街过瘾多了。你想啊,逛街有局限走不远,上网比逛街广阔多了,先游北京,再逛广州、西藏、新疆。高兴的话还可以到外国的网站向他们问候一下,不高兴的话也可以在上面写一句“中国人民绝不会屈服于帝国主义的淫威之下”,这句可一定要用中文。一则咱们是中国人,这么“庄严”的话当然得用中文写,二则鬼子一时半刻看不懂,得找人翻译。咱们就乘这时段开溜,颇有一种儿时按了别家门铃撒腿就跑的冒险感觉。

前段日子迷上了网络三国。每日在网上和一班兄弟们杀人,吃肉、喝酒、舞刀弄枪,而且坚决奉行现实世界的做人原则:有便宜就捡,有打架就看热闹,等到双方两败俱伤再一哄而上,以多欺少,以强欺弱,哄抢财物。由于技术高超,阴谋诡计挥洒自如而被兄弟们奉为头目,在我看来其实也就是个土匪头目。一日,一兄弟突发感叹:“大哥,这网络三国美眉太少了,不如我们到石器时代做原始人吧!听说那里美眉挺多的!”边说口水就嗒嗒往下掉。

我一听大怒:“呸!我们怎么说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能为了美眉就用这么高科技的手段去做原始人呢?况且我修炼了这么久才有这般等级(终于说出心里那句),你让我走?”话毕,啪啪给了那厮两耳刮子。尔后丢下一句:“除非我死了,否则谁也别想走。”历史证明,违背人民的意志毕竟是没有好结果的。于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那班家伙乘我外出没上网,开了一个秘密会议,后来我才知道叫“讨逆大会”。几天后,那位土匪大哥就被一群人围攻干掉了。事后,那位土匪大哥的家属,也就是我,得到了土匪兄弟们合资捐赠的抚恤金——一张石器时代的游戏卡。还说了一些诸如“一定为大哥报仇雪恨”、“英年早逝,天妒英才”、“节袁顺变”的话,就这样,我就被这群兄弟流放到侏罗纪放牧恐龙,生啃恐龙骨了。

网上什么都不错,可我就特恨那聊天室。套用林志炫的歌:聊天室里可真是“孤单的人那么多,快乐的没有几个”。别的不说,就说那天到朋友的网吧里闲坐,听见俩穿校服小妹妹聊天,一个问:你没找你那位很有内涵的网友?一个答:哪呢!他原来24了,都和我爸差不多。

上网都是些小弟弟妹妹,聊天室一进去我觉得自己特老,最后不得不篡改自己的年龄,对网宣称自己永远16岁。这还不算什么,另外一件事让我至今“心有余悸”。

一日和叫小倩的网友聊天,才发现同在一个城市。于是伊就很大方地邀请我到某咖啡吧见面,说请我喝咖啡。如期赴约,只见位置上坐着一位30左右的浓妆女士。我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是小倩?”

“你是宁采和!”

原来伊真是小倩,“你不是说你18的吗?”

伊粲然一笑说:“我心18。”

“哦!哦!哦!”立刻摆出一副恍然大悟。接着我们天南地北,海阔天空聊了一大通,还算投机。未了,伊竟犯了我的大忌,把账单推给了我。

“喔!小倩,不是说你请的吗?”

伊又是粲然一笑,这一笑可直让我毛骨悚然,里面肯定有阴谋。“你看噢!我心18,你总不能让个18岁的女孩子付账吧?”

啊呸!我正穷得慌呢!你这不是在乞丐碗里抢饭吃吗?你18?我还16呢!我可不能亏了。

钱花光了,下半月的吃喝都不知如何着落,这大过年的我怎么这么潦倒。唉!都是上网惹的祸。

(卢明明摘自《海外星云》2001年第8期)
(作者:徐 铭 字数:171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