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钟不要想到白色的熊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们有时候不知道好感在两个人之间是怎么产生的,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就像有谁在跟你玩一个顽皮的小游戏。张井问兰卡:“要不要玩一个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游戏?”稀奇。兰卡想,他居然会想到跟她玩游戏。玩呗。游戏叫“3分钟不要

我们有时候不知道好感在两个人之间是怎么产生的,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就像有谁在跟你玩一个顽皮的小游戏。

张井问兰卡:“要不要玩一个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游戏?”

稀奇。兰卡想,他居然会想到跟她玩游戏。玩呗。

游戏叫“3分钟不要想到白色的熊”。

兰卡闭上眼睛,使劲暗示自己:不要想白色,不要想白色。

她脑袋里一片白色。

兰卡再试一次,这次乖了,她使劲在心里默念:黑色的熊,红色的熊,绿色的熊……她什么颜色都暗示到了,可是白色一定会在某个刹那闪现。

兰卡怀疑地看着张井,为什么?他朝她一笑:“不告诉你。”

1

兰卡会到张井的公司做设计师,有一些被人陷害的成分。

兰卡跟张井是高中同学,后来她读了大学,他上了大专,她继续读研,他很早到社会上工作,两个人断了联系很多年。她原本在一个大专教设计,10月,有公司去学校招聘毕业生,她跟一些公司负责人有接触,其中一个人是张井。兰卡觉得这个人有点面熟,就对他笑了一下,结果他试探着问:“你是某高中的吗?”她说是。他说巧了,他也是,而且是这所大专的校友。提到高中班上受老师喜欢的学生,他们得出一个结论:他们真的是同学,只是可惜,他们两人在高中时代都太不起眼,彼此对对方的印象已经模糊。

兰卡晚上躺在床上,想起张井,觉得有点荒唐,又有点开心。

张井从兰卡的班上招了三个人,学生们打听到他们是老同学,三人集体出资请兰卡和张井吃饭,一是谢恩师,一是谢师兄兼老板。一顿饭,大家吃得很开心,最后付账的是张井。他说:“以后有的是机会奴役你们,别急着送上门让我宰。”三个学生听得特别亲切,笑闹说:“是为了在我们美女老师面前表现吧?老师还没结婚,师兄加油。”张井看着兰卡笑。

学生们还没毕业,但是课业不多,所以一边上课,一边开始接张井那边简单的小设计来做。他们没经验,就来找兰卡。兰卡给了点意见,设计通过了,学生们也坦白有人指导,张井随后就打电话给兰卡,他说:“我公司成立没多久,开不起高薪,有时候人手不够,你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偶尔给帮点忙。”

兰卡平时除了上课,偶尔也会接些单子来做,何况他是同学,就同意了。

她很快就发现自己跳进了陷阱。张井的公司接到的生意比兰卡想的多得多。兰卡常常需要为了张井公司的事忙得饭都顾不得吃,她几乎成了张井公司的员工。

有一天,兰卡加班到凌晨两点,张井还在MSN上问设计图的进度。她一时火气大盛,电话打过去:“我几时变成你下属了?忙得觉都睡不上,还同学呢,有这么糟蹋人的吗?”

张井口气也不好:“那边催得紧,我这里不是没人吗?完了奖金一定给你加倍。”

他不提钱还好,一提兰卡更火了。因为当初说好是偶尔帮忙,所以他给兰卡的待遇,都比照一般的兼职,兰卡本来不计较,谁知道这人杀熟,这样对她?她扣上电话,打算把这个单子做完,就跟张井说拜拜。

2

设计交给客户,人家挺满意,坚持请设计师吃饭。当着客户的面儿,张井把兰卡一阵猛夸,说她细心,说她重承诺,守信用,说她干活他放心,立马又给兰卡接了一个单子。客户笑容恳切,兰卡只好说:“过奖了,应该的,请放心,一定做好。”

张井开车送兰卡回去,路上,他说:“那天晚上对你说话口气不好,没生气吧?”兰卡说:“谁说没有?”张井笑了:“生气是应该的,明天请你吃饭赔罪。”

在本城享有盛誉的店,兰卡点最贵的菜,张井眉都不皱。兰卡也就消气了。

公司生意好,张井赚了钱,在房价涨得最快的时候,买下150多平方米的房子。他请兰卡给他设计,带她去看房子房子还是毛坯,但是里面有一张小床。张井说:“房子买下来后,来这里住过几晚。”

在一间连窗帘都还没装、散发着水泥和灰尘气息的房子里睡觉?兰卡突然觉得自己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质朴和拼搏的热情。他是这样努力工作,珍惜自己得到的一切,并为自己的成绩而骄傲。

