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之间,这么近、那么远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6月的兰州城有沙尘暴。整个中午,沈亚雯都坐在表姐夫的医药小超市里打盹。当太阳光挪到脸上时,她被惊醒,睁开眼,走进一个年轻的男人,背着光,像团诡异的黑影。他亮了亮手里的工作牌,径直朝货架走去。翻看药品价格时,一不小

6月的兰州城有沙尘暴。整个中午,沈亚雯都坐在表姐夫的医药小超市里打盹。当太阳光挪到脸上时,她被惊醒,睁开眼,走进一个年轻的男人,背着光,像团诡异的黑影。他亮了亮手里的工作牌,径直朝货架走去。

翻看药品价格时,一不小心,他弄翻了一小盒体温计,忙蹲下身去捡,还是碎了两支, 一地的水银,无声地滑到沈亚雯的脚底。

年轻男人站起身,尴尬地看向沈亚雯,胸前的挂牌还在晃,上面写着37号检查员宋子诚。

多少钱,我赔。

沈亚雯睡眼惺忪,她揉揉眼睛,然后认真地说,一支28块,两支便宜点儿算你50。

宋子诚皱起眉头,这么贵?

沈亚雯发誓,如果她早知道宋子诚是物价检查员,一块钱她都卖,可宋子诚偏偏心甘情愿掏出50块,临走前,似笑非笑望了她一眼。

这件事的结果是,沈亚雯被表姐夫一顿臭骂,物价局来检查药品价格,沈亚雯不仅没有低头哈腰,递烟倒茶,反而大宰特宰。表姐夫说,如果物价局来寻麻烦,你自己负责。

沈亚雯胆战心惊地挨过几天,一切风平浪静,并没有诸如罚款单、停业整治单送来。表姐夫对沈亚雯的训导余音绕梁,谁让沈亚雯大学毕业不找工作,非得赖在他的超市,好听点儿,是积累社会经验,难听点儿,这叫蹭饭。

1 沈亚雯其实不懒,就是眼高手低,没找到合适工作,心烦时也会一个人遛马路,踩着树荫下的斑驳阳光。毫无预料的,她再次见到宋子诚。他和四个同事正站在一家饮食店里检查。

这次沈亚雯学乖了,她跑到对面小卖部买了包珍品兰州烟,站到宋子诚身后,很殷勤地说,同志,又碰见了,上次真不好意思,来,抽根烟。宋子诚被吓了一跳,趁乱将她拽到外面。沈亚雯说上次不好意思,得请你吃顿饭。宋子诚不肯,沈亚雯决定先发制人,极力推荐附近一家牛肉拉面馆,还好,宋子诚点点头,就吃拉面吧。

沈亚雯最近减肥,不吃牛肉,专挑萝卜片,宋子诚不吃萝卜片,就爱吃牛肉。于是,她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将碗里的牛肉全挑给宋子诚,宋子诚礼尚往来地将萝卜片全夹给她。一旁的服务员笑着说,这小两口真搭配。

听了这话,宋子诚马上低下头,刺溜刺溜只顾着吃面。有那么好吃吗,沈亚雯看到碗里快溢出来的萝卜片,脸不自觉红了起来,莫非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付款时,沈亚雯发现牛肉面涨价了,她差点儿没尖叫起来,几天没吃就涨五毛,还要不要她这无业游民活了。沈亚雯叫来老板,指着宋子诚说,宋子诚,你到底管不管?

宋子诚那天表现很丢脸,他刚掏出证件,就被老板大骂一通,小店老板最恨这些人,如今看他单枪匹马,趁机泄愤。宋子诚哪见过这阵势,嘟哝了几句,气得脸红脖子粗,面也没吃完就走了。

沈亚雯看着宋子诚碗里漂着的几段葱花,突然很难过,这场整治宋子诚的小阴谋,并没有预料中那么开心。其实,饭馆老板乱涨价,这又不是他宋子诚的错。

2 7月,兰州市政府开始限制牛肉拉面随意涨价。沈亚雯后来专程去找宋子诚,着实夸奖了宋子诚一番,说肯定宋子诚提了意见,还挺有效果的。宋子诚得意了,没事就来医药超市,名为检查,其实和沈亚雯站在超市一角,聊得热火朝天。

当宋子诚第三次问沈亚雯准备找什么工作时,沈亚雯终于不耐烦地回答,我准备考研,暂时不想工作。为证明真实性,沈亚雯翻出大学英语课本,装模作样摆到超市柜台上。宋子诚对此很热心,托同学从北京捎来一套据说是内部考研资料,他说,要努力呀。

沈亚雯没想到宋子诚当了真,有种情绪在她的心里暗暗涌动,看着课本里的繁琐数字,突然觉得特别亲切。她想,考研其实还真不错,社会这么复杂,那就在学校里多待几年吧。宋子诚还专程陪她在兰州大学里报了考研班,他说,沈亚雯,不要跑那么远,考兰州大学就挺好。

