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或凋萎的理由等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绽放或凋萎的理由诗 欣在玩具柜台前,我看到一对母女在挑选布娃娃。“要一个有我这样头发的。”梳抓髫的女孩儿天真地跟售货员说。售货员拿起一个金发碧眼的布娃娃递给母亲,说:“这种娃娃卖得最快——瞧,眼睛还会眨巴呢。”母亲

绽放或凋萎的理由诗 欣

在玩具柜台前,我看到一对母女在挑选布娃娃。“要一个有我这样头发的。”梳抓髫的女孩儿天真地跟售货员说。售货员拿起一个金发碧眼的布娃娃递给母亲,说:“这种娃娃卖得最快——瞧,眼睛还会眨巴呢。”母亲欣赏地把娃娃捧在手上,说:“开票吧。”这时候,女孩儿抗议地叫起来:“我不要这个娃娃,我要黑头发的娃娃。”售货员带几分鄙夷地对女孩儿说:“我们这里早就不卖那种土里土气的娃娃了——黄头发的娃娃多好看。”母亲赶忙迎合着售货员说:“没错没错,还是黄头发的娃娃好看。小孩子懂什么?您给开票吧。”我不想看那梳抓髫的女孩儿绝望的眼神,便埋着头匆匆走开了。

“芭比”。我想到了美国亨德勒夫人奉献给全世界孩子的美丽天使。每天每天,那家生产“芭比”娃娃的美泰玩具公司都会接到难以数计的订单,员工们必须严格按照订单上的要求制作出各不相同的娃娃。这些娃娃大都是以1:1的尺寸给孩子们造的另一个自己。拥有了这种特制娃娃的孩子可以随意宠爱自己,设计自己,可以把自己紧紧拥抱,也可以将自己高高举起。据说有一对夫妇在拿到自己女儿的复制品后很不满意,便向美泰提出了返工的要求。美泰真诚地向这对夫妇赔礼道歉,并无偿给他们重做了一个无可挑剔的娃娃。其实,那对夫妇所挑剔的地方仅仅是娃娃的眼睛,他们亲爱的女儿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可美泰做出的却是两只大眼睛的娃娃。“这怎么能行呢?我们要的是一个原版的女儿,不是修正版的女儿。”夫妇俩振振有词地说。

我想,每一阵风都可能成为花朵绽放或凋萎的理由。一个不经意的否定,可以击毙生命初始的尊严;一个被怜惜的缺点,可以升华为傲视群芳的旖旎。让我们的孩子尝到灵魂受宠的滋味吧——记住,只有我们的目光里含钙,孩子的身上才能长出傲骨。

(黄国珍、房莹摘自《深圳青年》2001年4月上半月刊)

三万个和一个

有一个小伙子,初次到工厂做车工,师傅要求他每天“车”完三万个铆钉,一个星期后,他疲惫不堪地找到师傅,说干不了想回家。师傅问他:“一秒钟车完一个可以吗?”小伙子点点头,这是不难做到的。师傅给他一块表,说:“那好,从现在开始,你就一秒钟车一个,别的都不用管,看看今天你能车多少吧。”

小伙子照师傅说的慢慢干了起来,一天下来,他不仅圆满完成了任务,而且居然没有累着。

师傅笑着对他说:“知道为什么吗?那是你一开始就给自己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觉得三万个是多么大的数字。如果这样分开去做,不就是七八个小时吗?”

小伙子恍然大悟。

分开去做,听起来简单,实则蕴含着立身处世的大智慧。当无妄的苦难向我们袭来,当我们被忧愁压得无暇喘息,不要惧怕,伸出手,拨开心头上的那团云翳,轻轻地,像拨开水面上的一块块浮冰。这个时候,天上的太阳,自然就会亮亮地照进你的心田。

(王菲摘自《课堂内外》高中版2001年4月上半月号)

朴树林的生存哲学罗 西

今年春天,我们去琅歧岛看一种树木,它叫朴树。刚刚是新叶初长成,弯曲有致的树干把一种淡淡的绿意袅袅娜娜地撑得好高,看蓝天白云,看树荫,一样的仰望,一样的心情。导游问我们一个问题,这片朴树林历经几百年为什么没被人砍伐?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开了,有的说是可以用来抵御台风侵袭山下的村落,所以被保护起来;有的说,这是神树、风水树,所以没人敢动……

导游一一否定,并脸带微笑。

朴树一棵比一棵有形,一棵更比一棵精彩,它们在我的注视下,会感动而轻启叶片暗示我什么答案吗?这时,导游启发说,大家看看每一棵朴树的树干,哦,像蛇,更像云龙蜿蜒而上,可以说是每两尺弯一下,每一个弯曲的弧度又差不多。想像它的动态,有点像正在急剧扭腰的舞女,很瘦,头上戴一顶美丽的翠笠……有了这些感性的表象,我突然悟出了一个生存哲学:朴树在弯曲中长高,“坏坏”、“邪邪”的样子,不是为了不成“材”,而是为了保护自己,让人类放弃它,因为它不实用。

朴树选择了美。而不是实用。

这种带着智慧之光的美,有点惊心,有点匪夷所思。也许生命的第一守则,便是活着,然后才有所谓的高度与广度。

如果朴树不美,也是难免一“伐”的。对此我为它庆幸不已。当我立在一排跳舞的朴树前照相时,不禁会心一笑。摄影的朋友说,我的微笑很好。

(晓豪摘自《新青年》2001年第3期)
(作者:诗 欣等 字数:190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