张井招呼她自己看房子,说了句“累了,我眯一会儿,你记得叫醒我”,躺床上就睡着了。

兰卡把房子里外看了个遍,心里有了谱,就叫张井。她叫他三声,他呼吸平稳,睡得很沉。

兰卡凑近了看他的脸。不算特别英俊,可是很有味道。以张井的条件,估计想要勾搭什么小姑娘,跟吃白菜一样简单。可是她没听过他有女友,他的生活里好像只有工作。

张井特别忙碌。兰卡偶尔加班到凌晨,任何时候,在MSN上,张井的头像都是亮的。他一个人开公司,事事亲历亲为,好像不知疲倦。这是第一次她听他说累。

她心情有点复杂。他们都从农村读书出来,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生存扎根,作为一个男人,他要承担的一定比她还要重。

她依稀记起,高中时代,张井是一个很沉默的人,穿的衣服总是灰灰的。高中时张井的样子,有点模糊,但是模样跟现在似乎没差多少。

她突然觉得亲切。

3

房子开始装修后,公司接到新工作,张井抽不出时间,就把房子装修的事交给兰卡,钥匙也给了她一套。

兰卡接到钥匙的瞬间,有点紧张,有点害羞,好像接过的是一份信任与亲密。但张井随意地转过头,去接电话了。

兰卡有点失落。她不是没谈过恋爱。实际上,她曾经很热烈地恋爱过,脑子里装的只有一个人。可是,他后来不爱她了,就在她越来越想抓紧他,越来越希望握住幸福的时候,他离开了她。

装修房子的时候,兰卡在一边监工,张井过来,看了看兰卡,问她:“你最近是不是瘦了?很辛苦吗?”兰卡瞥他一眼,说:“你催着要,我能不辛苦点吗?”张井笑笑说:“房子装好了才好娶老婆,当然急。”

兰卡说:“先立业,后成家,你的人生规划做得很好啊。”

张井说:“我的思想比较传统。我一直觉得,如果不能给妻子保障,就不要结婚。”

兰卡说:“你工作这么拼命,就是为了老婆孩子?”张井给她一个坏坏的笑:“男人不就是这点追求吗?”

兰卡没说话。

房子很快装修好了,张井很满意,兰卡松了口气。她告诉他,学生找工作的时候到了,她要把更多的精力花在学生身上,公司这边,她以后会来得少一点。

实际上,她之后就没有再来了。张井打电话给她,她都客气地说,忙啊。聚会?看看吧,可能没时间。

兰卡知道,自己在躲避张井。其实,他们只是普通的老同学,各自忙碌地在城市里为了工作和生活奔走,有时候甚至顾不上感情生活这回事。她对他有点动心,可是,他好像并没有。

兰卡很长时间没见过张井,只是接到他的电话却越来越多。他固定每晚9点左右给她打电话,谈工作,问她学生的情况,也说他的感情经历,说他谈过两三次恋爱,但是感觉都不对,从来不知道怎么思念一个人,只好分手。有一天,他说:“今天想去房子看看,我来接你吧,一起过去。”

兰卡不知道为什么就跟他一起去了他的房子。

屋子里还有装修材料的味道,闻起来就是新房子,感觉其实不错。张井坐到床上,拍拍旁边,叫兰卡坐上去。兰卡说:“你总算有个像样的家啦,以后别把自己搞得那么累,赚钱归赚钱,哪能拼命呢?”张井说:“你是只关心我,还是关心所有人?”兰卡有点结巴:“关心你不好吗?”张井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遇到你,觉得很熟悉,那种感觉很好。后来,想了办法把你弄到公司来帮忙。房子交给你,也很放心。那天,你在这边,我睡得特别踏实。”兰卡没出声,突然紧张起来。张井又说:“能帮我洗床单吗?”

那天,兰卡睡在张井那间刚装修好的房间里,睡在他的床上,他的旁边。因为他还没买被子,两人和衣睡了。夜里冷了,张井就把兰卡抱进了怀里。

4

兰卡很突然地跟张井变得很亲密,两人却没有不适应。她喜欢窝在张井那边,坐在新买的沙发上缝抱枕。她并没有很刻意去想他,或不想他,可是,缝着抱枕,她就想起张井了。她偷偷笑了。

那个晚上,张井跟她说,他曾经试过3分钟不要想白色的熊,可是不成功。还有,白色的熊,只是跟她游戏的时候随口说的,实际上,他不能不想的,是兰卡。

(吴芸摘自《爱情·婚姻·家庭》

2007年第12期,侯海波图)

(作者:五月芦苇 字数:356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