沈亚雯看着宋子诚,他鼻子有点儿大,嘴唇有点儿薄,不算帅小伙,但重要的是,他为人很热心,眼神很清澈,是一眼就能望到底的踏实。她的心里泛起一阵莫名的小甜蜜。

3 沈亚雯真的开始准备考研了,每天骑着脚踏车去兰州大学听课复习,很是下功夫。宋子诚有时下午来接她,他家离兰大很近,但宋子诚从来不邀请沈亚雯去他家做客。他们约会的地点很杂,咖啡馆,黄河铁桥,兰大校园,大马路,跑得再远,一到晚上10点,宋子诚就得准时回家。否则,他家人的电话立马跟来,沈亚雯戏谑他是父母的乖宝宝,宋子诚只是笑。

那天本来沈亚雯心情挺好,接到宋子诚的几条甜蜜短信,在兰大校园时,还助人为乐帮一位女士指了路。但下午回家,下一个陡坡时,自行车刹车失灵被狠狠地摔到路边,多亏路边堆着沙,伤得不是很严重,额头缝了三针,脚崴了,走起路一瘸一拐。

宋子诚一听,向单位请了假,准备天天接送沈亚雯。可还没坚持两天,宋子诚他妈的电话就打来了,声音很大,语气很火,旁边的沈亚雯都能听得见,厉声质问他跑哪去了,最后一句沈亚雯没听清,因为宋子诚跑开了,捂着电话低声争执起来。

那天之后,沈亚雯一连好几天也没见他,一个礼拜后,她额头的线拆了,脚还有点儿疼,但她不敢再骑自行车,情愿瘸着腿天天挤公交车。

周末的公交车站台人很多,沈亚雯被一群上车的人挤倒在地,她挣扎着爬起身,突然远远就看到了宋子诚,旁边站着一位女士。沈亚雯想挣扎着跑过去,宋子诚却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暗暗冲她摆摆手。

沈亚雯突然醒悟,就是那个女人,上次在兰大问沈亚雯酒泉路怎么走,沈亚雯记得当时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原来,那是宋子诚的母亲。

沈亚雯不明白,为什么宋子诚要躲避。她沈亚雯长相普通拿不出手,还是她沈亚雯太卑微?

4 沈亚雯是太卑微了,没有好工作,没有家庭好背景,戴着考研的帽子,以为能吓唬人,可是拜托,一年报考研究生的人数有100多万,能考上的却还不到1/3。

秋天来了,落叶铺满去上课的路,沈亚雯终于体验到废寝忘食的境界,有点儿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宋子诚还会来找她,闪烁其词地提起相亲。他说家里不仅给他安排这个工作,还要给他安排一个女孩,广播局的,他实在不愿意见的,但拗不过母亲。沈亚雯不想宋子诚为难,她故作轻松地说,没事,我陪你去吧。

为了能藏住沈亚雯,他们选择了最老土的地方,电影院。那次相亲,沈亚雯坐在他们的斜后方,手里捧着一袋爆米花,若无其事地吃,声音有点儿大,女孩转过头,很反感地瞅了她两眼。

屏幕上的爱情片里放的什么情节,沈亚雯没弄清,她只顾看着宋子诚,以及身边那位广播局女孩,她看到他们俩侧过头议论,偶尔还笑两声。人和人怎么能这么快就熟,沈亚雯回想她与宋子诚,见过5次面后,才敢边说边笑。

女孩中途去卫生间,宋子诚转过头来,沈亚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嗑着瓜子说,这部爱情片真不错。

电影结束后,宋子诚将女孩送上出租车,然后跑回电影院。沈亚雯依然坐在原位,她说,宋子诚,咱俩还没一起看过电影吧,刚才的,不知道算不算。

5 1月,雪花开始飘落,大雪落在城市尽头,也落在沈亚雯的心里。

对于宋子诚来说,物价在涨,但工资也在涨,他对生活还算满意,所以,沈亚雯看到了正在一点点向父母妥协向生活妥协的他。沈亚雯再去那家兰州拉面馆,老板娘会很八卦地眨着眼睛说,宋子诚跟另一个女孩来过。

沈亚雯只是笑笑,宋子诚有他稳妥的人生,她也有她追求温暖的路途,谁也不会为对方让步。好像他们的一场相遇,不过作了考研的催化剂,如今考完了,一切就该淡化了。

其实,沈亚雯早知这样的结局,知道宋子诚父母的力量,所以,她报的学校都在南方,一个比一个远,坐火车得一天一夜,她只是想靠赤道近一点儿,可以不必像兰州这么冷,抱着暖手宝都冷。

后来某一天,宋子诚跟同事又来表姐夫的医药超市检查,他没有发现隔壁小屋里的沈亚雯。那天,她刚从广州复试回来。听着外面刻板的报价声,沈亚雯明白,纵使一切物品都被明码标价,唯独她的爱情,没有价。沈亚雯有时候想想,觉得这个结局未尝不好,虽然从此天南海北,但至少,她那么骄傲地保全了自己的爱情。

(陈璐摘自《女报时尚》

2008年1月刊,宋德禄图)

(作者:浅步调 字数:346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